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宗事實清楚且簡單的殺人案,卻因中共司法腐敗導致主犯逍遙法外、凶手輕判。中共原通化市政府法制辦主任、梅河口市檢察院檢察長刁仁利和梅河口市檢察院原副檢察長韓學智等人被指是該案幕後「保護傘」。

據《法制晚報》5月31日報道,15年前,吉林省梅河口市居民婁桂芬的獨子劉海斌被人殺害。2003年10月,19歲的劉海斌從打工的摩托車行辭職,自己開起了一家小店專修摩托車,生意紅火。原老闆劉宏偉認為搶了他的生意,找到當地一個叫牟偉的人幫他出氣。

2003年12月16日下午,牟偉夥同張成傑等一眾四人來到劉海斌的摩托車修理部,「老大」牟偉在出租車內等候,一人到修理部內將劉海斌叫出,張成傑將其摟至馬路對面,掏出彈簧刀朝劉海斌腹部猛刺一刀,劉海斌經搶救無效死亡。

2004年7月27日,動手殺死劉海斌的張成傑以故意傷害罪被判刑14年,但2004年10月21日,又被改判為有期徒刑7年,2008年2月22日被保外就醫。而指使行凶的劉宏偉、牟偉二人,在2003年12月被刑拘後,卻於2004年先後被取保候審。

據裁判文書網今年1月公佈的關於刁仁利的一審判決書顯示,時任梅河口市檢察院檢察長刁仁利2002年通過他人認識牟偉,對外稱牟偉是他的侄子。牟某等人打死人後,刁仁利聯繫時任梅河口市公安局局長侯某男和時任梅河口市檢察院副檢察長韓學智,讓他們「照顧」牟偉。

當時,韓學智給時任梅河口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張某打電話,說牟偉是刁仁利的親屬,張某又找到時任梅河口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的胡某,要求其對牟予以照顧。市檢查院遂以補查為由,將此案退給公安。在警方重新製作的起訴書時,將牟偉「摘除」。

事後,牟傳先後送給刁仁利14萬元。牟偉逍遙法外期間,曾因毆打保安、警察被捕,還牽涉一宗毒販脫逃案件。而劉海斌的母親婁桂芬踏上漫漫上訪路,直到2014年年底重審啟動。

再審後,主犯張成傑被判刑14年,主犯劉宏偉被判刑10年,主犯牟偉被判刑7年零6個月。

刁仁利被查出在任通化市東昌區檢察院檢察長期間,通過通化市供電局局長張某職務上的行為,為通化市貴隆房地產公司在用電安裝上謀取不正當利益,並收受賄賂26萬元。

最終,刁仁利因受賄罪被判刑3年,其還因徇私枉法罪被判刑1年;韓學智因徇私枉法罪被判刑10個月。梅河口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張某、梅河口市公安局原法制科科長胡某等人也紛紛落馬。

中共司法腐敗不堪,黑幕重重。本案中,失獨的婁桂芬上訪十餘年,直至貪官落馬。有律師曾在網上表示,黑社會和公安局是親兄弟,律師與法官是親兄弟。打官司的貓膩從立案就開始了。

今年大年三十,陝西退伍軍人張扣扣替母報仇案發生後,輿論關注的焦點幾乎都指向了中共的司法腐敗和黑暗,認為正是因為22年前司法不公的判決(行凶一方17歲的王正軍被判刑7年,僅服刑3年後就出獄),才埋下了今日血案的禍根。

媒體還曾報道,四川女子唐德清離世16年遺體不腐,父母堅稱其是冤死的,不肯入土下葬。警方鑑定其係自服農藥中毒身亡不立案,而家人懷疑她是被人強姦並故意傷害致死。然而媒體報道更多關注的是其屍體為何不腐,其冤情卻沒了下文。

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長年上訪,她讀大學的兒子徐智鵬於2007年在學校被殺害,當地公安惡意壓案,至今她兒子的屍體還凍在冰櫃中,凶手仍逍遙法外。她的案件11年了仍未得到解決。

有評論說,當今中國,雖然到處都是高樓大廈,一片繁華,但內裏包裹的法治卻依然處在蠻荒時代。由於立法、執法和司法上的種種弊端,特別是無孔不入的權力腐敗,讓現實生活中的老百姓有冤無處伸,有苦無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