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一次會議,而這也是「領導小組改為委員會」後的首次會議。

在這場會議召開之前,是3月26日金融監管高層大換班底定,央行新書記人選宣佈,由郭樹清兼任央行「書記+副行長」,同時這項任命,也讓新成立的銀保監會書記、主席,以及央行書記、副行長等四職繫於同一人。

不論是深改委首次開會通過「資管新規」、「金融法院」等標誌著即將上路的全面監管,還是郭樹清特殊任命代表的一元化管理,都有一個矛頭指向,即3月25日新任央行行長易綱在當天一場高層論壇年會上「首秀」談話重點,監管當務之急指向金控亂象、風險,並再次敲打「野蠻生長的金控集團」。

易鋼所稱的「野蠻生長的金控集團」,與此前郭樹清所指的「違規的龐大金融集團」異曲同工,而典型案例就是3月28日上海開審的安邦吳小暉案。

現在回顧過去這二、三年的金融業的主旋律──整頓資本市場、大鱷,乃至監管機構整併、高層落馬或大換班,其轉捩點無疑都是2015年股市暴跌,引起習當局對於金融安全的警覺及強化改革監管。

猶記得2015年股災報道,任令事態發展嚴重的,有證監會進退失據,銀監會藉口忙地方債,央行自顧利率、人民幣匯率,保監會竟放寬險資入市比率,也就是一行三會及其他相關部會的袖手旁觀,某種程度也在對2015年6月以來滬指暴跌推波助瀾。

顯然金融監管平時各司其職,但非常時期卻不能各行其事。所以,這次問題應該不是「為何是郭樹清肩挑央行與銀保監會兩大要職」,而是為何「央行、銀保監會的黨、政一把手要繫於同一人」,就是要避免重蹈三年前股災覆轍。

同時三年前這場股災凸顯的一體兩面是,一行三會面對隱約成形的系統性金融危機不能快速整合對策,也是習為首的最高層當時根本指揮不了這些金融監管機構,還遭諸多阻撓因而誤判,尤其救市這件事情上錯失先機。就像汶川地震胡溫救災叫不動軍隊還被抵制一樣。

專家多有解析,2015年6月股災之前是人造牛市,推動因素除了有金控集團挾巨資舉牌,還有官員和一票官媒鼓吹,如時任證監會主席肖鋼公開評論股市稱「本輪上漲行情是合理的和必然的」,向來出言謹慎的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也說「資金進股市,也是支援實體經濟」,人民日報刊文「4000點才是A股牛市的開端」,新華社「七論股市」則不斷強化政府信用背書等。

而在2015年股災前一年,注意到2014年反腐高潮,蘇榮、徐才厚、周永康、令計劃四隻「大老虎」都集中在這一年落馬,而他們公認都是江派核心要員,這也是為甚麼外界普遍認為,2015年這場人造股市暴漲暴跌,官媒充當鼓吹手,監管機構內部和最高層對著幹的突發股災,是配合江澤民貪腐集團發動的一場經濟(金融)政變。

從三年前習當局根本控制不了很多力量在抵制的金融股市危機,到三年後金融機構人事大調整後大局受控,接下來在此一領域的整治應該還會有其他大幕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