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程證的問題一直備受垢病,加上政府一直漠視人口增加造成醫療、教育、住屋的問題。有民主派議員提出「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要求政府取回審批權,讓單程證的審批更為透明,杜絕犯罪,同時也可控制來港人數。

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提出「改革移民及入境政策」動議,指香港必須從「截龍」、審查、打擊造假3方面改革人口政策。建議將單程證配額削減至每日75個,他指香港已不能再承受大量移民湧入,形容「人太多,船會沉」。

單程證成中共官員貪污工具

范國威批評由於港府不行使審批權,已令單程證成為中共官員的貪污工具。「當特區掌握不到審批權,後果就出現大陸的貪官圖利的行為,2016年河北省前政法委書記張越就被揭發每年販賣單程證,每張價格可高達150萬到200萬港元。入境處在去年2018年9月公佈打擊跨境假結婚犯罪集團,這個集團至少處理了66宗假結婚,向大陸人收取7至10萬元的手續費,總共涉及的金額約570萬人民幣。」

他又說:「販賣單程證的現象,反映單程證變質成大陸人免經濟審批移民的捷徑。現在的制度下是不考慮申請人的經濟背景,特區政府不行使審批權的情況下,大陸犯罪集團和貪官便取而代之,將其轉化成為一盤奇貨可居的生意。結果就造成有錢就有單程證。」

他建議特區政府必須取回單程證政策主導權,並跟大陸相關部門商討,研究推出「返回機制」,讓持單程證來港的人士可暫時保留其國內戶籍,如他們不能適應在香港生活,可返回中國大陸重新落戶居住。改革單程證申請制度,與其它國家看齊進行資格審查,加強打擊跨境假結婚,並成立跨部門有組織入境罪案專責小組。

建議家庭團聚改到大灣區

香港本土議員毛孟靜批評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稱無意改變單程證制度,「老闆的意思看來就是北京的意思」。她透露,聽到有律師收到不少大陸新來港婦女,詢問香港的離婚手續如何辦理,凸顯存在不少假結婚的問題。她又指,經常有人說香港本是移民社會,故不應埋怨大陸新移民來港,她反駁:「我們上一代是難民,我們父母那一代是迫害的小資本主義,唯有離鄉背井,他們沒有選擇,是難民。」毛孟靜並指,政府經常稱單程證是為家庭團聚,既然大力推薦到大灣區發展,反問為何不到「大灣區」的大陸城市家庭團聚?

公民黨議員楊岳橋強調,最贊同范國威提出的「根據《基本法》第22條和第154條及《入境條例》,就單程證設立雙重審批機制,讓特區政府行使入境審批權,並取回單程證政策主導權,為香港人口政策妥善把關」。他指政府就大部份入境計劃均有審批權,唯獨單程證沒有。「入境處不能審批只能照單全收,只要大陸方面批出單程證,持有人拿著證件來到羅湖口岸,入境處人員基本上無權過問。」但反過來對於香港人在海外的家屬,入境處不但行使《入境條例》賦予的審批權,更要求申請人要符合一些條件。他強調《基本法》沒有限制香港政府就單程證進行審核,政府應該聽取港人的聲音儘快做出改革。

醫學界議員陳沛然則指港人與新移民的對立,皆歸疚政府在許多配套方面的建設不足。如早前前線醫護人員拿著「爆」字抗議,並不是因為新移民增加,也不是前線醫護人員不足,而是所有醫院的設施不足、病床不足、醫院不足,因此即使增加醫護人員也無法在狹小的地方工作。

原議案修正案最終遭否決

實政圓桌議員田北辰認為雙方審批權是必要的,長遠而言,香港需要取回審批權。他質疑回歸以來政府於「人口政策」的處理是最失敗的,任何特首都不碰,是次辯論讓政府需要正視有關的政策。

議案討論超過5小時,最終朱凱廸、張超雄、毛孟靜、楊岳橋及建制派的何俊賢提出的修正案全部被否決。范國威的原議案則在兩個組別都被否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