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審議中國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報告的聆訊會上,該會委員、人權律師蓋伊麥克杜格爾指出,根據可靠情報,中國涉嫌將百萬名維吾爾族穆斯林,送到秘密的「政治再教育營」拘押,並被迫接受「灌輸教育」。對此情況,委員會「深表關注」。

在報告中,麥克杜格爾連續向中共代表團發問:請披露詳細理由,為甚麼人們被送到所謂的「再教育營」?他們被提供了甚麼樣的正當程序?請告訴我們這些做法的法律根據是甚麼?有警察關於他們被關押原因的報告嗎?你們能不能給予我們任何這類報告的副本?讓我們了解建立這些再教育營的目的,以及當人們被投入再教育營時會發生甚麼?那些自願和被迫回國的維吾爾族留學生的狀況如何?

此外,麥克杜格爾還在報告中指出,在新疆,保留穆斯林風俗習慣,如日常問候、留鬚、穿蒙面服飾,以及拒絕觀看國家電視台的節目,都可以成為被當局拘留的理由。當局在新疆針對維吾爾族人實施了大規模的監控措施,包括在檢查點被攔截,對手機進行掃瞄,強制蒐集12歲到65歲居民的生物識別數據,包括DNA樣本和眼膜識別數據,所有維吾爾居民必須交出旅行文件才能申請出國許可,等等。

對於麥克杜格爾的發問和指控,與會的約50名中共代表團成員沒有馬上作出回應。不過,8月12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下屬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論稱,「新疆的和平穩定高於一切,以此為目標,各種措施都可以嘗試,實際效果好的就應總結推廣」,儘管沒有直接提到「再教育營」是否存在,但其潛台詞意思不言而喻,即新疆找到了效果好的措施,就是再教育營。

8月13日,在日內瓦的聽證會上,大概統一了口徑後的中共代表團官員對此予以否認,他表示,「不存在再教育營這種東西,不存在對歸國人員進行折磨、迫害或讓他們失蹤的事情,中國沒有把任何少數民族作為打擊目標,中國的少數民族安居樂業,享有宗教自由」。

8月1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如此回應道:「某些反華勢力出於政治目的對中國進行不實指責,少數境外媒體歪曲報道此次審議情況,誣衊中國在新疆的反恐和打擊犯罪措施,是別有用心的。」

一貫視他國別有用心的中共的否認並不出乎人們的意料,然而事實就是事實,撒謊成性的中共再怎麼否認也更改不了事實。7月19日海外明慧網的一篇文章也曾透露,現在的新疆恐怖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不僅作者所在城市「社區人員全部穿著迷彩服、頭戴鋼盔、身穿防刺馬甲、戴著紅袖章、手裏拿著大頭棒」,而且「社區門口放個大音箱,不停地播放邪黨紅歌,毒害著小區的每個居民……每個商舖的店員都戴著紅袖章,口哨一響,全都拿著大頭棒衝出來集合」。

除此而外,該地「早市晚市不讓擺攤,市民買菜得去超市,進超市都得刷身份證並檢查包;很多外地少數民族被驅趕回原籍,造成廠礦企業職工大量流失,經濟受損;各個巴士站有身穿迷彩服、手拿大頭棒的人站崗;標有『特警』的黑色防暴車在市區來回巡邏;公安警車時不時地拉著警笛、閃著警燈呼嘯而過。整個城市戒備森嚴、壓抑、緊張,籠罩在陰森恐怖當中」。

作者表示,據說,這是新疆內部的政治運動,迫害手段是只做不說,對他們認為的重點人物、危險人物不經司法程序進行三收,收教(學習班)、收押(看守所)、收監(監獄)並做信息建檔。有些密令不做筆錄,只做電子拷貝。中共還不斷擴建非法關押場所,每個「學習班」可容納500人,甚至更多。被非法關押的人在裏面吃不飽飯,天天唱紅歌,唱完紅歌才讓吃飯,並要學習中共邪黨理論,逼寫思想匯報,交代自己的錯誤,身心備受煎熬,自己或讓自己的家人給「學習班」交錢,非法關押沒有期限。

中共如此興師動眾的迫害,使新疆人人人自危,人人自保,他們膽顫心驚,不敢亂說話,儼然是文革再現。

應該是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中共的倒行逆施和不知廉恥的撒謊,8月12日,在《環球時報》發表社論的同一天,前一天還是豔陽高照、可以穿短袖的新疆伊犁,突然下起了中雨,其後又下起了中雪,人們不得不穿上了棉衣。古有竇娥六月飛雪示冤情,新疆極端反常的天氣,難道不是在向世人陳訴著新疆的冤情?

要知道,伊犁地區也存在著再教育營。不久前海外媒體曾報道過來自伊犁地區到馬來西亞留學的古麗給娜塔什麥麥提,在去年底回新疆後,就失去了蹤跡,她被懷疑已被中共送入了再教育營,因為此前中共就威脅過她和她的家人。

中華傳統文化中的一大特徵是「天人感應」、「天人合一」。高高在上的「天」主宰著人世間歷史的興衰和人間的禍福,不管人是否相信,天意總會在特定的時間呈現給世人;而承受天命的世間君王則一定要順天意而行,一旦背天意,上天還會以怪異天象和異常天災示警和譴責。

近期上天頻頻垂異象,包括新疆飛雪,都是在示警和譴責當政者,而主政新疆、為禍一方的新疆書記陳全國也在受譴責之列。這個陳全國目前已被美國國務院宗教自由大使布朗拜克點名,督促特朗普政府對其予以制裁。所謂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報應全到。沒有人可以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