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蹲下來看著那傢伙的臉,我很擅於察言觀色,別人說謊,通常都逃不出我的法眼。

我比較相信他是瘋子。

「是這樣的。」我低聲說:「這些文物是博物館的,你不該亂碰,你不能大剌剌地闖進博物館裏,隨便拿東西。」

「博物館?」

「是啊!博物館就是收集古董,展示古文件和價值連城藝品的地方。」

他拆掉另一個箱蓋,蹲下來檢視裏頭的物品。

「啊!」他說:「妳是指繆思之屋。」

「甚麼?」

他不理我,逕自細查箱子的內容物後,發出懊惱的哼聲站起來。

「罐子不在裏頭。」

「死亡之罐嗎?」我問。

「沒錯。這些是複製品,並未儲存我的生命能量。」

「生命能量,嗯……」

他真的瘋了。

我喃喃編了些藉口,起身打算閃人,可是他跟了過來。

「少了我的生命能量,我只是一具短暫存活的行屍走肉罷了。」他肅然表示。

他的眼神緊鎖住我的眼,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我緊張地往後退。

「我需要糧,小莉莉。」他邊說邊往前逼近。

「糧食啊?好的。」

千萬別讓外國模特帥哥變成食人魔。

「呃,你有很多地方可以找到吃的,我能推薦五樓的屋頂花園咖啡館嗎?」

我邊指示方向,邊往後繞過一落箱子,但他照樣往前逼。

「別跑,小莉莉。」

「跑?」

我緊張地傻笑:「我才沒有要跑,不過說到跑,如果嫌屋頂花園太遠,這裏還有美國展廳咖啡,就在這個埃及展覽的旁邊,你一定找得到。呃,我得去參加一個聚會,我真的得走了。」

「妳沒弄明白,沒有我的罐子的話,我必須分享妳的生命能量。」

「分享我的……問題就在這裏,我現在正在用自己的生命能量,謝啦,真希望我能幫你,我是真心的。」

我發現他已把我逼到抵住一堆板條箱了,當我的背撞在箱子上時,他微微一笑。

我毫不遲疑地拿出噴霧劑噴得他滿頭滿臉,他哀號著彎下身,同時一股風開始自他周邊旋起,將細細的木屑和工程材料捲至空中。

我驚惶失措地迴身朝塑膠簾子衝去,可是還沒到那裏,燈光便熄了,我的膝蓋撞在金色的棺具上。我踉蹌地努力站穩,聽見他朝我走來。

「回來啊,小莉莉。」他呻吟說:「我需要妳。」

哼!少來這套。我無暇讓眼睛適應黑暗,單手抓著自己的袋子,沿棺具摸索,直到繞過巨大的棺木,然後盡速往外衝。幾秒鐘後,男子追著我從塑膠簾子後面出來了。

我的袋口開著上下晃動,筆和鉛筆撒得一地都是,當我的筆記本掉出來時,我不得不冒險停下來撿拾,我趁機回頭看了一眼。 

瘋狂模特男就站在那裏,雙手高舉,閉著眼睛,跟之前一樣地念念有詞。他的聲音在展間裏迴盪,我朝出口狂奔。一股怪風揚起我的頭髮,纏住我的臉龐,遮去我的視線。他的話語像鑿在石上的象形文字般,烙入我的腦裏。男子念道:

保護我,朝陽之神。

擊退彼等邪惡之徒。

化災解厄。

藉我的口,

和心之力量,

誦念詛咒。

今日我們的形體相連,

我們的生命亦如是。

她將不厭其煩,為我戮力,

如同我效力埃及。

我在此境流浪時,

請讓我的羽翼輕盈,

飛翅迅捷,

堅定我心。

我雖汲取她的能量,

但誓言,回報於她,

她將照顧沒沒無聞的我,

陪伴孤獨的我,

支持脆弱的我,

至死方休,

至黑暗盡驅,

萬物沐浴在永恆的陽光之下

我的心堅定,

靈魂不屈,

永為埃及效力。

我已來到展覽室出口的門邊了,但他一念完咒,我便被轟地撞回瓷磚地板上。◇(節錄完)

——節錄自《埃及王子:千年一次的甦醒/大塊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