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之前,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超過預期。專家指,中共可能是有意削弱人民幣匯率,以便日後需要時能有上調的空間。

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將美元兌人民幣參考價下調至1美元兌6.3670元人民幣,高於彭博社調查的21位交易員和分析師的平均估計值1美元兌6.3610元人民幣。

彭博社報道指,這一偏差是2月7日以來最大的一次,並且在4月形成了一種模式:除一天外,整個月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都比預期值高(意味著人民幣貶值)。

「今年的人民幣中間值變動是激進的。」瑞銀銀行(Mizuho)駐香港外匯策略師鍾肯(音譯,Ken Cheung)表示,「在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之前,中國(共)可能是有意削弱人民幣匯率,以便日後需要時能有上調的空間。」

鍾肯補充說,中共決策者也可能熱衷於阻止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籃子上漲。

中共中央電視台報道說,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率領的貿易代表團將於周四至周五(5月3—4日)在北京,與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等討論經貿問題。

美國美林銀行駐香港的亞洲貨幣與利率策略聯席主管辛哈(Adarsh Sinha)認為,人行為試圖保持貿易加權指數穩定,將繼續削弱人民幣中間價,讓美元走強。

他說,在央行的這一指導下,投資者會更加看跌人民幣,並且在未來兩三個月內將人民幣匯率推低至1美元兌6.5元人民幣的低位。

截至北京時間周三(5月2日)下午4:52,人民幣兌美元自3月1日以來下跌0.45%至1美元兌6.3595元人民幣。人行公佈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達到去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中共可能擔心與美國的貿易衝突會惡化,損害出口,它現在的人民幣舉動可能是在釋放信號,如果緊張局勢升級,人民幣可能會進一步走弱。」加拿大豐業銀行(Scotiabank)駐新加坡分析師高齊(音譯,Qi Gao)表示,「但是人行不會允許人民幣快速下跌,因為這樣的舉動可能會引發大量資本流出,難以控制。」

根據《南華早報》周三(5月2日)的報道,預計接待美國貿易代表團的中方人士包括: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商務部長鍾山、副財政部長朱光耀、發展與改革委員會部長何立峰、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

而美方代表包括:財政部長姆欽、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國際經濟事務副助理埃森斯塔德(Everett Eissenstat)以及美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

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個月指責俄羅斯和中國在美國加息之際讓本幣貶值,財長姆欽隨後說,「這是針對匯率貶值向中國及俄羅斯示警。」預計姆欽將與中共央行行長易綱進行人民幣匯率相關話題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