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克思(Karl Marx)生辰200周年之際,社會主義在美國的政治話語中捲土重來」,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EA)發表了長達72頁的新報告,分析了中共、古巴、蘇聯、委內瑞拉與北歐實行社會主義所帶來的破壞和失敗,以警示社會主義及民主黨推動的極左政策對美國經濟造成的危害,包括GDP長遠可大跌40%,民眾收入將下跌和失去經濟自由。白宮並發文總結:「社會主義應丟入歷史的垃圾箱。」

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10月23日這份長達72頁、題為「社會主義的機會成本」(「The Opportunity Costs of Socialism」)的報告,概述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給宏觀經濟帶來的機會成本,包括生活水平以及對聯邦預算的影響。

外界認為,該報告是特朗普政府首次從經濟學角度綜述了社會主義帶來的危害——社會主義政府就是花光所有人的錢。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哈塞特(Kevin Hassett)23日表示,在這個話題上,委員會不是要成為政治家,而是作為分析師作出的報告。

但因報告公佈日期距離美國中期選舉日不到15天,同時報告直指過去的民主黨政府的「社會主義」政策,遂引發大量關注。

報告既調查了過去的數個社會主義農業國,包括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古巴以及已解體的蘇聯,也分析了採納社會主義理念的當代工業國,包括委內瑞拉以及北歐,討論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在配置經濟資源與分配上的機會成本。此外,針對美國近期的政策,比如按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打造的「全民健保」,報告也從經濟角度進行了剖析。

經濟學家對社會主義有共識

2018年是共產主義鼻祖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中共在中國大陸舉行高調紀念活動,但在地球的另一端,一些變種的社會主義政策建議卻在西方民主國家美國死灰復燃——不僅在國會有人支持,也有部份選民支持。

但報告指出,經濟學家對如何界定社會主義卻有普遍共識,掌握了大量社會主義經濟負面產出效應的案例。

報告指,歷史和當代美國的社會主義政策支持者,都將市場經濟中的收入分配描述為源自「剝削」的不公正結果,所以他們認為要通過廣泛的國家控制來糾正結果。

但這些人提出的解決方案則是單一支付者模式(Single Payer System)和高稅率(根據能力徵收),以及免費發放大部份商品和服務的公共政策(根據需求分配)。簡單說,就是劫富濟貧、按需分配政策。

報告指出,評估社會主義政策的經濟影響,「重要的是要認識到它們對生產和創新幾乎不存在物質激勵。」

誘人承諾從未兌現

那麼社會主義能實現其誘人的承諾嗎?報告指「社會主義制度下經濟表現不佳的教訓,從農業經濟延續到其它現代工業經濟,但結論都指向一個:它們產量變得更少,而不是更多。」

報告指,通過對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古巴和蘇聯進行的調查,發現這些非民主政府控制農業生產、承諾糧食豐收,「但結果是大大減少了糧食產量以及數千萬民眾被餓死」。

哪怕是工業國家施行社會主義,結果也是一樣可怕。報告指,即使是在有民主支持下的、和平實行高度社會主義政策的工業化國家,也同樣遭受到國家機器及其對資源的集中控制、帶來的系列激勵扭曲和信息的問題,「委內瑞拉目前就是這種情況」。

報告引用了一段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的犀利總結,「社會主義政府總是花光其他人的錢」,反過來,這些國家的繁榮之路就是給「人民更多選擇、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花自己的錢」。

經濟越自由 百姓收入越高

報告指,經濟自由與經濟表現之間存在著較強的正向關係,經濟越自由,經濟表現越好。報告並用數據展示美國一旦實施不同程度社會主義後的景況。

「如果用委內瑞拉那樣的高度社會主義政策取代美國現在的政策,長期看,美國的實際GDP將至少降低40%,相當於每個美國人每年減少2.4萬美元收入」,報告寫道。

北歐國家的經歷也支持社會主義會降低生活水平這一結論。報告指,北歐國家對勞動力市場進行了較多的監管和徵稅。如果美國實行北歐現在的政策,那麼中等工資收入的美國家庭每年將被多徵2千至5千美元的淨轉移稅。目前,北歐國家的生活水平至少比美國低15%。

美全民醫保 社會主義實例

報告還分析了美國近期的政策,接近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全民醫保」,提出對醫療保健行業實行國有化支付,這部份支出佔美國經濟的六分之一以上。

報告指,為「全民醫保」提供資金所需的高額稅收將導致美國家庭的年收入在扣稅並扣除醫療保健支出後,減少17,000美元,下降幅度達19%。如果不增加稅收,就要把聯邦預算削減一半。報告重申,「全民醫保」將減少短長期的美國經濟壽命以及損害經濟健康。

同日下午,美國白宮在其推特帳號上發文說:「拋開政治不談,社會主義應丟入歷史的垃圾箱。」

白宮網站也同時發文並引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一段話:「從蘇聯到古巴,再到委內瑞拉,無論採用了真正的社會主義還是共產主義,都(給國家)帶來了痛苦,毀滅性的破壞和失敗。」

白宮指出,在全世界,社會主義政策都以失敗告終,並重申社會主義政策在美國沒有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