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中國大陸風聲鶴唳,今年年初起開展的「敲門行動」,到了9月份越演越烈,一些維權人士、異見人士、法輪功學員等,紛紛被公安、街道「敲門」騷擾,全國上下雞犬不寧。

近日,一份中共《對涉X在冊人員入戶調查緊急通知》的文件截圖流出到海外,多位旅居紐約的法輪功學員紛紛表示,中共把在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列入「調查」對像,問家屬「他(她)啥時回來?」「在外面幹甚麼?」「回來後請『喝茶』。」

中共每逢「敏感日」就會開展所謂的「維穩安保」。十九大前,中共各級政法委、公安,街道辦、居委會,層層下達部署,提出要「緊盯打擊目標」、「掀起集中行動熱潮」,開展「情報信息收集」、「重點人管控」,尤其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全面梳理」、「開展深入細緻的排查」,要求做到「無死角」、「無遺漏」地落實「排查行動」,「覆蓋每一村」、「走訪每一戶」。

根據法輪大法明慧網,在全中國範圍的「敲門行動」中,中共對它所掌握的法輪功學員,盤查「還煉不煉」,盤問個人信息,強迫填表、照相、簽字、寫保證書,甚至抽血。例如,瀋陽大東區文官派出所以」建檔「為名,對遼瀋集團的法輪功學員王殿俊等多名法輪功抽血、驗血,法輪功學員大聲質問道:「為甚麼法輪功被抽血、驗血,你們都知道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販賣,你們抽血驗血做記錄幹甚麼?」

國保對法輪功學員入戶調查通知曝光 要求每日一報

廣州增城區一位女法輪功學員說,國保警察通過微信與她聯繫上,「他們一直在微信上追要我的信息,要求見面填個表⋯⋯最後這個警察發給我『敲門行動』文件的部份截圖,向我說,他要執行上面的任務,強制我必須配合。」

警察向她戶口所在處的住戶,發了一份文件截圖。從截圖看到,這份文件的名稱為《送對涉X在冊人員入戶調查的緊急通知》,左上角一行字《⋯⋯人員每日一報明細表》,發文單位落款為「國保大隊」,落款日期為「2017年8月29日」。

公安敲門問海外法輪功學員啥時回國

有不少在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近年被迫流亡海外,但中共的「敲門行動」延伸海外,騷擾這些人,「敲門」敲到他們在大陸的家中,盤問家屬法輪功學員「啥時候回來」,「在外面幹甚麼」,「我們想見見他」,「他回來後,我們請喝茶。」

旅居紐約的原廣州法輪功學員林女士說,9月份,穿著制服的片警和居委會人員,上她80多歲的媽媽家騷擾。她媽媽對公安說:「她(指林女士)人都出國了,你們怎麼還沒完沒了?」公安說:「她戶口沒註銷。」媽媽又說:「她有老公,你們找她老公,我們都七老八十了,經受不起衝擊。」公安說:「她的戶口在你這裏,所以找你。」

林女士說,迫害十幾年來,公安、街道一到「敏感日」就上她家「敲門」,逼問「思想動態」,家人擔驚受怕。為了有安寧的生活環境、不給家人添麻煩,她只得被迫背井離鄉來到美國。沒想到人已遠走他鄉,但中共的騷擾卻還是如影隨形,讓她的家人不勝其擾。

來自遼寧撫順市的法輪功學員周先生定居美國已8年,最近,公安上他大陸的兒子家問:「你爸爸幹甚麼去了?回來的話,我們請他喝茶。」

周先生的兒子常年受公安騷擾,於是打越洋電話跟周先生說:「爸爸你人都不在了,但是我還不得安寧,公安和街道有空就上我家去,碰著我的面就問你的情況。這讓我怎麼活呀。」

來美國2年多的楊曉平說,他太太對他說,現在中共又對法輪功學員搞「人人過關」,逐家上門要求「簽字」,問「煉不煉法輪功」,要寫保證表態「不煉」。今年8月份,上海松江區公安找到他太太,說是「統一行動」,問「楊曉平甚麼時候回來」。楊太太理直氣壯地說:「他不會回來,回來也是審判江澤民,江澤民抓起來時他回來。」

旅居紐約的陸晶也反映,今年7月,上海松江區的居委會到她公婆家騷擾,「問我在美國怎麼呀啦?還回不回來?我家人都知道他們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一名從長春移居紐約的法輪功女學員說,今年8月,公安到她位於朝陽區的家,找到她丈夫,提出在「十九大」之前要與這名法輪功學員見面,還打電話不斷追問,她丈夫不厭其煩,於是警告這些公安「你要再打電話,我就告你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