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103萬人參與「反送中」遊行。當中獨立評論員協會是首次打出旗幟參加,程翔表示,政府一個多月以來的論述,令業界覺得不可以接受,大家應該秉持這個公義站出來,又批評中共借修例收窄香港的自由。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亦指,修例一旦通過,將影響港人人權自由及營商信心,以及衝擊金融中心形象。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批評香港政府欺騙市民,它用的藉口是香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涉嫌殺死女友兇殺案。「如果你從(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接見福建社團總會,所謂內部的講話,你就看到這次(修訂《逃犯修例》)針對四類人,其中非常強調兩種是危害國家安全的人,所以這樣看來呢,就是說它這個法律針對的就是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實際上就是危害共產黨這個執政黨安全的人,所以這個跟國家安全沒有甚麼關係。」他解釋,市民所理解的國家安全是有沒有外敵入侵,但中共則是凡是涉及到共產黨執政安全的,都把它當成國家安全,修例其實是中共想收窄香港的自由。

程翔續說,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北京政府要求香港政府馬上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欲把一個本來合法的團體置諸死地,結果引發了2003年50萬人上街抗議。可以看到中共從香港主權移交不久開始,就想盡量收拾一些反對共產黨統治的人,「所以我覺得這是它這次林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硬要通過這東西(修訂《逃犯修例》)背後的原因。」

獨立評論員協會 首打出旗幟參加遊行

這次遊行有很多傳媒人參與,除了香港記者協會外,還有獨立評論員協會,也動員了會員上街。程翔指,這次遊行跟上一次4月29日有點不一樣,上次大家都覺得傳媒人及時事評論員都應該再看清楚事態發展,看官方提出的是甚麼論據,才表態。同時是否用團體的名義參加,也是顧慮之一。認為傳媒跟評論員應該在政治運動上盡量保持中立。

但快一個月來的政府的種種論述,都使業界覺得不可以接受。「我們看到的就是政府的謊言,使這個鋪天蓋地過來,甚至你說李家超這個保安局局長還居然說這個(中共)法治排名很前,這完全是閉著眼睛撒謊的人。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們傳媒人也好,評論員也好,應該秉持這個公義站出來,所以這次來的人相當多,不但來的人相當多,而且大家是打正旗號來的。」

修例通過將衝擊人權自由

陳方安生指修例將影響港人人權自由及營商信心,以及衝擊金融中心形象,只須撒回修例。(蔡雯文/大紀元)
陳方安生指修例將影響港人人權自由及營商信心,以及衝擊金融中心形象,只須撒回修例。(蔡雯文/大紀元)

與市民一起示威抗議的陳方安生相信,大部份願意在烈日當空下上街遊行,因他們視香港為家,不能夠容忍特區政府以不誠實、矇騙手段,用盡一切的藉口修例。港人對香港的歸屬感、對修例的擔心促使今天的遊行。今天不同年齡的人,無論50、60、70還是80歲,甚至很多年輕人,走上街頭,都是想想向特區政府,尤其是行政長官,發出一個非常清晰的信息,「我們都珍惜香港這個家,這些年來我們享有基本的權利與自由,但一旦引渡條例被聽話的立法會通過,將影響我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還會影響香港的營商信心,尤其是衝擊香港作為頂尖金融服務中心的形象。」

她又相信很多從來沒上過街,但今次覺得不能夠袖手旁觀,「看到我們這個家被這樣的惡法摧殘,所以特別是年青人覺得我今日也要挺身而出,向特區政府說不,向這個『送中』條例(《逃犯條例》)說不。」

籲撤回惡法重啟真正諮詢

陳方安生並強調,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完全沒有逼切需要,因為台灣當局已經說得很清楚,不會接受港府引渡殺人疑犯港人陳同佳到台灣。既然香港本地以及國際間都有這麼多焦慮。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論特區政府也好,中聯辦也好,中共當局也好,看到這麼多人上街遊行,他們應該要領會那個焦慮在哪裏,要重新再考慮作廣泛的諮詢之後,再提出可行的辦法。她呼籲林鄭不要一意孤行,應以一個謙卑的態度聆聽市民的意見,重新啟動諮詢,並考慮其它更實際、更被接受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如果行政長官是珍惜香港,懂得香港的優點在哪?她不應走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