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遭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入稟控告的理大助理教授鍾劍華,昨日在一網台節目上,指香港制度破壞加速,源於建制派團體不介意幫北京做打手。並認為港人不存在「激怒阿爺」,是中共打壓港人的借口。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昨日出席一網台節目時,談到目前香港政治形勢。他指自雨傘運動後,香港各方面都在收緊,以政改為例,原本以為2012年有雙普選,之後由五步曲變成三步曲,人大更提出8.31方案。到今年又有一地兩檢等,違返《基本法》的條,令大家以為九七後一國兩制下可以受保障的東西,逐步被傷害。

他認為很多問題在於「北京的意志」,形容香港建制派很有「可塑性」,一些工商界、專業界、左派工會等團體不介意幫北京做打手,對利益很現實,「他們的投降主義在香港,或是完全放軟手腳,北京說甚麼就是甚麼的這種態度,加快香港制度的破壞。」

他形容這些建制派不介意「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例如當年譴責中共六四屠城今日就淡化或者塗脂抹粉,因為他們樂於接受中共的錢和資源,以立法會選舉為例,建制派可以隨意養一個社區幹事十年八年,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朝」,需要時推出來憾民主派候選人。

對於社會上論調怪香港青年的佔領行動,以致「激怒阿爺」出手。鍾劍華認為這是中共及建制派的借口,他強調港人一直是被動的反抗,「從八九六四到今日仍然都是借口,說證明港人是不愛國、反中亂港。甚至現在范太(范徐麗泰)都說李卓人下次參選都可以DQ他,因為他說過要推翻一黨專政……這些借口就好像比較冠冕堂皇,可以動員一些人抓住一套論述,為這些做法鳴鑼開道。也可以欺騙一些基層的民眾,我覺得這是它們20多年來一貫的策略。」

理大連儂牆風波 籲校方給學生空間

正因如此,他雖不贊同「港獨」,但認為「港獨」言論的出現正是香港青年滿腔怒火無處發洩的寫照。他以今年9月28日傘運4周年為例,理大學生將校內的一半民主牆變為「連儂牆」,但校方的處理很可笑,半夜用紅紙將「連儂牆」遮蓋,結果令學生絕食抗議,更引來囉嘍(愛字頭組織)踩進校園演了兩場戲。其後鍾劍華警告校方若再不處理好,搞到要救護車到校園「很好看嗎?」,校方才收手擺平事件。他直言若校方願意給學生空間,可以解決很多青年的怒火。

最近有傳浸大自普通話豁免試風波後,浸大學生事務處組成工作小組,檢視紀律委員會的功能和條文,當中包括修訂對「能導致他人有實質或潛在痛苦或傷害行為」的定義,修訂內容提及,有關行為涵蓋「對大學聲譽造成傷害」或「傷害大學與社會關係」。最嚴重者可永久開除,被質疑變相引入「辱校罪」。鍾劍華表示,自己剛在大學教書時,若學生犯校規都儘量寬鬆處理,並考慮學生的處境、利益及需要。但現在變了,「去到很盡!我從來沒有想像過大學校委會主席會上法庭指證學生。現在浸大若傳聞是真的話,妄議中央都是有罪的,要開除學籍這麼嚴重。我覺得有些過份。」

他指,近年校園內發生衝突事件,因雨傘運動後一段時間內,社會氣氛變差,「整個社會對立很嚴重」,但應採取較容忍態度處理,認為這些矛盾源於社會越來越不寬容,「越多現在所講的政治紅線,政治禁區,不是說法治是說紅線,紅線是任你講的,這樣自然很不寬容」,呼籲掌權者不要依仗制度「去到盡」。他又回應特首林鄭月娥稱自己被「網絡欺凌」,他認為尤其是特首應有胸襟接受批評。

傳浸大引「辱校罪」 學生會促校方清晰交代

另外,對傳出浸大將「對大學聲譽造成傷害」或「傷害大學與社會關係」納入違反紀律行為之內。校方日前回應指,會上向成員提供的文件只作參考之用,強調不存在預定立場。學生會署理會長雷樂希昨日在一電台節目指,月初有莊員參與小組首次會議,仍在意見交流階段,莊員也在會上提出修訂建議,形容討論過程有商有量,但期望校方能清晰交代含糊條文細則,例如叫人不要報讀浸大,是否「對大學聲譽造成傷害」?

他又認為,校方必須就修訂展開公開諮詢,讓所有教職員及學生參與,並設至少2至3場諮詢會。雷樂希又對浸大校長錢大康的表現感失望,認為與最初願意聆聽學生意見的形象有好大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