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6月12日),舉世矚目的特金會在國際社會的見證下落下帷幕。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發文稱,特朗普勇於打破陳規,勇敢與果斷開啟了改變歷史的進程。而這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周二舉行的美朝峰會是自韓戰以來,首次美國在任總統與北韓領導人的會面。多位專家對特朗普的勇敢舉動表示讚賞。而特朗普總統對周二會談的結果也表現出高度樂觀,稱這次會面超出任何人之前的預期。

特朗普:特金會有助於全球避免核戰爭

特朗普在特金會後發推文稱,這次會談是能夠為北韓人民帶來「新未來的第一步」。美朝領導人之間的這個前所未有的會面證明「真正的變化是可能的」。

特朗普說:「任何人都可以製造戰爭,但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締造和平。」

特朗普認為,特金會的舉行減小了核災難發生的可能性,他說:「全球向可能發生的核災難後退了一大步!不再有火箭發射、核試驗或核研究!(美國)人質已經返回家園與家人團聚。」

特朗普還在推文中再次給金正恩指出一條通向光明未來的路。他說,當北韓放棄核武器、發展商業以及加入到全球交流中的時候,「其所能得到的是無限的」。

金里奇:特朗普在造就歷史 這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發文稱,特朗普總統以迅速果斷的風格,打破了美國政壇上的一些陳舊規矩,讓政治精英們再一次感到驚訝。

金里奇在文中回顧了自從特朗普2015年宣佈參加總統大選以來,一個個超乎意料事件的發生,而每一次的結果都和精英們的預測相反,正如2016年的大選結果一樣。

而在北韓問題上,特朗普總統對前總統克林頓、小布殊及奧巴馬的對朝政策進行了深刻的反思。自1994年以來,當北韓堅決要擁有核武器及彈道導彈的時候,美國只是在無效果地抱怨。

而特朗普總統卻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和日本、南韓及中國元首談話,並定期與他的高級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顧問們進行磋商。他對北韓實施了最大化施壓政策,甚至用更加強硬的言語來應對北韓。

金里奇說,特朗普政府的國防部長馬蒂斯警告北韓,發動戰爭將會是災難性的。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強硬言辭說,如果北韓不同意無核化,將會受到更加嚴厲的制裁。特朗普聘用一貫對北韓持強硬態度的博爾頓作為國家安全顧問。

所有這一切發生後,金正恩向南韓坦白他願意和特朗普總統會面。

金里奇說,特朗普總統給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處理事情的速度和果斷。他看到了一個可能會造就歷史的開放機會,他就會抓住它。

特朗普的這種果斷和願意承受風險打破了政壇上緩慢、謹慎、逐步制定議程的外交傳統模式。

在金里奇的新書《特朗普的美國:我們國家偉大復興的真相》(Trump’s America: The Truth About Our Nation’s Great Comeback)中,他反覆強調特朗普一直是一位交易家、一個非常耐心但又強硬的談判者。特朗普設定了大目標,然後就會不懈努力地去實現目標。金里奇在其《理解特朗普》(Understanding Trump)一書中也提到了特朗普的這些特點。

金里奇說,特朗普總統通過制裁、發表演說以及主要下屬的發言,還有其它行動,清楚地表達了美國的立場。

他指出,北韓可能會在研究美國轟炸敘利亞來懲罰阿薩德政權對人民的化學武器攻擊;美國將駐以色列大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美國因伊朗暗中研發核武以及支持恐怖主義而從核協議中退出。很明顯,特朗普是一位有著強硬立場的人物。

金里奇說:「我確實相信,通過強硬與勇敢、積極主動與靈活性,快速掌握戰略機遇,特朗普總統可能已經開始了讓北韓開放、改變歷史的進程。」

他還說,在北韓問題上,特朗普總統已經完成了比克林頓、小布殊和奧巴馬的任務總和更多的任務。而「這一切只是剛剛開始」。

北韓停止核試

北韓問題專家、國家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卡齊亞尼斯(Harry Kazianis)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去年,人們還在談論核戰爭,而再看看目前的局勢是令人驚訝的:北韓沒有再發射跨越日本的火箭,沒有再發射可能會到達關島附近的導彈。

卡齊亞尼斯認為,特朗普敢去冒險,他願意去投入政治資本,而很多其他的美國總統都不會這麼做。奧巴馬不會那麼做。「這就是為甚麼美國人民投票給了特朗普。」

特朗普總統在特金會後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在談到前任政府時說:「其它前任(美國)政府秉持沉默政策。如果北韓說了一些非常糟糕、非常具有威脅性以及非常可怕的話,他們就是不回應。那不是答案,那不是你們(前政府)必須做的事情。」

以峰會形式開啟和平進程

美國前國務院外交事務官員布倫(Peter Van Buren)在路透社上針對特金會發表評論文章稱,這次外交努力,很可能是一個轉折點。

布倫認為,無論下一步會發生甚麼,這個峰會舉行的本身就是一個勝利。那些批判特朗普的人不要忘記金正恩現在已經停止核試驗和導彈試驗,釋放了美國人質,關閉一個彈道導彈測試場所,關閉一個主要核測試設施。而在幾個月之前,北韓還在測試核裝置,引發人們對黑暗戰爭的恐懼。

布倫指出,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會面並不是讓步。特朗普以舉行峰會的形式「開啟和平進程的決定是值得的」。

霍士記者英格拉哈姆(LAURA INGRAHAM)說,北韓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想做了而停止發射導彈。而是因為特朗普總統的努力。「我認為,特朗普總統打破了舊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