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果被判有罪不是我的恥辱,而是你們的恥辱」「我必將名垂千古,你們卻是我的陪襯」,廣州異議作家徐琳在7月27日的庭審上慷慨陳詞。

27日,上午9:30至下午4:30,廣州作家兼詩人徐琳因創作歌曲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在廣州市南沙區法院開庭。警方恐慌聲援民眾前來圍觀,在法庭門前的兩邊都拉了警戒線封路,部署了大量警力並設置了檢查站。

辯護律師藺其磊和劉浩及徐琳妻子被檢查站攔截,多人反覆查驗律師的身份證後才放行。

圍觀聲援者徐昆,在廣州火車站打的士前往法院,快到達時看到許多穿制服的警察,警方不准他們停車,整個法院附近不讓停留。的士遠離警方後,他下去走向法院時發現有警車尾隨,當他想拍照片時,有六,七個便衣人圍了上來,其中有人對他大聲叱吼,說他搞事、要他刪除照片。最後他被帶上武警的車扔到南沙客運站。

法庭拒絕徐琳太太旁聽

法庭雖然給了家屬兩個旁聽的名額,但卻拒絕徐琳太太王女士進去旁聽。

王女士向大紀元表示:「他們說我是證人不能去旁聽,我說我甚麼時候成證人了?只是讓我確認那個白色手機,我說是他的,我就成了證人了?真的很無恥。」

這次庭審,徐琳太太並沒有收到郵寄通知書,只是在23日得到口頭通知。王女士表示,由於法院通知晚,徐琳的妹妹在國外旅遊趕不回來,徐琳老家的叔叔剛好去世在辦喪事,她娘家的人因通知晚也沒辦法來。

「旁聽的名額,只能是親屬,朋友也不行。所以我們只有兩名律師出庭。經我的要求,他們就安排我去了另外一個房間看法庭直播。」因為她看直播,法院還要求她不能帶手機。

法院庭審反覆冤枉徐琳

整個庭審,王女士形容「一塌糊塗」,「他們反反覆覆的冤枉徐琳,說他(創作的歌曲)編造假信息,《真相》這首歌是編造謊言。徐琳庭上反駁說:『這是編造的嗎?這是假信息嗎?我只是作曲、作詞,影片是別人提供的。』」


在YouTube上,記者看到徐琳的《還原真相》的這首歌,影片畫面是央視欄目「新聞直播間」,播放當時火車站的監控影片,畫面上清晰看到徐純合遭到警方毆打。

歌詞唱道:「你被毆打只是在抵抗,遭到警方的毆打,他們卻說你襲擊警方,你都已經倒在地上,他們仍然要掏出手槍。還原真相,我們要還原真相……否則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躺著中槍。」

王女士介紹,庭審時他們冤枉徐琳稱他是逃犯。他甚麼時候成了逃犯?徐琳是回老家照顧生病的父母。等徐琳父母有點好轉,他們就把徐琳抓回來了。此前國保、派出所經常找徐琳聯繫、有見面,他怎麼就成了逃犯?」

「法庭說有證人,徐琳說那你開庭為何不讓證人出庭?」

王女士強調,「他們顛倒是非,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如果判徐琳有罪簡直是荒唐、可笑。案子不公徐琳是不會認罪的,強加罪名很無恥,歷史都會紀錄這一切。」

律師:偵查機關對徐琳打擊迫害

徐琳案的辯護律師藺其磊對開庭情況作了一個通報,「圍繞立案程序不合法、公民有言論自由、批評建議和藝術創作的權利、涉案信息屬於時政評論等方面,進行駁斥性質證和無罪辯護,明確指出這是偵查機關對徐琳先生的打擊迫害。」

律師表示,「徐琳本人始終堅持自己的行為是無罪的,是行使憲法規定的公民的最基本權利的行為,其慷慨表示:『我如果被判有罪不是我的恥辱,而是你們的恥辱』『我必將名垂千古,你們卻是我的陪襯』。」

法院在徐琳做了最後陳述後,宣佈休庭並擇日宣判。律師們在庭審後核對筆錄一個多小時,傍晚6點10分才離開法院。

民間聲援

社交媒體上徐琳案得到維權人士的關注。徐昆表示:「此次赴廣州圍觀,實是出於我個人對徐琳的敬佩。徐琳創作大量鼓舞人心的正義之歌,必將激勵更多良知人士做該做的事。同時對廣州警方如此嚴防死守一位文弱書生的開庭。讓我打心底對南沙法院那富麗堂皇的外表充滿了鄙視。」

四川維權與環保人士譚作人也寫一首詩《聲援義士徐琳》:
站在正義一邊!
硬漢徐琳不怕審,
戰戰兢兢仍前行,
枉法審判榮耀你,
神州傳遍正義聲!

徐琳簡介

徐琳原籍湖南,生活在廣州,是異議作家兼詩人,曾撰寫了大量的文章、詩歌、創作歌曲,聲援底層抗爭的民眾、維權律師等。

2017年9月26日,他被警方從湖南老家帶走,警方在其廣州的家中抄走大量個人物品。羈押一個多月後,他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徐琳歌曲創作搭檔、演唱者維權人士劉四仿當時也被江西宜春警方帶走調查,關押37天後釋放。

徐琳因不肯悔罪寫保證書,一直遭關押。他曾一度絕食抗議看守所違法行為。今年5月還傳出他緊急送院治療,家人擔心他關押期間遭受酷刑。徐琳目前被診斷患乳腺增生,疼痛難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