10月14日,來自亞洲地區的部份(近二千名)法輪功學員齊聚南韓首爾,召開「2018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向大會發來賀詞,告訴他的弟子們:「你們是眾生的希望!」

在交流會上,來自南韓、印尼、台灣、香港等地的15位法輪功學員分享了他們在學習、工作、生活等環境中,按照「真、善、忍」原則去掉執著、提高心性的修煉過程,以及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過程中的感悟。

10月14日,來自亞洲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齊聚南韓首爾,召開「2018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金國煥/大紀元)
10月14日,來自亞洲地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齊聚南韓首爾,召開「2018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金國煥/大紀元)

尋尋覓覓 找到人生真正目的

來自南韓的法輪功學員林成俊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南韓的法輪功學員林成俊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南韓世宗市的林成俊分享了自己尋找人生真諦,最終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人生歷程。

大約從4歲開始,林成俊腦子裏萌生了「我是誰?從哪裏來?為甚麼在這裏?」等諸多疑問。在成長過程中,這些疑問一直伴隨著他。由於渴望了解人生真正目的,他入廟學習佛經,23歲時剃髮出家。

「僧侶生活雖然持續了十多年,但始終沒有解開原來的疑問,只是白白度過歲月。」林成俊後來下山還俗。

2017年,林成俊和妻子及女兒走入大法修煉,他之前的人生疑問都在大法中找到答案。法輪大法屬佛家上乘修煉功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指導提高人們的身心健康,修煉講究返本歸真,從而達到開智開慧,洞見宇宙的能力。

「我們全家開始修煉後,一切都變了。家庭和睦了,物質生活也富有了,放下錢財之心後,發現得到了更多的補充。」

目前擔任村長的林成俊介紹,之前,村民們分成幫派互相牽制,在背後說壞話,互不協調。「自從我修煉大法後,所有事情都變好了,幫派也消失了。農田收穫也好了,沒有天災地變。」

如今,林成俊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全村村民都修煉大法、家家都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

「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

來自南韓的法輪功學員李善真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南韓的法輪功學員李善真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南韓的李善真講述了自己在遭遇種種家庭矛盾時,以修煉人的姿態對待家人,結果先生和孩子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

李善真的先生是南韓人,在她移民來南韓近九年的時間裏,先生從有錢有房有好工作到一無所有,整整六年先生不敢面對生活、不願承擔家庭重擔。他以玩遊戲逃避生活,有時還對李善真惡語相向,婆婆有老年癡呆症,孩子6歲了還不會說話。「種種壓力壓在我心頭,真是難!」

李善真不得不做生意來維持生計。有時婆婆給她過關,大多數情況她都能以高姿態面對。「我明白了大法的圓容不破,也明白了師父讓我們在哪裏都做個好人。今年5月份參加小姑子的婚禮,婆婆在親戚面前說:『兒媳婦對我很好。』」

李善真的先生支持她修煉法輪功,此後,她先生被一家公司聘用為會計主管。收到錄用消息後,他找她談心,說他也要學煉法輪功。先生告訴她說,他在面試前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是師父救了先生,挽救了這個家庭。」李善真說。她還經常敦促孩子學法,孩子也變得愛說話了,人也長得越來越漂亮。

在工作與講真相環境中做到「忍」

香港學員Jasmine Cheung在一家專科診所工作,專為有各種問題和發展障礙的兒童診症。修煉前在遇到病童和家長不合作時,她會感到厭煩,甚至動氣,但修煉後,她意識到她需要改變自己的心態。當她心平氣和地對待他們時,修煉人所帶的能量場,糾正了一切不正確的狀態。

「我真切地感受到,按著『真、善、忍』原則做事,情況就會變得不一樣。」Jasmine Cheung說。

在工作環境中,她還遇到了其它挑戰。由於深受老闆的信任,老闆把很多工作都交給她做,別人不喜歡做的工作也都推給她,所以Jasmine Cheung經常超時工作。

「別人下班了,只有我留在辦公室工作。而我的職位並沒有獎金或津貼,幹多幹少工資都是一樣的。」但當悟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到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時,她變得不太計較了,心裏也少了氣恨和不公平的感覺。

