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近日在中紀委全會上講話,首次明確表示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顯示中共黑社會化已危及中共政權。

1月11日,中共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在北京召開,除李克強外訪外,中共其他六名政治局常委全體出席,習近平按慣例在會上發表了講話。

習近平就打黑抓保護傘發聲

習近平說,中共執政面臨的環境依然複雜。對於今後的反腐,「老虎」要露頭就打,「蒼蠅」亂飛也要拍;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

其中,掃黑除惡同反腐結合的說法,是習近平上任以來首次在中紀委全會上公開提出。

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去年12月21日至23日到福建調研時也強調,要把懲治「蠅貪」同掃黑除惡結合起來,查處涉黑腐敗,懲治放縱包庇黑惡勢力甚至充當「保護傘」的官員。

媒體評論說,趙樂際、習近平先後提到嚴打涉黑腐敗,或預示著這可能是今後當局反腐的重點。

也有評論認為,這顯示中共黑社會化已嚴重地危及中共的政權。

綜合媒體此前的報道,中共的黑社會化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中共執法黑社會化

中共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2007年到2012年在重慶開展所謂的「唱紅打黑」,以「黑社會」名義抓捕許多民營企業家,並掠奪他們的財產;甚至把政敵、重慶市前公安局常務副局長、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也以「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處死。

中共各級政府主導下的強拆民房、強徵農民土地,製造了無數宗血案。當一批批受害者成為新的訪民後,當局為了防止他們到北京上訪,又不斷地圍堵、抓捕他們。

臭名昭著的中共城管,更像土匪進村,打砸搶攤販們賴以維生的貨物。中共公安被民眾稱為「以前的土匪在山裏,現在的土匪在公安」。

而北京現在仍持續進行「驅逐低端人口」,北京公安打砸、強拆民居,彷彿文革再現。數以萬計的農民工在數九寒天裏被趕到大街。

還有中共執法機關隨意打死民眾,如鬧得沸沸揚揚的「雷洋事件」;中共公安大批抓捕維權律師,再羅織各種罪名將其判刑;中共打壓少數民族,迫害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民眾,甚至大批次地活摘法輪功學員及其他良心犯的器官牟取暴利,已受到全球各國政府、民眾的強烈譴責。

中共各級政府主導下的強拆民房、強徵農民土地,製造出無數宗血案。圖為河南洛陽市洛龍區關林街道辦事處暴力強拆。(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各級政府主導下的強拆民房、強徵農民土地,製造出無數宗血案。圖為河南洛陽市洛龍區關林街道辦事處暴力強拆。(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官員是黑社會的「保護傘」

有些中共官員本身就是黑社會成員或是黑社會的「保護傘」。例如,大陸媒體2017年11月16日報道,山西省聞喜縣公安局副局長景益民等13位公安人員,長期與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沆瀣一氣、稱霸一方,長期控制網絡賭博市場,壟斷販賣毒品市場,參與39宗盜掘古墓葬。

據大陸社科院的一份抽樣調查結果顯示,目前45%以上的農村村委會,是由黑惡勢力組成的。

2016年4月在山東聊城發生的「辱母殺人案」,就是因為有當地公安局人員參股合作,並充當保護傘,使得11個有黑社會背景的追債人員,肆無忌憚地對于歡的母親進行長達一個小時的極端凌辱;當于歡母子報警後,警察到現場只說了一句「要帳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隨即離開。于歡在絕望中,用水果刀亂捅,導致一死三傷。

這些例子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共體制中,權力沒有被監督的情況下,官員可以為所欲為,並與黑社會勾結,欺壓百姓,為己牟利,最典型的就是被稱為「政法王」的周永康。

周永康是四川黑老大的保護傘

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所謂的中共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但他本人就長期充當四川黑社會老大、漢龍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的保護傘。

據陸媒披露,劉漢此前「打打殺殺」惹下很多麻煩,但後來遇到「貴人」,破費巨資攀上某位領導,對方將劉漢的名字從公安黑名單上刪除。文章還直接點名周永康的兒子周濱到四川投資後,劉漢「為了維護關係」用高價從其手中購買項目。

四川當地媒體人稱,上述「貴人」,正是1999年到2002年間擔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

落馬的中共河北省前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是緊緊追隨周永康任職多年的「小政法王」。據資深媒體人姜維平披露,張越多年操控河北省公檢法司等重要領域,培植了從上到下的一大批死黨,這些人在周永康的「保護傘」籠罩下,徇私枉法,行賄受賄,徵地拆遷,強買強賣,幹盡了傷天害理的壞事,雙手沾滿人民的鮮血,他們把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及戒毒所,都變成權錢交易的創收基地,斂財無數,張越得大頭,下級得小頭,已形成「枉法追訴一條龍」,「一切向錢看」的黑色產業鏈,而他數十億元的非法所得成了絞死他的繩索。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1月9日公佈的消息顯示,張越曾接受新疆自治區公安廳前黨委委員李彥明一塊價值290萬元的玉石,為一名被河北省公安抓捕的王某開脫,王某犯有組織、領導黑社會組織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等數罪。

周永康父子的「黑執法」

據《大紀元》此前報道,周濱因父親周永康的權勢與影響力,專門從事賣官、減刑、調包死囚犯來牟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頂替死囚犯被執行死刑,並在行刑時活摘器官,而死囚犯則被洗白後又回到社會。

消息稱,周濱在這過程中收取數額巨大的金錢利益,而他只需付給相關司法人員數十萬元好處,就可以把應該被執行死刑的死囚換成法輪功學員;而當時調包一個死囚的黑市價格約為300萬元(人民幣,下同)。

另據落馬的原中共公安部部長助理、經濟犯罪偵察局局長鄭少東交代,周濱在甘肅、山西、遼寧等地收受巨額賄賂,為囚犯們「消災」,其中一案收受2億元賄賂,由其父周永康幫助寧夏第二大黑幫頭目逃離法網。該頭目因用廿多杓熱油將一名拒絕拆遷的40歲男子活活燙死而落網。◇

中共體制中的權力沒有被監督,官員為所欲為,欺壓百姓。圖為河南訪民上訪。(網絡圖片)
中共體制中的權力沒有被監督,官員為所欲為,欺壓百姓。圖為河南訪民上訪。(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