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自2018年3月起被山東大學停發教授退休金,退休待遇連降五級。日前,孫文廣在海外維權網上將真相公之於眾,稱堅決維護公民權利。

4月25日,現年84歲的孫文廣在山東大學宿舍內,寫下了其退休24年後遭學校停發教授退休金的始末,將山東大學的這一醜聞曝光。

文章說,2月2日,山東大學黨委宣傳部李姓部長找到他,在場的還有幾位處長和管理學院黨委書記。他們向其展示了一本海外媒體上擇錄下來的《孫文廣言論資料選(2012年—2017年)》,共309頁,還有49頁圖片。他們要其在攝像頭下確認,哪些是他講的、寫的。

這些資料包括5年間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對孫文廣的一些採訪,還有孫文廣在其它一些媒體上發表的文章。孫文廣表示材料太多,要求帶回家去看,不被允許。

次日,李姓部長向孫文廣宣讀了《山大黨委宣傳部——關於孫文廣事件的決定書》,稱其「在海外媒體發表錯誤言論,出版反動書籍」,黨委決定對其立案。

孫文廣對宣傳部給其立案感到不解,嘟囔了一句:「我不是黨員吶。」在場一位官員對其大聲喝道:「黨是領導一切的。」

第三天,他們還要找孫文廣談話,被其婉言拒絕。

2月15日大年除夕當天,濟南市公安大隊長和山東大學公安處副處長到孫文廣家,恐嚇他說,過年期間不得接受海外採訪、不得發表文章。並對全過程錄像。

2月25日,李姓部長等人向其宣讀了《關於對孫文廣降低崗位等級和調整退休待遇的決定》,停發其教授退休待遇,改發講師退休待遇。孫文廣從原來的正教授待遇降到了第九級,至少降了五級。

孫文廣站起來大聲抗議:「你們是在開世界玩笑,山東大學沒有這種先例,歷史將證明你們是錯誤的。」

李姓部長宣稱,如果其再接受海外採訪,在海外發文,會受到開除處分,完全停止退休待遇。

2月27日至4月7日,濟南國保、山東大學公安處將孫文廣押進濟南郊區的一個「山莊」,並拿走他的手機、切斷室內電話,剝奪其通訊自由和人身自由。其被非法關押40天。期間,李部長等人要其認識錯誤,否則加重處分。

離開「山莊」之前,國保大隊長和山東大學公安處副處長說,「這裏的事出去後不要講。」孫文廣大聲申斥:「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為甚麼怕我講真相?」

孫文廣回校後查詢,發現從3月開始其教授退休金已經停止發放,改發講師退休金。退休金加補貼之前是一萬多元,到3月份變成五千多,幾乎少了一半。

孫文廣表示,山東大學以發表言論和文章等理由,停發其教授退休待遇,侵犯了公民言論、出版、結社自由權利,也侵犯了公民的財產權。他將不懈抗爭,用餘生推進中國的自由和法治。

孫文廣教授因在海外發聲和支持紀念「六四」、悼念趙紫陽等,長期受到中共當局的管控打壓。孫文廣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他之所以在海外媒體上發表文章和接受外媒採訪,是因為國內剝奪了公民的新聞自由權利。「我們利用海外的媒體發出聲音完全是一種正常的行為。」

孫文廣指出,當局對一個84歲的老人停發教授退休金,是對人權的迫害。

孫文廣的家人、老伴也被校方找去談話,山東大學公安處的一名副處長對其老伴警告說,接受外界採訪可能要加重處分把他剩下的也扣掉,還要開除。「他們侵犯人權還不讓人講話,這是非常殘暴的一種方式。」孫文廣說。

公開資料顯示,孫文廣1934年出生於山東省榮成縣。1953年考入山東大學物理系,後留校任教。文革中,他曾以攻擊毛主席的「反革命罪行」被關進「牛棚」,文革後還被判刑7年。1982年平反回山東大學物理系任教,1985年轉入山東大學管理科學系。1989年5月,孫文廣給中央寫公開信,支持學生愛國運動。1994年10月,從山東大學管理學院退休。

孫文廣曾在香港出版《我戴著鐐銬獄中寫上書》、《獄中上書中共中央》、《百年禍國——從毛澤東到江澤民》、《呼喚自由》、《逆風33年——1977年後的專政與憲政》、《參選紀實》等書籍。2012年,孫文廣獲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頒發的赫爾曼−哈米特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