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突然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後,有關孫政才被當局調查的消息不斷湧現。比對薄熙來、孫春蘭、郭金龍、張春賢四名政治局委員的任免措辭,孫的政治命運似乎已揭開。

7月15日,中共官媒發佈公告稱,孫政才不再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陳敏爾任重慶市委委員、常委、書記。

在官媒的公告中,並沒有說孫「另有任用」。

在中共的政治用詞中,官員職務變動時是否提及「另有任用」大有含義。通常來說,官員的「黨職」有正常變動時,會有「另有任用」的說辭;如果官員下一步將擔任人大或政協的職務,由於還有一個所謂「選舉」的過場,所以通常不會在官員職務變動時提及「另有任用」;而最極端的情況是,該官員落馬被查了,也不會提及「另有任用」。

在「十九大」召開前、中共高層搏鬥日益激烈的當下,作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並被視為「十九大」政治局常委的熱門人選的孫政才突然被免職,他是屬於哪一種情況呢?

對比孫政才與中共四名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孫春蘭(接替令計劃任統戰部部長)、郭金龍、張春賢等職務變化時的通報措辭,孫的政治命運似乎一目了然。

2012年3月15日,中組部部長李源潮到重慶市宣佈,免除薄熙來重慶市委書記職務的決定。官媒通報稱,當局決定,張德江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不再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

同年4月10日,薄熙來被免去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9月28日,薄熙來被雙開;2013年9月22日,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

2014年12月30日,官媒公告稱,當局決定孫春蘭不再擔任天津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黃興國代理天津市委書記職務。

第二天,官媒再次通報,孫春蘭兼任中央統戰部部長;免去令計劃的中央統戰部部長職務。

在通報中,「另有任用」的孫春蘭被調任統戰部部長,而沒有「另有任用」的令計劃早在一周前就被調查。

2016年8月29日,當局決定張春賢不再兼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另有任用」;其職務由陳全國接任。同年10月,張春賢擔任無實權的中央黨的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

今年5月22日,中組部部長趙樂際在北京市委會議上宣佈,當局決定:郭金龍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副主任,不再兼任北京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蔡奇任北京市委書記。

對比上述四名政治局委員及統戰部部長令計劃職務變動時的措辭,落馬的薄熙來、令計劃被免職時,不僅沒有「另有任用」一詞,其本人也都不在任免會議的現場;而屬於「正常的人事變動」的孫春蘭、張春賢和郭金龍,前兩者都有「另有任用」,郭金龍更是同步點出其新的職務名稱。

而孫政才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時,和被調查的薄熙來、令計劃的措辭一致,都沒有「另有任用」一說。

依據上述情況,外界有判定,孫政才的前途十分不妙,他可能已被中紀委低調調查。

孫政才被免職後,包括彭博社、路透社、《華爾街日報》、《泰晤士報》等海外很多大媒體紛紛披露,孫政才已被當局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