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自3月5日開始,北京當局就如臨大敵,使出各種阻擋信訪的手段,令上訪民眾明顯減少很多。14日,有一訪民搭車經過公安部,沿路拍攝發現截訪人員比訪民還要多。她憤怒地說,「說不讓截訪,他們也太能造假了。」

該訪民說,「要不要打電話報警啊,說不讓聚眾,這是不是聚眾啊?我們一塊吃飯都說是聚眾要抓我們。這是嚴重違法,為啥不追?」

「維穩」已變成「維黑」

3月14日,上海陸美春在國家信訪局正常信訪刷完卡後,來了一個北京警察查她身份證,見是陸美春就說:「上海警員找談話」,到了大門口,突然來了一部電動車將陸美春拉走了,其他訪民追趕上去,車已開跑了。陸美春目前不知去向,手機也關機了。

同一天,在北京國家信訪局也發生一名老訪民在廁所裏割腕自殺。

10日,黑龍江省雙鴨山肖書君在北京被打,躲到大會堂附近樓頂上,他打電話向朋友說,好幾天沒吃沒喝了。他的訪民朋友擔心肖書君身體有病,情況危險,希望北京有訪友能去勸勸他,但當天肖書君的手機就呈關機狀態了。

「兩會」期間也發生截訪人員為了抓捕訪民,對訪民暴力相向,有一女訪民就這樣在抓捕過程中上衣都給拉扯掉了,警察就在一旁視若無睹。

另外,在北京公安局信訪辦門口,二名北京訪民被打後痛得坐在地上哀嚎,卻無人理會情況。

各種截訪招數盡現

此前凡購買進京車票者,幾乎都被截回或關押或軟禁。還有,在網上買不到一張入京的車票,好多往北京的車廂都空蕩蕩,就算買到高碑店車票,心想上車再補張到北京的票,還是不讓補。

而在高速公路上,在收費站也設點進行攔路查車,只要一查身份證是訪民,那麼就會被截回。

還有一名訪民的住家門外,守著好多警察,有穿制服的,有穿便衣的,還將停在門外的車子車牌用報紙給遮住了,該訪民生氣扯掉報紙錄下視頻,警察一度和他槓起來。

敏感日是訪民的苦難日

2月28日,江蘇王和英正在北京準備求醫問藥時,遭到江蘇昆山警方與駐京辦聯手綁架,至今下落不明。當天她曾傳出信息:「昆山新鎮派出所的陳志明已趕到駐京辦,欲帶我回去,我因沒辦完事未答應他。如我失去聯繫,必是被地方政府綁架了,請大家關注。」之後便無法聯繫上。

杭州李青,7日在上海第六人民醫院檢查身體,被當地政府人員截回杭州老家拘禁。

無錫王雪英也是個重病號,因被地方黑保安騷擾到看不成病,一氣之下(9日)在惠山區西漳派出所裏吃藥自殺,後被送至無錫101醫院急救,幸已脫離險境。

9日,無錫沈志華在北京被截,轄區派出所通知她丈夫稱沈志華已被拘留。

上海徐匯區葛開英,9日在北京遞交信件材料,投訴上海市黃浦區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違法亂紀和實施迫害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駐京辦人員和其雇用的黑保安從北京綁架回上海,關押在某一黑監獄,目前已失去聯繫。

就在截稿前,記者又接到資訊,上海浦東新區劉國芳、劉家忠、楊風娟、蔣麗珍四人在上海火車站被攔截後,交給了高東鎮政府,然後鎮政府派了十幾位黑社會的人把他們不知送到何處。

目前只知楊風娟被關押在高橋派出所,其他三人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