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天(9月16日),居住在美國的黃萬青博士不遠千里來到澳洲悉尼「真實人體展」展廳附近,要求對展覽的人體標本進行DNA測試,以確定15年前在中國失蹤的弟弟黃雄的遺骸是否在其中。黃雄失蹤前因修煉法輪功正遭到上海警方通緝,黃萬青懷疑弟弟被中共迫害致死後,身體被用來塑化做成標本在全球展覽。

黃萬青16日與多個團體在上述人體展展廳附近召開新聞發佈會,他表示:「當我看到人體展的圖片時,我感到非常震驚和沮喪,我的弟弟可能就在那些展覽的屍體中。我無法想到弟弟15年來與家人沒有任何聯繫的其它原因。」「每當我想到弟弟可能因為信仰而遭受酷刑和謀殺,然後被用作商業展覽,都會感到心如刀割。」

多個團體在悉尼人體展展廳附近召開新聞發佈會,要求調查人體標本的身份。(安平雅/大紀元)
多個團體在悉尼人體展展廳附近召開新聞發佈會,要求調查人體標本的身份。(安平雅/大紀元)

他並表示:「如果展覽公司不能提供死者自願且知情的同意身體捐獻的文件,我要求將對展覽中的所有屍體和器官進行DNA測試,以確定死者的身份。」他說:「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基於有很多像我一樣的海外中國人在大陸有親人失蹤的事實,與我的情況類似。」

黃萬青和弟弟最後一次通電話是在2003年4月19日,當時在上海的黃雄說馬上要去雲南,到了雲南會再跟哥哥聯繫,從那之後便一直杳無音信。黃雄失蹤那年只有25歲,失蹤前因為發法輪功資料遭到上海公安通緝。

《大紀元時報》記者曾在2004年7月致電上海當地公安,當時的胡姓處長在接電話時承認非常了解黃雄的情況,但是稱不能說。黃萬青曾委託國內一位律師確認了黃雄在2003年被公安綁架。2005年黃萬青的家人再次詢問有關黃雄的下落時,得知當局已經從資料庫中清除了黃雄的身份證字號與紀錄。通常中共警方在囚犯死後才會這麼做。

新州警方接受報案

黃萬青於9月11日委託律師向澳洲新南威爾士州警方報案,要求警方調查正在該州悉尼市摩爾公園娛樂中心進行的「真實人體展」。該展覽共展出了20具屍體及200餘件解剖標本。

黃萬青向警方申訴稱,他認為弟弟黃雄的身體或器官可能就在這個展覽上被展出。因為該展覽所有者、Imagine Exhibition總裁曾對澳洲新聞集團網說過,展覽的人體標本「毫無疑問來自中國」,但無法提供同意捐獻身體的證明。

警局的兩名警探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問詢、做了詳細筆錄並索取詳細文件後,11日當晚即向律師提供了報案號(Event Number)。按照程序,接受報案的警方會對展覽進行正式調查,以幫助確認這些展出的屍體的身份。

黃萬青認為,「如果這些展覽公司不能提供文件證明死者(或遺囑執行人)自願、知情且同意死後身體或器官組織被塑化,並用於商業目的的展覽」,那麼他「要求警方採樣DNA」,並進行比對,這有助於確認弟弟黃雄是否被迫害致死,他的屍體是否被用在這個展覽上。

英國國際醫學專家、調查員尼克爾(David Nicholl)近期正要求對伯明翰一個相同展覽上的屍體進行DNA採樣。他在聲明中說:「法醫遺傳學的巨大進步意味著從塑化組織中提取DNA的真正可能性。」「我們建議使用這些方法來幫助確認展覽的『無人認領屍體』……很多人在中國大陸的親人多年來一直失蹤。」

來源可疑的 「無人認領」 年輕屍體

抵制上述「真實人體展」的西悉尼大學醫學院教授梅斯菲爾德(Vaughan Macefield)在1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指出了引起他注意的一點——多數展出的都是年輕男性屍體,而一般捐贈到澳洲醫學院的遺體都是歲數較大的。

