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期間,納粹政權對猶太人犯下的罪行可謂人神共憤;以色列建國後,致力追捕納粹餘孽、為族人伸張正義。Netflix近期上架的電影《納粹終章》(Operation Finale)即是以此為題材的作品。本片改編自真實事件,是一部寫實且具備間諜片元素的優質電影。

電影簡介

曾任職於納粹黨衛軍的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為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關鍵人物,戰後他卻逃過了紐倫堡大審判,悠閒地與妻小一起在阿根廷隱居。1960年代初,以色列情報機關摩薩德(Mossad)接獲他躲藏在阿根廷的情報後,遂決定排除萬難將他逮捕回以色列受審。本片的男主角彼德‧麥爾肯(Peter Malkin)探員,即是此行動的要角。

「戲」說新語 

角度多元 非純為猶太人叫屈

《納粹終章》提供了相當不同的面向,首幕戲就告訴人們,並非所有的納粹黨人都罪該萬死,猶太人追捕他們時,也可能鑄下大錯。在一部正邪相當分明的故事題材中,一開始就能做到不忘記提醒世人,善惡有時並非那麼的絕對。這也讓本片有了不一樣的高度,並非純粹的為猶太人叫屈。

在對納粹的追捕上,本片也呈現了另類視角,並非所有的猶太官員都對此相當熱衷,有的原先反而更願意專注在當下的事務上,而非清算過去的罪惡,顛覆了許多人的刻板印象。

多元觀點的劇本撰寫,讓《納粹終章》絕不缺少新意,在同類型題材已相當多的情況下,更顯得格外不易。

由於本次任務是由情報機關一手策劃、執行,這也讓《納粹終章》有著濃濃的間諜片色彩。從如何發現阿道夫‧艾希曼、到確認其身份無誤,以及規劃逮捕行動,乃至於任務的落實,本片相當完整地呈現了一場特務行動所面對的種種情況。對於間諜片的愛好者而言,相信會是場令人滿足的觀影體現。

風格寫實 不以華麗場面取勝

以電影的呈現風格來說,《納粹終章》走的是標準的寫實路線,儘管逮捕行動少不了訴諸武力,但電影可說是幾乎沒有任何真正意義上的武打戲;雖有駕車緊急撤退的情節,但也未因此刻意安排飛車追逐的場景來博眼球,更不用說許多間諜片會有的誇張場景,在本片也是絕跡。

電影雖然沒有坊間商業大片常用來增添娛樂性的元素,但在劇情的娛樂性上並未因此而減分,本片透過故事本身來撐起電影的觀賞性。阿道夫‧艾希曼被捕後,絕非能一路順風順水地押解回以色列國門,過程中其實暗藏了觀眾們難以想像的困難,有的難度甚至還是來自以色列國內。

阿道夫‧艾希曼被捕後,押解他回以色列國門絕非一帆風順,過程中暗藏難以想像的困難,有的難度甚至來自以色列國內。
阿道夫‧艾希曼被捕後,押解他回以色列國門絕非一帆風順,過程中暗藏難以想像的困難,有的難度甚至來自以色列國內。

同時,由於摩薩德的行動並未得到阿根廷政府的授權,因此其實有侵犯他國主權之嫌,加上當時阿根廷有一股不容小覷的親納粹勢力,這也讓任務增加了來自阿根廷官方的阻力。男主角彼德等以色列探員,在片中便不得不躲避阿根廷警方的追緝,與之上演貓捉老鼠的遊戲。

《納粹終章》所擁有的諜對諜情節,多半來自這段背景。導演的處理也相當有水準,部份橋段絕不缺少緊張感,無須透過華麗的場面就能營造出不俗的可看性。

與納粹軍官交鋒 大有看頭

片中,摩薩德探員與阿道夫‧艾希曼有著精彩的交鋒,從逼迫阿道夫‧艾希曼承認自己的身份,就展現了探員令人讚賞的審訊技巧。另外,彼德與阿道夫‧艾希曼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對手戲,過程中盡顯這位納粹軍官如何詭辯、替自己開脫。這類情節儘管看似為平淡的文戲,但卻能憑藉著引人興趣的主題,讓觀眾始終能津津有味。

摩薩德探員與阿道夫‧艾希曼有精彩的交鋒,從逼迫阿道夫‧艾希曼承認自己的身份,展現了探員令人讚賞的審訊技巧。而彼德與阿道夫‧艾希曼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對手戲,過程中盡顯這位納粹軍官如何詭辯、替自己開脫。
摩薩德探員與阿道夫‧艾希曼有精彩的交鋒,從逼迫阿道夫‧艾希曼承認自己的身份,展現了探員令人讚賞的審訊技巧。而彼德與阿道夫‧艾希曼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對手戲,過程中盡顯這位納粹軍官如何詭辯、替自己開脫。

雖然這項行動是個團隊任務,但電影仍不忘讓彼德擁有男主角該有的光環。許多隊友都對阿道夫‧艾希曼深惡痛絕,憎恨情緒顯著,但彼德除非受到刺激,否則始終能保持客觀,展現理直氣和的氣度;危急的時刻,也不乏犧牲自我保護隊友的精神;即使是與阿道夫‧艾希曼的私下承諾,亦能言出必行、遵守誓言。是個正向意義鮮明的角色,同時電影也不忘呈現其有血有肉的一面,讓角色不至於被過度美化。

男主角彼德始終能保持客觀,也不乏犧牲自我保護隊友的精神,且能言出必行、遵守誓言。但電影也不忘呈現其有血有肉的一面,讓角色不至於被過度美化。
男主角彼德始終能保持客觀,也不乏犧牲自我保護隊友的精神,且能言出必行、遵守誓言。但電影也不忘呈現其有血有肉的一面,讓角色不至於被過度美化。

就演員表現來說,本片的水準可說是相當的整齊,幾乎未出現演員演技青澀的問題。而之中最耀眼的,當屬飾演大反派的班‧金斯利(Ben Kingsley),儘管阿道夫‧艾希曼罪惡滔天,但日常生活中仍是個頗具人性的人,詮釋這樣的角色自然相當考驗功力,但他卻駕馭得得心應手,證明其得過奧斯卡的出色實力。

飾演大反派阿道夫‧艾希曼的班‧金斯利(Ben Kingsley),相當有演戲功力,一面是罪惡滔天納粹黨衛軍軍官,一面是日常生活中仍是個頗具人性的人,他都駕馭得得心應手。
飾演大反派阿道夫‧艾希曼的班‧金斯利(Ben Kingsley),相當有演戲功力,一面是罪惡滔天納粹黨衛軍軍官,一面是日常生活中仍是個頗具人性的人,他都駕馭得得心應手。

飾演大反派阿道夫‧艾希曼的班‧金斯利(Ben Kingsley),相當有演戲功力,一面是罪惡滔天納粹黨衛軍軍官,一面是日常生活中仍是個頗具人性的人,他都駕馭得得心應手。
飾演大反派阿道夫‧艾希曼的班‧金斯利(Ben Kingsley),相當有演戲功力,一面是罪惡滔天納粹黨衛軍軍官,一面是日常生活中仍是個頗具人性的人,他都駕馭得得心應手。

由於《納粹終章》的故事出自真實歷史,電影本身自然不以驚喜取勝,劇情發展大體都在觀眾的意料中,但過程卻詮釋得相當有觀賞性。雖然本片無緣在電影院的大螢幕放映,但相信絕不會因此而減損該有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