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將於11月8日至10日在紐約隆重登場。據大賽主辦方——總部設於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透露,屆時將邀請海外著名藝術團的專家們前來觀賽,本次大賽既是華人歌手切磋技藝的平台,也是為「千里馬」與「伯樂」相遇而創造的機會。自80年代起,紅遍中國大江南北的「中國歌王」關貴敏先生應邀擔任本屆「聲樂大賽」的評委會主席。 

1980年代,關貴敏的名字,在中國家喻戶曉,被譽為中國歌王。他是國家一級演員,曾為50多部電影電視配唱。一曲《那就是我》,華采高音11秒的紀錄,至今幾乎無人能及。一般來講,65歲是男高音的年齡極限。而如今,關貴敏已74歲,卻依然精神抖擻地活躍在世界舞台之上,堪稱歌唱界的傳奇。在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即將到來之際,本報記者有幸採訪了關貴敏先生。   

被譽為「中國歌王」的神韻藝術團歌唱家關貴敏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談2018年「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大紀元)
被譽為「中國歌王」的神韻藝術團歌唱家關貴敏先生接受大紀元採訪,談2018年「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大紀元)

記者:關先生,為甚麼要舉辦「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呢?

關貴敏:這次舉辦「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的目的就是為了促進傳統文化的回歸,同時也是為了給全世界華人歌唱家們提供一個平台,讓他們有機會展示自己的才華。

記者:為甚麼這次大賽只設立「美聲唱法」這一項呢?

關貴敏:我們是修煉人,我們相信人是神造的,是上天造的。而上天在造人的時候,專門給人造了用來唱歌的肌肉。而且,神傳給人的時候只有一種唱法。我們發現,美聲唱法離神傳給人的原始的那種唱法比較接近。所以,我們要回歸傳統,我們就找離神傳給人的比較近的一種唱法,就選了美聲唱法。

之所以現在出來這麼多唱法,就是因為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人慢慢地忘掉了神傳給人的唱法。也就是說,神傳給人的東西失傳了,就像今天人的道德走偏了一樣。所以現在出來五花八門這個唱法、那個唱法,甚麼意大利派啊、俄羅斯派啊、德國派啊等等。

其實中國歷史上有很多大歌唱家,比如春秋戰國時的韓娥啊、秦青啊、薛譚啊、莫愁女啊、唐代的李龜年啊……他們的聲音都非常大,可以「聲震林木,響遏行雲」……他們的聲音就大到這種程度,現在的人以為是神話傳說,或者誇張的描述呢!其實都是真實的記載。現在都沒有這樣的歌唱家了。

記者:我們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當年真是聽著您唱的歌長大的。請問,您現在是延續了當年那種唱法還是改用了不同的唱法?

關貴敏:早年間,我在中國大陸學的是聲樂,我是在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跟我的老師學的。當年的唱法和現在還不一樣。我的老師教我們的唱法接近於美聲唱法。我在學校學了一大堆外國歌劇的東西,可是那個東西,中國人接受起來有困難,語言又不通,所以我在國內也就形成了自己的一個風格,唱中國歌曲、民歌啊,這種創作歌曲比較多。

2006年,我加入了神韻藝術團。神韻的宗旨就是要回歸傳統,舞蹈方面用的是中國古典舞,唱歌用的是神傳給人的這種唱法,用這種古老的傳統唱法來唱。所以我就改變了唱法。

記者:以您這樣的高齡仍然活躍於世界舞台,受到觀眾的好評,您是怎麼做到的?

關貴敏:一般像我這樣年齡的人,如果改唱法,就會唱不出來了,但是我都改過來了。我感覺和以前是不一樣的,聲音比原來大,而且唱得很輕鬆。

你看剛出生的小孩,嚎啕大哭一天都不累,其實就是用那個(神給人造的)唱歌的地方,是不會累的。當然我還沒有達到那麼完美,我在努力。

記者:您為甚麼說這次大賽對華人聲樂家是一個機會?

關貴敏:因為在比賽的時候,會有一些美國的藝術團體來看,這就給選手們提供了很多機會。比如我們評委團中就有三個人是通過華人聲樂大賽被藝術團發現的。很多人拿了獎,他們都以特殊人才的身份移民到美國來了。

如果被神韻藝術團選中,每年會在全世界巡迴演出一百二、三十場,而且都是在世界頂級的舞台上唱歌,在英國是在女王看戲的劇場,在美國包括林肯中心啊、甘迺迪中心、卡內基音樂廳啊,全世界巡迴演出。

所以說,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對於華人音樂家們來說是一次機會。這樣的機會也不是甚麼時候都有,可能這樣的機會不會太多。

記者:據說主辦方提供了12首中文歌曲,供選手挑選。這12首歌曲有甚麼特別之處嗎?

關貴敏:1949年之後中國大陸創作的歌曲都是在中共的統治下創作出來的,都是歌頌中共的。中共是邪惡的組織,為了給自己貼金抹粉,甚至把中國民歌的詞都改了,所以我們就要剔除這些東西。

如果選手有其它好歌曲,不是歌頌中共的,比如在1949年前的好歌曲,我們也歡迎;還有西方的一些詠嘆調等,很多好歌,文藝復興時期的歌曲,都可以唱。我們的宗旨就是回歸傳統,不是傳統的東西我們就不唱。

記者:怎麼能當一個好的歌唱家呢?

關貴敏:第一個要有天賦,這是娘胎裏帶來的。有的小孩五、六歲就能唱很多歌,有的就不行,所以天賦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是後天的努力。你光有天賦,天天玩也不行。要刻苦練習。再一個就是多看好的東西,多欣賞,多模仿前輩們、那些好的歌唱家唱的東西。

當然,還有內在的道德修為。我以前在北京的時候,身邊一些歌唱家們,他們都是非常善良、簡單的人。

記者:聽歌對人有甚麼影響?

關貴敏:音樂是陶冶情操的。你天天聽靡靡之音,就會把人的道德拉下去。聽到高尚的音樂,你會心情舒暢、身心愉悅,對你的道德都是有好處的。

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人已經脫離了傳統的道德觀念。所以現在亂七八糟的、魔性的東西,現代派的東西,群魔亂舞。我看台上那些打扮得像鬼一樣,燈光也亂照,誰喜歡這些東西?人應該向著光明,回歸道德、回歸善良,我們就是要回歸這些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