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陸媒晒出三個中共新任副總理兩會後的相關工作,卻把另一位副總理孫春蘭涼在了一邊。外界認為,從四位副總理的不同活動情況,大體可以推知各自的分工。

據陸媒3月26日報道,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兩會剛剛落幕,三位新任副總理紛紛開展相關活動。

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參加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8年會開幕式。該論壇是兩會後首個國家級大型國際論壇。

23日至25日,副總理胡春華首次出京,到甘肅調研工作。

報道稱,另一位新任副總理劉鶴,也在「為防範化解(中美貿易)重大風險而忙碌」。3月24日上午,劉鶴應約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通話,交涉美國公佈的301調查報告。

外界注意到,陸媒罕見晒出三位新任副總理忙碌的最新活動,突顯另一位副總理孫春蘭兩會後的一周成了大閒人。

直到3月27日晚間22點,陸媒報道,孫春蘭於當日參加了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揭牌儀式。

總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維網3月27日報道稱,觀察人士表示,由工作情況,已經大體可以推知中國國務院四位副總理的分工。

上一屆國務院四位副總理是張高麗、劉延東、汪洋和馬凱。如區域分工大體不變,張高麗的工作職責應該是交接給了同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排名第一副總理的韓正,汪洋的工作職責交接給了胡春華,馬凱的工作職責交接給了劉鶴。孫春蘭應是承接了劉延東的工作職責。

報道指出,不過,由於形勢的變化、各個副總理經歷和特點不同,以及黨政機構變革,兩屆副總理的具體分管方面,可能並不完全相同。例如,汪洋曾經負責的對外經貿,特別是中美貿易,或許將交由劉鶴。

據報,中共歷屆國務院在組成時,都會進行重新分工,分管工作與在國務院中的排名次序無關,沒有固定模式。分工是根據個人的專業、經歷以及特定時期的工作重點來調整。而排名是依照政壇資歷,與分工、年齡等其它指標沒有關係。

以國務院排名第一的副總理為例,1998年至2003年,李嵐清分管科技教育,2003年接任的黃菊則分管金融、工業、交通,2008年後李克強分管發展改革、財稅、統計、衛生、住房建設。

孫春蘭在現任副總理中排名第二。她和胡春華在相同時間成為副國級,而孫春蘭更早晉升正部級並成為中央候補委員,故以資歷來說,排在胡春華和劉鶴前面。

但北京政治觀察人士這樣評價孫春蘭說,她個人能力很有限、很差。

劉延東曾分管教育、科學、文化、體育、衛生和計生工作。分析認為,從目前孫春蘭的活動情況看,她或不能全部接管劉延東的職責。孫春蘭被指在科技教育領域完全是外行,而習近平要打科技牌,要在教育系統深入「反腐」,孫春蘭只能當個擺設。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高新去年12月22日刊發專欄文章說,相對於受過正規高等教育的劉延東,鐘錶女工出身的孫春蘭,一生中沒有經歷過哪怕是半天的大學正式校園生活,如果她被安排為分管科教文衛副總理的話,被中共當局假惺惺徵求意見的那些人都是科班出身的,他們肯定會心懷不滿。

現年68歲的孫春蘭,15歲進入鞍山市工業技術學校機械專業學習。中專畢業後,在鞍山鐘錶總廠當工人。孫曾任遼寧大連市委書記、福建省委書記, 2012年11月晉升中央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僅一年之後,2014年12月即接替落馬的令計劃轉任中共統戰部部長,被認為是明升暗降。

北京政治觀察人士表示,孫春蘭任天津市委書記後,天津沒有任何進展,當局在很多方面對「孫春蘭的表現並不滿意」。把她放在天津市委書記這個位置上,實際上有些 「趕鴨子上架」。

近期有港媒傳言孫春蘭會接替蔡奇任北京市委書記。分析認為,孫春蘭在拱衛京師的天津直轄市只待了一年,做為京畿要地,關乎習近平的身家安全,江派的孫春蘭幾乎沒有機會。

為了討好江澤民,孫春蘭在大連、福建、天津等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因此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兩次發佈追查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