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社會採取極端控制,除了電子監控設備實現全覆蓋外,各地的「維穩信息員」也扮演重要角色。

近日,一張落款為「中關園居委會」的招聘啟事在網上流傳。該啟事稱,根據北京市委、市政府的要求,招聘「年齡70周歲以下」,「堅決擁護黨的領導」,「具有較強的政治敏感性」,「熟悉社區內居民人際關係、人員成分」的社區內常住居民做維穩信息員,有意者可到居委會報名。該啟事的落款時間是2018年6月1日。

公開資料顯示,中關園社區位於海淀區燕園街道轄域東南部,鄰近各大院校,西鄰北京大學、南鄰中國科學院、北鄰清華大學。

除了中關園社區,北京其它社區也出現了同樣的招聘啟示。

家住北京紫竹院街道的韓女士告訴美國之音,她在自己的小區也看到了類似的告示。該小區是近10年修建的高層公寓小區,有專業的保安。但大約從三年前開始,每逢「兩會」、國慶或重大政治會議等敏感節點,小區各個入口都有戴紅袖章的志願者巡邏。

據自由亞洲電台6月6日報道,中關園區居委會的一名職員表示,當局想加強管理區內的治安,所以才聘請這些人員,而「維穩信息員」是一份沒有薪金的工作,居民是以自願性質加入的。

該職員稱,就是居委會一些大媽,維護一下社區的穩定,比如說小偷、有甚麼可疑人員的,就是報告一下這個情況,也不是關於甚麼國家之類的甚麼重大事情的。

對此,北京一名維權人士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他認為維穩信息員的職能並非跟公共安全和社會秩序有關係,「它主要指的是這些維穩重點人,比如說哪裏有甚麼不滿,哪裏要準備遊行、示威呀,或者去政府部門請願,事情還沒發生之前就給它制止在源頭,對一些領頭份子進行打壓,這些東西就需要有大量的線人存在。」

胡佳說:「每次開兩會或APEC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你總會聽說他們動用七八十萬人在街頭進行安保維穩,北京的警察只有六七萬啊,那七八十萬人哪來的?當然都是各個社會化的那種維穩力量。」

據大陸黨媒2015年披露,「西城大媽」在2015年上半年提供各類情報信息11,937件,「違法犯罪」線索567件。2014年,北京警方為「西城大媽」發放獎金200餘萬元,2015年前四個月獎金達56萬。

胡佳表示,北京有相當完備的、全國最為發達的維穩信息獲取系統。而所有的維穩經費都是百姓的納稅錢。

據中青報此前報道,北京有嚴密的「維穩情報信息網絡」,北京早已建立達10萬人的覆蓋全市的信息員隊伍,「以社區(村)的書記和治保主任為骨幹,以樓門院長、中心戶長為中堅力量,以廣大巡防員、流管員、平安志願者為基礎。」

近年來,此類「人防」組織不斷增長。

中共十九大前夕,北京市長蔡奇立下軍令狀,加強「十九大」維穩安保,並提到動用「朝陽群眾」、「西城大媽」等所謂治安志願者隊伍參與「維穩安保」。

據悉,「朝陽群眾」、「西城大媽」、「海淀網友」、「豐台勸導隊」以及以學生為主的「網警志願者」,是北京五大「神秘組織」,因深入社區、行蹤詭秘而受到外界關注。在北京歷次「重大活動」及「敏感日」期間,這類「志願者」均成為當局「維穩」的主力。

另網上信息顯示,除北京外,各地都有「維穩信息員」。去年12月,黑龍江省工會曾對省內維穩信息員舉辦培訓班;中共瑞金市委維穩辦自2009年4月起,在社會各界物色了983名社會維穩信息員,截至去年6月,提供包括「越級上訪、矛盾糾紛、刑事治安案件」等維穩情報信息1,236條。

對於「西城大媽」這類組織的出現,曾有大陸網民調侃,中國「又現文革時期的紅袖章和人監管人的那種可悲局面」。

美國之音報道指出,許多群眾稱這些「志願者」為「告密者」或「當代特務」,認為當局此舉是在推行告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