Jasmine Cheung還講述了她在香港旅遊景點參與向大陸遊客講真相的活動。她說,當她舉著真相展板給大陸遊客看時,有人豎起大拇指讚好,有人口出惡言。她在數年的堅持中,寬容和忍的能力也提高了。面對大陸人的不同反應,她一般都能淡然處之,不放在心上。

在項目協調中修「善」

來自台灣的法輪功學員黃淑女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台灣的法輪功學員黃淑女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台灣的前書店經營者黃淑女講述了她在擔任項目協調人期間如何在修「善」上提升自己。

黃淑女說,她剛擔任項目協調人時,由於項目成員們針對項目技術的發展有不同的看法,彼此產生了間隔,這些矛盾亟待她去協調解決。

「我想迴避,但迴避不能解決問題,於是我首先從密集的集體學法交流開始,促進整體心性的提升,當心性提升了,技術也很快提升上來。接著我找相關人員交流他們出現的問題。我知道只要慈悲地對待項目組成員,他們一定會接受,也會調整。」

「與項目組成員交流時,我意識到我們要在『善』上多下功夫。」黃淑女說,當她善意地與一位學員交流後,那位學員真的改變了很多,講話不再像以前那樣針鋒相對了。

在整個協調過程中,黃淑女還找到自己有自卑心,總覺得她自己不像前任協調人那樣有能力,口才也不好,好像不夠資格當協調人。還有怕心,怕做不好,怕別人有看法,怕自己不夠圓容而得罪其他人。

從自卑和怕心中黃淑女發現了自己的私心,「怕受傷的心不就是在維護自己嗎?怕別人對我有看法不就是有愛面子的心嗎?」黃淑女悟到,需要把這些執著心都去掉。

放下自我 向社會主流人士講真相

來自台灣台北的法輪功學員曹慧玲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台灣台北的法輪功學員曹慧玲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台灣台北的媒體人曹慧玲在交流會上講述了她參與社團活動,與社會主流人士建立關係講真相的故事。

曹慧玲生性不喜歡交際應酬,對有權有勢者更是避之唯恐不及。但為了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她逐漸放下自我,克服自身對社交活動的抗拒,適應社團的生態,藉此拓展人脈。

在社團活動中,一位長者拒絕了解法輪功真相。曹慧玲了解到,他的父輩幾乎都遭到共產黨的迫害,他隨國民政府遷到台灣,創業成功並成為海外僑領。在大陸經濟開放後,他常回上海,受到中共高層禮待。曹慧玲從多方面跟他講真相,使得這位長者「從幻夢中醒來」。

她說,「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付出,世人都看在眼裏。即使我有時在活動中表現得很笨拙,但他們看到了我們堅持真理的毅力,這不只是讓他們敬佩,也讓他們羨慕。」

大陸遊客赴台旅遊 踴躍三退

來自台灣高雄的法輪功學員樓欣美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台灣高雄的法輪功學員樓欣美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台灣高雄的樓欣美在講真相過程中體會到信念的力量。

她說,「開始時我很猶豫,不知道如何開口對大陸遊客講真相,但瞬間正念出來,竟沒有絲毫怕心,感到全身充滿能量,聲音原本很小卻變得洪大清晰,我竟能夠智慧地對著來往的大陸遊客講著真相。」

樓欣美舉例說,曾有一位25歲左右的大陸青年,開始的表現是強烈排斥,但很快他就變了,開始認真觀看真相展板的內容,而且還坐下來靜靜聆聽電視機播放的內容;在真相面前,青年的思想發生了很大變化,最終同意三退(退出中共黨、團、少先隊)了。當他離開時,向樓欣美道謝。

一對老年夫婦對退黨義工講真相的義舉不理解,樓欣美告訴他們,法輪功學員做這件事沒有領錢,完全是無私不求回報。她做這件事的目的是不希望可貴的中國人被中共造謠媒體所蒙蔽。結果,這對夫婦同意三退。她說:「每一個生命三退後,我都感佩大法的偉大與殊勝。」

