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美國撤出先前的諸多協議,世貿組織(WTO)、國際貨幣基金(IMF)和世界銀行周日(9月30日)發佈緊急呼籲,要求改革多邊貿易體系。

「今天面臨的迫切挑戰是WTO的獨特優勢被利用。」三大機構在聯合報告中說,「自2000年以來改革步伐緩慢,互相關聯的現代經濟的根本性改變,以及貿易政策逆轉的風險,迫切要求我們重振貿易政策改革。」

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25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上演講,明確指出世界貿易體系迫切需要改變,美國不會再容忍中共扭曲市場的行為。特朗普說,「這個大廳裏的許多國家都會同意世界貿易體系迫切需要改變。」

加拿大和歐盟推動改變WTO規則

認識到WTO的嚴峻形勢,加拿大和歐盟等國在準備更新已有23年歷史的WTO規則簿。就在特朗普演講的同一天,美日歐三方舉行了部長級會談,同意聯手推動WTO改革。

三大機構的聯合報告闡述了旨在使WTO規則現代化的具體舉措,包括側重於增加電子商務的市場准入,讓談判結構更靈活,讓政府貿易政策更透明。

世貿組織,IMF和世界銀行聯合呼籲建立新規,以應對21世紀電子商務、投資和服務型貿易的擴大角色。

「信息技術和全球經濟其他根本性改變帶來的機會還沒有反映在貿易政策的現代領域中。」報告說。

WTO仲裁機構面臨停擺

聯合報告敦促WTO成員國共同努力,解決WTO爭議解決系統面臨的僵局。由於特朗普政府拒絕任命上訴機構成員,該系統有可能陷入癱瘓。

在過去一年,美國以WTO過度行使權力為由,阻止給上訴機構任命專家。上訴機構在WTO糾紛裁決中具有最終說話權。

WTO大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9月30日到期。美國反對他連任。在周日之後,七人委員會將只剩下三人,這是簽署裁決所要求的最低人數。如果剩下的三名法官在某一個案件上需要避嫌,那麼整個仲裁機制就要停擺。

美國總統特朗普反對任命這些對於貿易爭端有最終仲裁權的大法官。美國駐世貿組織大使丹尼斯·謝伊指責他們享有過多特權,違背了世貿組織本身的規定並干預美國法律。

一名美國官員解釋美國拒絕讓大法官連任的原因說:「我們認為世貿組織存在的系統性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

世貿組織無法應對中共的不公平做法

特朗普政府曾表示,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已破裂,不能公平公正處理貿易爭端。

以美國為首的世界主要經濟體1994年在日內瓦設立了世界貿易組織,為解決貿易爭端建立了一個平台和處理機制。2001年,該組織接受非市場經濟體中國入會。

近20年當中,中國成了絕大部份傾銷指控的目標。中國國營公司可以以低價獲得國有土地,可以獲得銀行的低息貸款,獲得政府的各種優惠。

世貿組織對中共的這些行為無能為力,因為這些問題都沒有明確涵蓋在法規當中。哈佛大學教授伍人英(Mark Wu)指出,世貿組織目前的結構不能應對中共這樣的國家驅動型經濟。就像人們用籬笆做圍牆一樣,它只擋君子,卻擋不住小人。

在不公平、不道德的貿易政策下,中共創造了與所有世貿組織成員國之間大額度的貿易順差。僅去年它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就達到了3,752億美元,近20年中,累積達到了13萬億美元,在人類貿易史上絕無僅有。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曾說,世貿組織無能力應對像中國這樣的非市場經濟體。他還說,世貿組織允許中國入會是一大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