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秦東醫生精神崩潰了,然後他道歉認罪。 近10年來,儘管鴻茅藥酒廣告曾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多達2,630次,還曾被10省市18次採取暫停銷售的行政強制措施,但作為內蒙古重要稅收來源的鴻茅藥酒就是一直屹立不倒。

作為醫生,譚秦東當然深知鴻茅藥酒對老年人的潛在危險。不過他本可以對此視而不見,一門心思經營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過自己的小日子,顯然是因為正義感作怪(他曾說「人不能光為著賺錢昧良心」),他居然不自量力地跳了出來,上網發帖質疑「鴻茅藥酒是毒藥」。

結果,出乎他意料的是,酒廠向所在地的內蒙古警方報案,內蒙古警方很快實施跨境抓捕,將他關進了涼城看守所。

剛被抓時,譚醫生堅信自己無罪。但被關了三月後,他不但充份領教了對手的厲害,也明白了左右自己命運的不是法律,更不是他個人的意志,而是強大的權力。

用他的話說: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我們鬥不過他們。」隨之,他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為了爭取輕判,早點獲得自由,他表示願意主動道歉,他甚至否定了律師要為他做無罪辯護的意見,堅持自己有罪。

但再次出乎譚醫生意料的是,在外界輿論的強大壓力下,案件突然峰迴路轉,他竟然被取保候審,重獲自由了。

從看守所出來的譚醫生,天真的相信「春天來了」,態度再次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儘管那會兒只是取保候審,仍有被判刑入獄的可能,但當有記者問他:「再有這樣的機會還會寫這樣的文章嗎?」他毫不遲疑的回答:「寫。」「還敢寫鴻茅藥酒的文章嗎?」「敢寫。」「寫的時候還敢說它有毒嗎?」「毒藥。」他不僅對記者表示自己不後悔,還說要開新聞發佈會。

不過,當採訪結束後,一直說自己不後悔的譚醫生又突然問記者 :「我這種實話實說的,不會又把我抓回去吧。」這一問,把他內心的恐懼又全都給抖露出來了。

沒錯,重獲自由的譚醫生其實並沒有真正擺脫內心的恐懼,這個可怕的怪獸冷不防就會狠狠地瞪他一眼,嚇的他一哆嗦!據他妻子劉璿披露,走出看守所的譚醫生有失眠、擔心等症狀,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在接受心理治療」。

眼看就要到案件退回補充偵查一個月的截止日,譚醫生再次被內蒙古警方傳訊。傳訊持續了12小時,結束後他就精神失常了,醫院診斷他是「創傷後應激障礙」。

很快,案情再次翻轉,譚醫生向鴻茅藥酒表示道歉,而鴻茅藥酒則表示接受道歉並撤回起訴。

從主動舉報鴻茅藥酒到在看守所裏自認有罪,從重獲自由後表示不後悔到遭警方再次傳訊後又表示道歉,案情一波三折,譚醫生的態度也是一變再變。

他就像是一個麵團,被權力這隻「看不見的手」揉來揉去,不要說改變社會,就連自己最起碼的清白和尊嚴都無法保障。

譚醫生的無力無助與無奈再次告誡中國人:在無所不能的權力面前,我們甚麼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