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10月17日),美國國會委任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佈一份報告,從經濟、外交和軍事三個方面,闡述中共近年利用投資手段,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進行擴張的情況。

美國目前仍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最大的經濟和安全夥伴,但在過去十年中,中共在該地區在經濟、外交和軍事領域迅速介入,成為該地區最大債權國和第二大貿易夥伴,引發美國擔憂。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由33個國家組成,總人口超過6.44億,2017年GDP總值接近6億美元。

USCC報告說,中共在該地區擴張有四個主要目的(目標):(1)確保中共可以進入該地區豐富的自然資源和消費市場;(2)獲得該地區對中共外交政策的支持;(3)塑造該地區對中共的看法和話語;(4)以及增加中共在該地區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在經濟部份,報告提到華為和中興在拉美地區大面積涉入通訊市場和建設項目,美國對此感到擔憂。

中共投資不僅帶來債務 還不利長期經濟增長

報告說,如果由中共貸款資助的基礎設施有助於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之間的交通便利化,以及能促進該區域經濟增長,那麼這些積極效應不僅有利於出資國,也有利於整個地區。然而,與中共發展密切聯繫,會加劇該地區過度依賴高度周期性出口的風險,且背上不可持續的債務負擔,以至於不得不成為中共的政治槓桿。

自2005年以來,中共國家政策性銀行給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提供超過1500億美元的貸款,超過世界銀行國際米蘭的聯合貸款。中共這種融資削弱美國和多邊組織在該地區的影響力,並導致委內瑞拉和厄瓜多爾等國債增加。

中國企業參與了91個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基礎設施項目。雖然其中一些項目加強了區域一體化並刺激經濟增長,但很多其它項目尚未經過適當成本效益。這些國家從中共借款以資助「白象」(White Elephant)項目,從而背負高息貸款無法償還,可能造成不可持續的債務負擔,威脅長期經濟增長。

中共投資破壞該地區進出口秩序

此外,拉丁美洲國際出口到中國的商品主要集中在農業、採礦和石油開採行業,這三個部門佔拉美出口到中國總數量的70%。 大豆、銅、鐵礦石和石油在拉美國家向中國出口商品中佔主導地位,加深了該地區對高度周期性商品的依賴,且這些產品支持的當地就業機會少於製造業,對環境影響更大。

此外,該地區增加進口低成本的中國商品,使得本國製造商和該地區周邊國家商家面臨直接競爭。

2017年國際勞工組織的技術報告發現,從1995年到2011年,阿根廷、巴西、智利和墨西哥的「電腦、紡織品和鞋類以及貿易產業就業人數減少100萬個就業崗位」。其中墨西哥的損失最大,墨西哥直接出口的產品面臨中國產品的競爭。

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教授加拉格爾(Kevin Gallagher)和經濟學家雷(Rebecca Ray)表示,在2008年到2013年期間,中國進口商品的流入威脅到拉美地區製造出口產品的75%。

美洲開發銀行2017年的分析發現,2010年到2015年期間,除墨西哥外,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製成品出口競爭力受到巨大損失。

中共融資條件有利於中企 難給當地帶來益處

中共融資和世界銀行等多邊銀行融資的條件不同,經常要求接受方僱用中國建築公司,以及使用中國產設備。

報告舉例說,例如,2009年,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向墨西哥美洲電信公司(America Movil)提供10億美元貸款,用於電信網絡基礎設施項目,但貸款條款要求購買華為電信設備。2010年,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向阿根廷政府提供100億美元貸款,用於該國鐵路系統,但條件是從中共國有公司CNR購買火車。

此外,中共對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的融資也要求與中共國有企業簽訂合同,如秘魯的San Gaban水電站大壩工程,要求和中共三峽公司簽訂合同。

中共融資提出的這些附加條件不允許接受國的國內公司和其它外國公司參與此類項目,從而使當地在創造就業機會、提升經濟能力、刺激對本地產品和服務需求方面無法或缺少獲利機會。

成本高 影響環境 中共投資項目頻擱淺

報告說,中共參與拉美地區重大基礎設施項目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失敗項目,包括秘魯-巴西鐵路項目,尼加拉瓜運河項目和哥倫比亞乾渠(Dry Canal)項目,在很大程度上,失敗原因是成本太高,以及對環境造成嚴重影響。

報告舉例說,2018年2月,800億美元的秘魯-巴西鐵路項目被擱置。巴西國際事務副總裁Jorge Arbache表示,該項目已經停止,因為它的成本非常高,而且可行性研究非常令人不滿意……工程面臨挑戰。

另一個例子是500億美元的尼加拉瓜運河項目,由於融資存在疑慮,以及巨大的成本,2016年巴拿馬運河擴建的競爭,以及對環境的影響和安全風險等因素,該項目基本停滯不前。

此外,哥倫比亞乾渠項目於2011年宣佈開始後,一直沒有向前推進。

華為中興在拉美電信投資 引發安全擔憂

這份長達65頁的報告在與基礎建設項目有關的內容顯示,華為和中興負責或參與建造了拉美地區24個國家的電訊網絡系統。華為與大部份拉美國家主要電訊營運商都進行合作,並贏得至少23個國家的合約得以支援或建造當地電訊網絡。

中共在拉美電訊產業投入大筆資金,相當於拉美地區將關鍵性電訊產業交給中共,美國政府擔憂這將帶來潛在安全風險。

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在報告中寫道:「中國(中共)在該地區積極的電信投資,引發對該地區通信骨幹網建築在中國網絡上的擔憂。」

報告也引述拉美地區安全問題專家艾文‧艾利斯(Evan Ellis)的話說,中共在通訊領域的涉入與日俱增,雖然本質是商業通訊領域,但這將意味著數據和信息流通未來都將通過、甚至依賴中共所提供的基礎設施。

8月23日,華為澳洲官方推特對外公佈,華為和中興已經被澳洲明令禁止為規劃中的5G網絡建設供應設備。早在2012年,澳洲政府曾禁止華為參與國家寬頻網絡建設的投標。

8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包括禁止任何美國政府部門使用華為及中興兩家公司的產品,也禁止任何與美國政府有業務關係的實體跟上述公司交易的條例。

中共正利用「債務外交」來擴大其影響力

美國副總統彭斯此前在華盛頓智囊發表對華政策演說時也談到,中共正利用「債務外交」來擴大其影響力。中共透過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貸款,來作為影響這些國家政策方向的籌碼。

USCC報告說,中共利用投資,獲取拉美和加勒比海國家對中共外交政策支持,通過中國-CELAC論壇,中共能夠在沒有美國或加拿大參與的情況下,推進其外交政策目標並形成區域討論。

報告提到,在8年「休兵」後,中共再次重啟在拉美地區孤立台灣的外交努力。在台灣僅存的17個邦交國中,拉美地區國家佔9個。自蔡英文政府2016年執政後,巴拿馬在2017年6月宣佈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共建交;隨後在今年4月和8月,多米尼加共和國及薩爾瓦多也相繼與台灣斷交轉而與中共建交。

報告說,中共還在利用在政治、媒體和教育交流方面不斷增長的民間交流,來塑造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對中共的看法,並為中共外交政策目標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