從阻撓到支持 印尼警察變了

來自印尼的法輪功學員陳明蓮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印尼的法輪功學員陳明蓮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印尼的陳明蓮介紹說,當地法輪功學員每星期都去中共領事館前和平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活動持續了多年。可有一天,印尼警察還有市政府機構進行干預,他們以各種不合邏輯的理由輪番地阻撓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領事館前的活動。

「實際上,作為公民,我們有權利舉辦活動支持正義,這受到印尼法律的保護。我們向一家法律機構報告了這一情況,並向法律機構的人員講真相。」

陳明蓮說,當時他們壓力相當大,但並不退縮,「大家都同意,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持正念正行。」

「我也抓住這個時機向警察講真相。當自己的怕心去掉了,各個部門都明白了真相,我們整體心性都得到提高時,警察還有市政官員也不再來干擾我們的活動,而且警察成了我們的朋友。」陳明蓮說。

其中一位年輕警察還把法輪功真相轉述給他的上司聽。他的上司邀請法輪功學員到他的辦公室去交流。「他了解了大法真相後,即刻向他的下屬強調說,不可干擾阻礙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的和平抗議活動。我們很替他高興。」

不久之後,這位警長的職位升級了。「再不到一年,又聽到他再升職的消息。那是他所得到的福報。」陳明蓮說。

「歡迎來到峇里島,法輪大法好!」

來自印尼峇里島的法輪功學員諾曼愛蒂雅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印尼峇里島的法輪功學員諾曼愛蒂雅現場發言。(金國煥/大紀元)

來自印尼的諾曼愛蒂雅在高中畢業時得法,大學畢業後在印尼一家政府機構任職。從2010年開始,她與峇里島法輪功學員一起向中國遊客講真相,遇到很多考驗心性的事情。例如遊客不接受真相資料,嘲諷、嘲笑,甚至在她面前丟棄、踢開傳單。

她說,最開始碰到這樣的事情,容易讓她懊惱和放棄,「很長時間我沒有察覺並歸正。」

後來諾曼愛蒂雅意識到這些是她必須修去的人心執著。「不管發生了甚麼,我都一定要去對他們講真相,我應該要有一顆慈悲的心。」她說:「隨著多學法,我開始能守住自己的心性,如果有中國遊客或者導遊對我不好,我的心不會被觸動,我會保持真誠的微笑。」

「我拿著真相橫幅,正念很強,保持真誠的微笑,我用中文說『歡迎來到峇里島,法輪大法好!』,那時幾乎我遇到的中國遊客都會報以微笑,或豎起大拇指,接受我發的資料。」諾曼愛蒂雅說。

大陸留學生在學校裏講真相

在南韓首爾留學的大學生艾莉說,她從3歲開始,就在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環境下成長,大法成了她生命中很自然的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讓我免於被社會染缸過度污染。我在大法中體會到溶於法中的心靈的安寧與幸福。」

在南韓學校裏,艾莉在與同學、朋友的相處中實踐著「真、善、忍」的原則,同時也利用便利條件向教授和同學傳遞真相。

比如,在寫課題工作中,通過多樣的角度鏈接真相。在與人權有關的課中,從中共對人權的踐踏角度講真相;歷史課時她會從共產黨的成立和運動歷史角度講真相;上藝術課時她會從純正藝術角度介紹神韻從而延伸到真相;談個人經歷時,她就從自己家庭受迫害的角度講真相。

第一次參加法會的具創書(音譯)則說:「他們太了不起了,心態、修煉,都讓我覺得跟他們差距太大了。印尼大學生的交流太感人了,修煉八年之後才被家人完全接受,在這八年裏,她得經受多少內心的煎熬啊,這是說不盡的。這次法會成為我反省的一個好機會。」

曾是政府公務員的柯先生表示,這次法會交流,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通過「比學比修」,除了看到同修做好的方面,也是提醒「自己要如何去改善」。

讓澳洲自主業者Bruce Lee印象最深的是,一直堅持在景點講真相的學員的善心,「有一個警察一直在罵,但那個警察每天還都來看《九評》的影片,這個同修一直都是很善心地跟他講真相,真的讓我很感動。」從中,他也想自己「能不能做到這一點。這種永不放棄的精神,真的是我們所要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