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每年都宣稱年底信訪案件見底清倉,為了達到零信訪指標,信訪及公安部門公然造假,甚至將民眾信訪案件註銷,令訪民極度不滿,近日,全國各地訪民進行大集訪,在國家信訪局前高喊造假、腐敗。

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兒子的冤案,去年底在國家信訪局登記時被告知案件已撤銷,事隔兩個月再去信訪登記時才得知,原來案件早在9年前就已經被銷案了。

4月28日,馬波去公安部登記時,視窗登記工作人員說她的案子已被撤銷。「我問甚麼時間撤銷的?他說:『2009年3月份』,可是在2017年10月份之前都沒有說過撤銷。2017年10月我還到公安局登記的,現在公安部稱2009年就撤案了,顯然有造假與徇私枉法的嫌疑。」

2007年4月14日,馬波的兒子徐智鵬,在黑龍江農墾職業學校門口被三個同寢室同學故意傷害致死,現場有監控錄像頭,馬波也握有各項證據,但警方至今偵破不了。徐智鵬的遺體至今仍在殯儀館裏。馬波說,「從學院支付萬元解剖費來看,公安有掩蓋校園暴力真相的嫌疑。」

000為製造零信訪0000威嚇拘捕軟禁訪民

11年來,為了替兒子伸冤,馬波長年在北京信訪,當地公安部門為了「維穩」,每到所謂敏感時期就用各種手段讓她離開北京,或威嚇或強行拘捕,或以解決問題為由將她騙回去後軟禁起來,製造零信訪績效。

今年全國「兩會」前的2月26日,馬波被截訪人員從北京以「回去一定解決問題」為由哄騙回去而失去人身自由。馬波說:「當時地方公安局跟省廳刑偵總隊曾聯繫約談過一次,三五分鐘就完事了,沒說上幾句話,刑偵總隊長說他們需要調卷,調卷之後10天給我一個答覆,但調卷已經一個多月了沒有任何答覆。」

馬波說:「我28日再去登記時,被告知案件在2009年就撤案不再偵查了」,至於撤案的原因,工作人員要馬波到哈爾濱市公安局道外分局去問情況,去要撤銷通知書。「法律規定撤案通知書,第一時間要送達給當事人,我在9年當中一直沒有收到撤案通知書。」

馬波強調,「公安部為甚麼如此荒唐地維護黑龍江省公安廳一切的罪名?今後我還要繼續信訪來揭露貪官、腐敗,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