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無前例中共在一個月內派出兩名政治局委員訪美,為中美貿易戰撲火未果後。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不顧中共的一再強烈反對,正式簽署備忘錄,將對總值達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大規模徵收關稅,以糾正中美間持續嚴重不均衡的貿易狀況。這標誌著醞釀已久的中美貿易戰打響了第一槍。

十年文革內亂後,號召中國人民「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人間天堂」的中共公有制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但鄧小平通過所謂改革開放,也就是放棄社會主義,走具有中共特色的資本主義道路,才讓中國經濟得以起死回生。尤其是2001年中共加入世貿後,西方資本更是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湧入中國。憑藉穩定而廉價的勞動力和極低的環保成本,中國搶走了美國企業的訂單,造成美國勞工大面積失業,從而讓中共這個「窮小子」一夜之間膨脹成為全球「暴發戶」。

思想極其簡單的西方人,原本打算讓中國在經濟發展之後自動轉型到自由民主社會。沒想到,西方的巨額投資和先進管理技術,不僅沒有給中國帶來民主自由,相反,還讓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中共有足夠的經濟實力來屠殺本國民眾。這樣,深陷泥潭的西方又被經濟利益所捆綁,對中國發生的空前人權災難保持沉默,甚至助紂為虐。在國際事務中,就連美國等西方大國,都不得不仰中共鼻息,看中共臉色行事,聯合國安理會許多決議均因中俄的反對而無法獲得通過。自詡「比美國人權狀況好5倍」的中共,甚至一度用經濟利益收買和拉攏其它成員國,把人權當作立國之本的美國趕出國際人權組織。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被中共「迷魂湯」灌醉的西方政客才慢慢開始清醒,才發現當初上了魔鬼的當,但也無可奈何,一籌莫展。直至2016年11月,共和黨人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後,在世界經濟和國際事務舞台上一直如魚得水,呼風喚雨的中共才真正遇到了「剋星」。

2001年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世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僅為812億美元;但到了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時已達到2,790億美元,是中美雙邊貿易上的第一個歷史高點;到2015年中美貿易逆差出現第二輪猛漲,最高到了3,558億美元;特朗普選前的政治承諾就包括減少中美貿易逆差,結果2017年的貿易逆差再次上漲至3,752億美元。

最近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出席國會聽證會時說,「我們開啟全面經濟對話,我們開始短期磋商,有了百日計劃。到百日計劃結束時,我們基本上甚麼都沒有取得,還是去年那樣的貿易赤字。」他還表示,從中共2001年入世以來,中美之間至少經過十次對話,「中共做出特定許諾,表示不再做甚麼事情,但它沒有信守任何承諾。」

2017年底,特朗普劃時代的稅改法案最終獲得通過,加上之前開啟的美元加息通道和縮減資產負債表,從而吸引美國在華大量資本回流,重新返回美國本土。國際資本由過去向中共大肆「輸血」變為現在向中共大力「抽血」。這對在經濟全球化過程中靠外資輸血一夜暴富的中國經濟來說,無疑是釜底抽薪。

與此同時,特朗普還停止中美全面經濟對話、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醞釀根據301條款徵收高額關稅。就在中共派出高級經濟顧問劉鶴緊急出訪華盛頓的第一天,特朗普就宣佈對包括中國在內的鋼鋁進口徵收關稅,並拒絕與劉鶴會面。

狂妄自大,窮凶極惡的共產小流氓金三胖剛被制服,特朗普就騰出手來,正式宣佈「301調查」結果,對中共採取三大反制措施:向6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25%的關稅;向世貿控告中共的侵權行為;限制中企在美投資。特朗普還將在兩周後視「第一階段」的效果,考慮是否採取更多行動。日本政府在23日的內閣會議上也決定對中國(不含香港、澳門)和韓國產的部份鋼鐵產品徵收反傾銷關稅。對中共經濟擴張已構成全球圍堵之勢。

再來看看自稱「大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已超越美國,居世界第一」的中共國內經濟現狀,在央行調低閘門中止大規模「放水」後,政府債務危機四伏,房地產泡沫開始破滅,國內資本恐慌性出逃,外資大規模撤離,實體經濟紛紛關門倒閉,最愛儲蓄的老百姓已被樓市車市汲乾,人民幣存款出現有史以來首次負增長,堆積如山的銀行壞帳靠「借新還舊」來延緩,觸目驚心的金融大案要案已把國庫蛀空⋯⋯

「屋漏偏遭連陰雨。」目前,在尚未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完成產業轉型升級之前,靠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的中共,又被特朗普以「經濟侵略」的名義告上世貿。可以肯定地說,這場貿易戰換來的是美國經濟強勁復甦,而對中共來說不僅每年減少近4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對外貿出口行業構成致命打擊,還可能由此引發經濟危機,並最終演變為政權危機。

可見,特朗普「搬起石頭砸的不是自己的腳,而是中共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