黃萬青發現弟弟的戶籍被註銷是在2005年,這意味著黃雄很可能20幾歲時在被中共當局關押期間死亡。公安對黃雄的去向一直閉口不談、否認知情,而在中共當局被指控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背景下看到這些不明身份屍體標本,讓黃萬青強烈懷疑當局對弟弟做了見不得光的事。

「真實人體展」主辦方一直對外聲明他們展出的屍體來源合法,是由「大連鴻峰生物科技公司提供」,「都是有關當局向中國醫科大學捐贈的無人認領屍體」,「不是任何形式的囚犯」。

而根據追查國際早前的調查報告,「真實人體展」的合作方、人體標本提供方大連鴻峰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隋鴻錦曾稱,部分「屍體」是來自中共公安部門。黃萬青在報案材料中說,「由於中共監獄之間的頻繁轉移和中國多家塑化工廠的存在,我認為我弟弟的身體很可能已經被展覽。」

黃萬青認為,中共公檢法系統在執行對法輪功的迫害命令時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黃雄被上海公安逮捕、被註銷戶籍時,當局從未告知家屬任何信息,警方甚至有意隱瞞黃雄的去向。如果黃雄被迫害致死,家人因為不知情不可能去認領屍體,就可能成為所謂「合法」的「無人認領」屍體來源。

黃萬青最後呼籲:「我希望澳洲政府和警方幫助我和我的家人找到弟弟黃雄的遺體,允許我們為他下葬,讓他能夠獲得安息。」◇

公眾籲調查「人體展」屍體

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在發佈會上表達了對維吾爾人處境的擔憂。(安平雅/大紀元)
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在發佈會上表達了對維吾爾人處境的擔憂。(安平雅/大紀元)

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DAFOH)澳洲分部、結束中國移植濫用國際聯盟(ETAC)、澳洲反對人體展團體、維吾爾人團體等紛紛在1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呼籲調查「人體展」上那些中國人屍體的身份。澳洲反對人體展團體代表菲斯特(Emmy Pfister)表示,將人體遺骸變成商品,並以「藝術」和「教育」的名義在世界範圍展出,這是對人類尊嚴的嚴重侵犯。

一同呼籲調查「人體展」的澳洲維吾爾人協會主席艾拉(Mamtimin Ala)在發佈會上表達了對維吾爾人處境的擔憂。維吾爾人大量被關押,也是潛在的器官和塑化人體的來源。

澳洲法輪大法協會發言人戴勒(John Deller)要求確認「人體展」上人體標本的身份,以尋找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在中國大陸大量失蹤的法輪功修煉者。

現場一些民眾手舉在中國大陸失蹤的部分法輪功修煉者的照片,要求新州警方幫助在「人體展」上尋找。本文截稿時,突破網絡封鎖向明慧網提供的有姓名和住址的失蹤法輪功學員達1,457名。◇

麥塔斯:中共為器官移植和塑化人體虐殺良心犯

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認為人體展的屍體來源和中國移植的器官來源情況相似,很可能就是中國的良心犯。(安平雅/大紀元)
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認為人體展的屍體來源和中國移植的器官來源情況相似,很可能就是中國的良心犯。(安平雅/大紀元)

專程來到悉尼的國際知名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在發佈會上指出,展覽上的屍體來源沒有合理的解釋,這與中國移植用的器官來源情況類似。

麥塔斯多年來一直調查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並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他認為,中國的一些信仰團體遭受當局「摘取器官」這一形式的虐殺,這些團體包括西藏人、維吾爾人、地下教會基督徒等,而法輪功修煉團體的情況最為嚴重。

麥塔斯說:「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是人體塑化和器官移植的來源。某種程度上,人體展這兒讓外界看到在中國被掩蓋的虐殺,因為你看不到器官移植,但是你卻可以看到人體展,所以你通過眼睛可見的方式了解到正在中國發生的事。」「我們的結論是,中共為獲取器官虐殺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並賣去做移植旅遊或賣給需要的病人。」

「人體展上的屍體來源類似,也是警察局的在押犯人,沒有身份。我們確實知道中共廣泛虐待良心犯。」麥塔斯認為展覽方沒有提供能夠證明屍體來源正當的證據,正是問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