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懸崖就在峰頂下面的二、三十丈處,山勢陡峭,人根本無法下去。

元朝時,廬山臨江有一座高千尺的險峰,這險峰最奇特之處,便是從半山起就像人的身體連頭帶肩膀都伸到大江上空。即使人有本事爬上山峰,稍不當心,便會掉進大江中。

很少人來這兒冒險,可這山峰面朝東方,一早便能曬到太陽。正因為陽光充足,所以樹呀、藤呀、花花草草長得特別茂盛,各種花兒開放了,自然引來了許多蜂、蝶。那些大的山蜂,飛到這兒來都不肯走了,牠們選擇了風景優美、人跡不到的懸崖上築巢安家,巢越築越大,居然築了四個像大水缸那樣大的蜂巢。

看到蜂巢的人都仰頭感嘆著:「多大的蜂窩呵,簡直就是蜂窩之王!」

誰都知道那蜂窩裏有採不完的蜜,但誰也不敢去碰牠們。

村子裏有兩個拿打柴為生的農民,一個叫王五、一個叫李六。王五年紀大些,李六年紀小些。

大的出主意說:「咱們天天打柴,辛辛苦苦,還不夠餬口,不如冒個風險上險峰,到那懸崖掏蜂窩,掏到蜜兩個人對分吧!」

第二天一早,兩個人便帶上麻袋、麻繩等各種用具,小心翼翼地攀登到險峰頂上。那懸崖就在峰頂下面的二、三十丈處,山勢陡峭,人根本無法下去。

王五便對李六說:「老弟,你年輕,手腳麻利,下去掏蜂蜜;我比你多吃幾年飯,還有點兒力氣,就在上面接應。我先將大繩子捆在大樹上,一頭吊的是你,一頭是空繩子,你下去後站穩了,掏到蜜,便用袋子裝好紮在另一根空繩子上,我自會拉上來,等蜜採完了,我再吊你上來一同回去。知道嗎?」

李六將自己身體包紮得嚴嚴實實,讓王五攔腰縛繩垂下去。他順利地落在懸崖上,摸到蜂窩,分塊將蜂巢帶蜜掏出來裝入袋中,然後讓王五一趟趟拉上去。他一連採了好幾小時,採得滿頭是汗,肚子餓得咕咕叫,仍舊堅持幹著,連到手的蜜也顧不上吃一口。

上面那王五可不像李六那麼老實,他一面吃蜜,一面裝蜜,肚子早填飽了。看看蜜已採得不少,估計下面的蜜不會多了,心裏就想:「這麼好的蜜,兩個人分太可惜,乾脆我一個人拿走算了,反正沒有第三個人知道,管他呢!」

想到這兒,王五便手起刀落,將縛在樹上的大繩斬斷,拖著蜜便下山了。

那李六感到身體突然一鬆,知道繩子出了毛病,趕緊朝懸崖內側一撲,抱住棵松樹,才沒被摔進大江。他連忙仰頭用盡全身力氣喊王五,喊了半天也沒人應,看看落下來那刀斬的繩頭,便甚麼都明白了。

***

李六只好用蜜填飽肚子,這時天色已晚,寒風陣陣,吹得他全身起雞皮疙瘩,再不找個地方躲躲,今夜準要凍成冰棍了。他摸著懸崖峭壁前進,突然發現一個大石洞,便一頭鑽進去休息。洞裏果然比外面暖和得多,但有一股腥氣沖鼻而來。他睜大眼睛朝洞內深處望去,一條像水牛般粗的大蟒蛇,正在裏面躺著,身體的長度一時還看不清楚。可牠的兩隻燈籠般的大眼睛,卻閃著青光,一動也不動地盯著自己。

李六想:「這下子完了,反正出去也是摔死,凍死,不如待在洞裏餵蛇吧!」

他乾脆閉上眼睛,等候大蟒吞他。偏偏出人意外,那蛇並不討厭他,看了他一會兒便把頭轉過去,仍舊自顧自休息了。

李六一連在洞裏住了多天,餓了就弄些蜂蜜吃,渴了就喝洞裏的泉水,人與蟒倒也相安無事。一天,洞外雷聲大作,電光閃閃,那大蟒被雷電驚醒了,臥躺不住,全身捲動起來。突然,牠昂首向洞口疾游,像是想離洞出走。

李六靈機一動:「洞外上下無路,個人是無法下山的了,不如爬到大蟒身上,跟牠出去,或許有救。」

李六迅速跳到大蟒的身上,緊緊抓住大蟒的鱗片不放。那大蟒迎著狂風沖天而起,怪石、樹木、亂藤在李六眼前一閃而過,僅一會,大蟒便把李六送到縣城上空。大蟒放慢速度低飛了一陣,突然尾巴輕輕一彈,將李六彈到縣衙門對面的稻草堆上。李六翻了個筋斗爬起來,人卻是好好的。

李六隨即進縣衙門告王五謀蜜害命之事。縣官派人將王五抓進牢裏,並將私吞賣蜜的錢財發還給李六。◇

——資料來源:(元)白珽《湛淵靜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