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1日至1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在印尼峇里島舉行年會。不同以往的是,中共代表在會中遭到與會者的批評,更多人支持美國立場,呼籲國際組織及各國共同應對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

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職前三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的發言,將北京描述為「全球化的捍衛者」,平撫人們對貿易保護主義的擔憂。然而,不到兩年,中共在國際場合的光芒消退,更多國際組織及國家在公開場合支持特朗普對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指出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並認為中國貿易及投資體制應遵守國際規範。

點名批評利用國際體制

路透社報道,前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所長達拉拉(Charles Dallara)近日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B)的2018年年會上說,「我認為目前西方國家普遍出現一個共同觀點,即中國(中共)在某些方面利用了這個(國際經貿)體制。」

不僅特朗普政府,國際組織也出現了重整國際經貿體制的主張。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年會上說:「這(重整國際經貿組織)意味著要考慮國家補貼的扭曲效應、改善知識產權執法,及採取措施確保有效競爭等,以避免政府過度主導市場。」

拉加德雖然沒有點名中共,但是提出的問題都是特朗普政府經常指控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

歐洲經濟和財政事務專員莫斯科維奇(Pierre Moscovici)則是在年會直指中共的問題,並表示:「我們絕對需要解決中國(中共)的產能過剩問題,沒有人能否認這個問題的存在,這必須得到處理。」

一帶一路成眾矢之的

除了中共的掠奪性經貿政策,在世界銀行的年會上,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也成為眾矢之的。與會者批評這項倡議衍生的債務問題、小國如何有效地與北京進行談判,以及在中美貿易戰未見消停下,中共如何延續這項倡議等。

在去年的IMF及WB年會,因特朗普的關稅措施飽受同儕批評的美國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今年在峇里的年會一掃陰霾,顯得更有自信。他說,美國盟友先前視特朗普的貿易政策為保護主義,但是現在已更加了解特朗普主張的「自由、公平及互惠貿易」原則。

美國近期和韓國完成《美韓自由貿易協定》的修正,與墨西哥及加拿大達成新的《北美自貿協定》(USMCA),並且即將與歐盟和日本進行貿易談判。特朗普政府正在努力建立一個盟國聯盟,改革全球貿易規則,以打擊中共的強制技術轉讓等不公行為。

姆欽說:「這不是一個向中國(中共)施加壓力的聯盟,而是一個志同道合者的聯盟,成員間都遭遇非常相似的中國問題。」 

習特會能否召開仍未知 姆欽:視乎貿易關係有否結構改善

對於越演越烈的中美貿易戰,各界期待11月在阿根廷舉行的20國集團(G20)峰會,特朗普及習近平能會晤。然而姆欽告訴路透社,特習會的舉行必須視中共是否採取具體的改善步驟。

「這不僅僅是對話,(中共)必須做出有意義的承諾,以建立一個重新平衡的貿易關係」,他說:「(中共)需要進行結構改革,才能平衡這個關係,而不是採購更多的美國大豆及液化天然氣。」

特朗普上個月決定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並表示如果中共報復,他將徵收更多關稅。中共隨後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徵收關稅。

特朗普早前在接受霍士新聞(Fox News)訪問時表示,關稅已產生很大影響,中國經濟已大幅下滑「如果我想要,我可以做更多」。

「我不想那麼做,但是他們(中方)必須來到談判桌前」,他說:「中方想要談判,但是我不認為他們準備好了。」

而《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稱,美國總統特朗普特朗普和習近平,計劃在20國峰會期間舉行會晤。中方希望習特會晤,對中美貿易關係產生積極的影響。

10月14日,有美媒引述中共駐美大使館知情者的話表示,中南海御用團隊已經為「習特會」制定了多種預案,中方原本希望巴布亞新畿內亞APEC峰會舉行「習特會」,但是被特朗普拒絕,而改由副總統彭斯取而代之。

知情者稱:「中南海核心智囊和御用團隊正在積極籌備「習特會」,但是卻繞不開一個頗令習近平頭疼的「關鍵人物」,「習近平為『習特會』明確提出了一大條件——非常不希望見到納瓦羅。」

納瓦羅(Peter Navarro)是特朗普的貿易顧問、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一名強硬的中共批評者。

納瓦羅也是《致命中國: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的作者,書中強烈抨擊中共濫用貿易,他認為,中美間的貿易不正常,而半數以上的中國優勢卻來自八項不公平的貿易手段,任何一項在自由貿易正常規則下都被明確禁止。他還指責中共進行貨幣操控等,強烈要求中共降低美國貿易逆差。

6月,納瓦羅還曾細數有關中共對美國經濟與國家安全造成損害的6大策略及50多種行為,從繁瑣的行政審批與許可程序,到通過《反壟斷法》進行敲詐,再從網絡間諜活動、貨幣操縱與貶值,以及向發展中國家設置債務陷阱等等,無所不包。

在納瓦羅對中共強烈抨擊不久,同樣是6月,白宮發佈一份長達65頁的《中共經濟侵略如何威脅美國和全球科技及知識產權》,強烈指責中共發動系統性的「經濟侵略」。

《華爾街日報》披露,這份報告的主要執筆人,正是納瓦羅。因此中共領導人不願見納瓦羅以免場面尷尬也不足為怪。

另外,美國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白邦瑞(Mike Pillsbury)日前在霍士財經頻道(Fox Business)接受採訪時表示,特朗普與習近平會晤的前提是中國作出讓步。他表示「我得知的消息是,中方正在研究一套方案,他們試圖了解特朗普總統的底線,但顯然還不確定。」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上周四(11日)接受Hugh Hewitt Show採訪時說,特朗普政府視中共為「本世紀的重大問題」,特朗普對中共採取的強硬態度,讓北京感到「困惑」,因為「他們從未見過態度這麼強硬的美國總統」。

他表示,特朗普認為中共利用國際組織的時間太長,而且對此採取行動的美國人太少,「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北京有必要調整其在貿易、國際事務、軍事和政治等領域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