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北韓核談判無論是三方還是六方會談,都少不了中共的參與和斡旋。一向坐莊的中共,隨著金正恩邀請美國總統特朗普單獨會面,發現自己處在一個「不習慣」的位置上,完全成為談判的局外人,因此備感焦慮。

在全天下都在期盼北韓和南韓、美國能夠達成協議之際,中共為何擔心?它怕的到底是甚麼?本文將圍繞這些問題進行探討。

金正恩將會在本周五與文在寅會面,並在5月或6月與特朗普會面。這是兩次歷史性會面,被認為會將朝鮮半島局勢帶入拐點。《紐約時報》4月23日的一篇分析文章認為,在沒有邀請中共參加的兩韓和美朝首腦峰會上,中共最怕的就是達成一個大協議,從而引發朝鮮半島大洗牌,使得韓、朝倒向美國。

從北韓斡旋的核心地位變成局外人

研究北韓問題的網站「北緯38度」(38 North)認為,在今年3月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了金正恩的會面邀請後,整個世界為之震驚。但在中共政策層中,卻出現了一種焦慮,擔心被邊緣化或被排擠。

2003年4月至2007年10月,為了彰顯地區影響力和大國地位,中共作為美朝解決核問題的斡旋方,先後安排了一輪三方會談和六輪六方會談。每次會談,中共都佔據談判桌上的一席。雖然會談達成了若干份文件,但最終都未獲執行。六方會談也經常陷入破裂。

分析認為,中共坐莊的六方會談已經引起了美、日、韓三方的質疑。一方面北韓想通過核武威脅獲取更大的敲詐效果,中共則想用北韓這張牌施壓與制衡美國。當各方看穿了中共與北韓的真正用意後,旨在解決北韓核武威脅的六方會談也失去了吸引力。特朗普上任後,多次表示在北韓問題上,不再走老路。

2007年9月27日,六方會談代表聚集在北京。(AFP PHOTO/POOL/Claro Cortes IV)
2007年9月27日,六方會談代表聚集在北京。(AFP PHOTO/POOL/Claro Cortes IV)

自今年以來,形勢大有轉變。金正恩向美國和南韓不斷示好。過去以中共坐莊的多邊會談結果變成了「拋開中共」的兩韓和美朝雙邊會談。

雖然外界普遍質疑北韓這次是否能夠放棄幾十年拚命去開發的核武,但近兩個月來北韓的舉動卻令人應接不暇。先是確定文金會,接著邀請特朗普會談。特朗普近期宣佈,北韓和南韓即將舉行會面,結束他們之間長達數十年的「戰爭」。特朗普還說,兩個國家都有他的「祝福」。南韓近期證實,正在與北韓及美國進行有關簽署終結北韓戰爭條約的談判,這表明談判桌上突然多出很多東西,而且是在沒有中方代表出席的情況下。4月21日,金正恩進一步示好,宣佈停止核試驗,關閉核試驗場,停止發射中遠程導彈。

紐時說,事件發展如此之快,中共發現自己不再處於中心位置,基本上置身事外,而且對於金正恩接觸美韓首腦的目的,保持著高度警惕。分析人士說,中共必須至少考慮一下它們所謂的「最壞情況」。

報道引述香港嶺南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張泊匯的分析說,對中共來說,現在「突然不再是相關方了」。

被「置於局外」意味著「損失威望」,而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大問題」。張泊匯指出,中共希望每個人都將其視為國際關係中必要的一分子,尤其是在東北亞背景下。

三周前,金正恩神秘訪問北京,引發外界諸多猜測。美國之音引述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的話表示,金正恩提出直接跟美國總統會晤,孤立了中共,因此,北京為了要介入這一進程而告訴金正恩,在跟文在寅和特朗普會晤前,必須要先來中國。

「北緯38度」認為,中共也希望藉助金正恩訪華在朝核問題上保留發言權,以避免中共被排除在美朝交易之外。

但張泊匯認為,如果特金會直接能達成一項以無核化換取雙邊關係正常化的大協議,東北亞可能會重新洗牌。「中共不能決定金正恩的外交政策,它們也清楚這一點。」

中共為何要死保北韓?

