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昨日辯論由公民黨陳淑莊提出的「毋忘六四」議案。她指六四議題是從政者的一面照妖鏡,批評多位建制派人士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不少民主派議員發言時都提到現今年輕人認為六四與自已無關,強調港人無法獨善其身,中共極權已全面插手管治香港。

自1997年司徒華在立法局動議六四事件議案後,每年六四前夕,民主派都會提出平反六四議案。今年由公民黨議員陳淑莊提出「毋忘六四」議案。她表示,當年參與學運的北京學生願意為國家民主和平民百姓生活而努力,學生的行動說服國內、香港和國外。當年自己還是個學生,六四當晚發生的悲劇,相信看過電視片段的人,一生都不能忘記。又說六四事件對自己是一個啟蒙。

陳淑莊認為,六四議題是從政者的一面照妖鏡,反映不同政治組織立場的改變。她以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為例,指他當年強烈譴責北京血腥鎮壓民眾,但今日卻提出「結束一黨專政」影響參選權,協助政權劃紅線,是打倒昨日的我:「當日他們是甚麼立場,發展到29年之後,他們有甚麼說法,昨日的我已經被今日的我所推翻,究竟是甚麼原因呢?現在很多人含糊其辭,不再講當年的說話。但是居然還有一些人面不紅,耳不赤,當年就是說要嚴厲譴責暴力,居然今天就幫香港人劃一條紅線,說爭取結束一黨專政已經成為一個禁忌,我覺得這一件事是非常的諷刺。」

批梁振英掀文革批鬥浪潮

她又指香港過去幾年掀起一股文革批鬥浪潮,始作俑者就是最厲害的「港獨之父」梁振英:「由確認書、宣誓風波、DQ議員,到歷史教科書,香港主權移交內地的字眼都被教育局評審報告指措辭不當,接著政府總部禮賓處的網站,也要將主權移交字眼刪除。」甚至林鄭都不回應自己的母語,還說是無聊問題:「是我們的根、是我們的良心、是一個事實,為甚麼不可以講?為甚麼不可以答?」

她批評梁振英將共產黨的批鬥方式,全盤搬到香港,並利用港獨偽命題,再配合真建制、偽民主派的人、演員,製作一場港獨風波:「以人鬥人的方式製造亂局,目的就是令到北京有一個好好的藉口,全面插手香港的事務,全面管治香港,令到一國兩制正正式式進入逐片粉碎的階段。種種的事件,反映到北京政府其實是想全面操控,全面插手香港每一方面的事務,香港人用的語言、字眼,以至影像,都要一手抓、要管要改、見縫插針、上綱上線。目的就是要改造香港人的意識形態,改造香港人整個法律、政治,甚至是經濟的制度,所有的事務,都是圍繞著一個重心,就要是將香港改造成大陸,將香港人改造成大陸人。」

強調港人無法獨善其身

公民黨議員楊岳橋直言六四對港人而言,是象徵著對中共的恐懼:「是不想活在這一種管治模式底下的逃避心理。無論是移民那種逃避,還是紙醉金迷,今朝有酒今朝醉心靈上的逃避。」他又說,每年立法會都會提六四議案,要求平反。維園燭光年年點亮,他強調年年做同樣的事,並非怕下一代遺忘,而是政權比港人記得更清楚,否則就不會發生大圍美城苑大門密碼事件。

楊並想藉此機會向那些覺得六四與自己無關的青年講:「你不理六四,其實六四都會找上你。你認為六四與自己無關,但是有很多人就是因為害怕,因為要忌憚、因為要忌諱,他們更加牢記著這4個數字,8964。」他相信歷史最終正義會得到勝利。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強調六四對港人的意義不僅是悼念而是其背後的精神:「是因為堅持六四背後所代表,爭取民主自由,抵抗專權的精神……所以當我們繼續堅持要平反六四,不是只是為中國的民主出力,是對我們香港人自身的提醒,我們現在享有的自由是比起1989年時急劇倒退。」

他指港府正一步步地配合中共篡改歷史:「教育局2017年公佈的初中中史課程修訂,課綱的諮詢稿中絕口不提香港的六七暴動,及北京六四大屠殺內容。今年評審歷史課本時,又再將多項香港人慣以為常的內容,評為措辭不恰當,包括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中共一黨專政,全部都要修改。」再加上越來越多危害一國兩制的立法,包括「割地兩檢」、《國歌法》、23條立法等。他強調港人絕無法獨善其身:「因為這個專制的政府,這個不民主的政權,這個極權已經殺到香港人埋身,我們不能夠獨善其身。悼念六四對香港人而言,是拒絕遺忘,堅持民主的一個延續。」

民主黨胡志偉則指,八九民運的主旨是反官僚、反腐敗,要維護香港人自由,就要守護民主及一國兩制,唯回歸之後卻越來越艱難。議案最後在建制派的反對下被否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