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中南海現政權領導人習近平出席博鰲論壇開幕儀式並發表演講,他在演講中承諾,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並提出四方面舉措來擴大開放。知名中國問題學者,財經、社會類評論家鞏勝利向大紀元讀者分享他對中國經濟與中美貿易戰的研究心得。

2018年大陸官方稱之為改革開放40年,習近平在當天的演講中除了總結外,並對外界擔心的五大方面問題向世界承諾未來中國要怎麼做。其中包括:不搞唯我獨尊、你輸我贏的零和遊戲,不搞以鄰為壑、恃強凌弱的強權霸道;堅定維護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核心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等。

習在演講中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並稱之是中國基於發展需要作出的「戰略抉擇」。

由於目前中美貿易摩擦日趨升級,外界尤為關注習近平講的有關市場開放問題。旅美經濟專家程曉農在習演講前夕就向大紀元表示:「習近平一定會提到對外開放的一些承諾,在若干領域內的開放,但這些只有等開放完了才算。對美國來講有承諾比沒有承諾好,美國更在意的是具體行動,而不是空口的承諾。」

鞏勝利向大紀元介紹,習近平向世界承諾的五個方面,多數是跟中美貿易衝突有關。

他強調,特朗普跟中共的貿易戰是非打不可了,不打不可能。「因為前面的40年,美國的十屆總統都沒有起到作用,特朗普看到了問題。中國40年來改革開放,從名不見經傳到排名老二,中共從美國獲得的利益很大,特朗普再延續10年、20年現狀,話語權就歸中共了。」

他認為特朗普已經看到這一點,「所以把中共作為美國的戰略敵對國家。特朗普最大的國家戰略第一就是針對中共和俄羅斯,第二就是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那麽特朗普就會長時間跟中共發生貿易衝突,因為它沒有遊戲規則可談。」

「說了那麼多 還要具體看怎麼改」

習近平在演講中就如何擴大開放市場,提出了四方面舉措,包括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主動擴大進口。

在市場准入方面,他以去年底大陸宣佈的放寬銀行、證券、保險行業外資股比限制的措施,稱要確保落地。同時加快保險行業開放進程,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限制,擴大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範圍,拓寬中外金融市場合作領域。下一步要儘快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

在投資環境方面,他提出要「加強同國際經貿規則對接,增強透明度,強化產權保護」等等。

他還介紹,今年將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加大執法力度,顯著提高違法成本,及保護在華外資企業合法知識產權等。

在主動擴大進口方面,他提出將相當幅度降低汽車進口關稅,同時降低部份其它產品進口關稅,及加快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定》進程。

鞏勝利表示,有些問題已經說了很多年了,比如知識產權和世貿關稅問題,現在他們說了那麼多,還要具體看,現在沒人清楚他們究竟要怎麼改。

程曉農此前就認為,在特朗普任期之內,中美兩國的貿易還會繼續談判下去,但是肯定不會談出很多美國滿意的結果。「中方會用擠牙膏的方式做一些抽象的承諾,但是在具體經濟利益上,中國捨不得讓步,同時也不敢讓步,因為一旦讓步中國國內經濟就會迅速惡化。」

鞏勝利也談到中美貿易存在難題,比如減少貿易順差講的就是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因為美國是中國的第一大貿易順差國,40年來一直從未逆差過。中國改革開放40年所用的外匯、出口創匯、國外投資全部是拿著美元出去。

「沒有了美元外匯順差,中國拿甚麼到國際上投資,因為人民幣除了中國附近的一些國家外,像非洲、美國等都不用人民幣。習近平上台以後,特朗普一直在講要減少中美貿易順差,但2017年比之前任何一年都要高,達到3750億美元。」

他進一步分析,如果退一步來講,「雙方如果減少美中貿易逆差1000億美金,這個數字大概是幾百萬的就業數據,中國減少了對美貿易順差,美國的就業就會擴大;如果中國順差繼續升高,美國就業就會減少。但中國的順差低了,中國就業就會麻煩。這是一對矛盾、雙刃劍。」

他強調,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改變此前40年的做法。

貿易衝突的結果或是貨幣戰

鞏勝利認為,現在打貿易戰的結果就是貨幣戰,初級就是商品戰,最後由貨幣戰來解決最後的戰局。

他分析,打商品戰美國已經沒有多少優勢了,現在美國人的吃穿日用品很多都是中國製造的,「但現在美國還有美元的優勢,不打就是美國認輸,打美國還有一半機會贏過來。商品戰是特朗普拿到的一個把柄,改革開放40年延續了40年的順差,都是從美國賺回來的錢。商品戰結局最後由貨幣戰來終結,這是特朗普的用意所在。」

他進一步表示,習近平的講話中還有一點想取得亞洲和其它國家的聲援和支持。但美元、歐元,日圓、澳幣等這些發達國家在全世界大概有40個,用的都是跟美元一樣的自由市場經濟規則,如果中美貿易戰打的話就不是單單跟美國打。如果美國敗的話,等於歐洲也要敗、日本也要敗,他們是統一的自由市場體系。

他強調,中國搞的市場經濟被認為是是官辦市場經濟,跟美國自由市場經濟是完全不同的。「真正開放是資本的開放,決定一個國家在全球的話語權,資本不開放、貨幣不開放,其它的說了都沒有用。因為貨幣、資本不開放,外企來投資錢又出不去,這是核心問題。」

「因為人民幣是全球最封閉的貨幣,你也不能出去和其它國家交易,你也只能在國內交易。中國屬於第二大經濟體,但人民幣在國際上流通、交易排國際上第五、第六。這樣的人民幣在全球流通怎麼可能市場真正開放,貨幣自由流通這是開放的最重要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