紐時稱,「中共幾乎毫不掩飾自己一直在尋求亞洲主導權,認為其主導這個世界上發展最快、最活躍的地區是理所當然的。」

外界多指,北韓對中共來說,就是用來制衡美國的一個棋子。「華盛頓自由燈塔」今年1月2日曝光了一份中共中央辦公廳發給中聯辦的紅頭文件。文件中,中共將美國稱為西方敵對勢力,開篇即闡述死保北韓的戰略意義。

中共中央辦公廳2017年9月15日簽署紅頭文件,披露北韓的戰略重要性及要死保北韓。(文件擷圖)
中共中央辦公廳2017年9月15日簽署紅頭文件,披露北韓的戰略重要性及要死保北韓。(文件擷圖)

文件指出,北韓不僅是中共「抵制西方敵對勢力的重要軍事緩衝地區」,而且對其所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而言,「北韓所處的重要政治戰略地位是無可取代的」。為此,要「不惜一切代價」,保障北韓政權的存在。

文件還說,「北韓當前無須立即放棄核武器」,只要其承諾不再繼續開展新的核試驗,並付諸於行動即可。

這份文件簽署日期為2017年9月15日,落款為中共中央辦公廳。

此文件一經披露,引發強烈評論。《東方日報》說,該密件被指與中共公開的說法相左。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特卡奇克認為,若文件被證實是真的,將是「爆炸性」披露,是中共沒有真正要求北韓放棄核武的證據,也顯示中共認為北韓持有核武對美國具有戰略威脅,且只要美國持續相信中共對北韓有影響力,中共將能從中獲利。

朝鮮半島重新洗牌 中共在兩種焦慮之間猶豫

「北緯38度」分析認為,去年特朗普政府對北韓聲勢浩大的備戰準備以及強硬的言論,使中共對戰爭的焦慮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在幾個特定時刻,尤其是金正恩威脅說要向關島發射導彈的計劃後,美國給予了強烈回應。美防長馬蒂斯說,若北韓向美發射,那就意味著戰爭。

緊觀局勢的中共政策層擔心美朝戰爭一觸即發。「北緯38度」說,中共「對戰爭的焦慮如此嚴重,以至於開始了在邊界實施地方應急計劃」。

中共的另一種焦慮是其在特金會被排除在外,擔心美朝之間達成大協議。

紐時說,中國的許多分析人士認為,對中國(共)來說,北韓如果和韓、美達成大協議,那是一件比邊緣化更糟糕的事情。因為中共擔心,北韓會與韓、美的關係變得更為密切,也有可能會減少其在貿易和安全方面對中共的依賴。

「北緯38度」也指出,中共對「排除在外」的焦慮是一種「深深的擔憂」,擔心北韓「為了達成協議而對以被吸收的方式實現半島統一問題上做出讓步,致使在中國邊界上出現一個美國軍事同盟國的統一的北韓」。

文章指出,中共在這兩種焦慮中猶豫不決。當軍事衝突的風險增加時,中共對戰爭的焦慮變成了關鍵的決定性因素。因此也對外聲稱支持緩解局勢,推動美朝接觸。但當美朝之間對話的可能性上升時,特別是美朝通過秘密渠道溝通,「北京對被排除在外的焦慮增加,同時對戰爭的擔憂將暫時減弱。」

特朗普於復活節期間派遣其身邊一名最精明、最值得信賴的顧問與金正恩會面,英國《金融時報》說,這凸顯特朗普政府正在為特金會做出緊鑼密鼓的努力。

特朗普在復活節期間派新任命的國務卿、現任中情局局長蓬佩奧秘訪北韓,與金正恩會面。(Mark Wilson/Getty Images)
特朗普在復活節期間派新任命的國務卿、現任中情局局長蓬佩奧秘訪北韓,與金正恩會面。(Mark Wilson/Getty Images)

南韓方面,文在寅急切地向兩韓重新統一的方向推進。南韓從4月22日開始,已經停止了在邊境上對北韓的宣傳廣播。紐時分析認為,這是中共最怕的。因為中共擔憂這樣的結果會出現一個向美國傾斜的北韓或一個統一的朝鮮半島。

如果果真這樣,那朝鮮半島就可能會出現重新洗牌。如果出現一個與美國結盟的北韓,長島大學(Long Island University)的北韓問題專家夏亞峰認為,這將會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儘管不一定對中華民族構成威脅」。

中國的分析人士說,在關於北韓無核化的談判中,中共擔憂會導致朝鮮半島重新洗牌的局面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