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在即,外界聚焦中共吹噓的社會主義制度。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教授謝田表示,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國家,初期因為集中了大量的生產產能和資源,在計劃經濟和指令經濟的框架之下,可能會有短時期的經濟快速增長,但都不會持久。

共產主義主張消滅私有財產、階級差異、追求經濟平等,貌似吸引人,然而從歷史經驗來看,實際施行共產主義的國家,卻往往經濟表現低落、常出現飢荒。

謝田說:「所有的共產國家都出現過經濟低落、飢荒、衰退。是因為這樣的經濟體制沒有成長的動力,官僚體制的效率也低下,集權導致的腐敗成為社會的寄生蟲,而現代經濟生活又極其複雜多變,不是計劃經濟的計劃者可以預計到的。現代經濟是知識經濟、創新經濟,而共產主義扼殺了人們的創造性。」

受共產主義思潮影響大的國家,通常會採行高稅收、高福利的社會制度,但這樣的經濟最終會面臨破產。謝田說,「最後都是沒錢了,寅吃卯糧,彈盡糧絕,而且社會對立升高。不光共產國家這樣,實施社會主義高福利的歐洲國家,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其中希臘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也說,英國經濟學家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曾提出「公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這一名詞,其中也點出了共產的悲劇,若所有的田地都是公共,就沒有人願意照顧。因此公共要建立在私有基礎上,如井田制,互相良性競爭才不會荒蕪。

楊憲宏以當前的中共官場為例,所有共產集權最後都是非常貪腐,而人民都成了奴隸,「現在連中共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最近公佈《民法總則》,想要解決物權法、進一步討論私有,某種程度上就是對共產主義後悔,因為所有東西都是共有就是謊言,這也是習近平遇到的瓶頸,我不相信中國共產黨能夠活過100年!」

特朗普去共產化 美股水漲船高

不過,外界也常有分析認為,資本主義社會的缺點是由資本家壟斷、貧富懸殊嚴重,無法像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民,沒有貧富差距、享有較好的社會福利。

但謝田不以為然地說:「共產主義國家其實也是壟斷,是被共產黨壟斷,貧富差距更加嚴重,而且是制度不公造成的。」他強調,中共從延安時代就「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如今還明目張膽地有「特供」制度。特權階層把持、操控了中國經濟,貪腐如此的嚴重,連中共高層都清楚知道,「反腐會亡黨,不反腐會亡國」。

楊憲宏也坦言,雖然資本主義有缺點,但可以用民主的方法更新,當前全球民主制度施行較好的是「悲憫資本主義」,也就是做生意要從良知善念出發,而不是追求利潤。

此外,也有許多人看衰美國經濟,認為主張資本主義的美國,經濟情況只會越來越差。不過謝田認為,其實美國實行的是自由企業制度(Free enterprise system),而且當前美國的經濟成長前景很好,不僅股市不斷攀登高點,失業率更是幾十年來最低。原因在於,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進行一連串的改革,糾正前政府被選民唾棄的社會主義政策。

中美貿易戰開打?專家:中共不敢

另外,外界擔憂中美貿易戰是否開打?謝田強調,中國十分依賴於美國,「中共不敢跟美國打貿易戰,因為中國更容易受傷」。

以2015—2016年為例,美國對中國出口最大宗商品,包括飛機(132億美元)、大豆(128億美元)、汽車(96億美元)、電子產品器件(84億美元)、核反應堆及發電設備(26億美元),這些都是中國民生必需、也很難替代的產品。

且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佔總出口的20%,從美國進口的商品,也佔中國全部進口的10%,比重都相當大;而美國每年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每年將近三四千億美元。謝田表示,美國對中國經濟影響巨大,中共不可能願意放棄這些財富,選擇跟美國對抗。

謝田強調,當前中共得以苟延殘喘的底牌就是經濟,中國陷入房地產和政府債務危機,特朗普把經濟、製造業拉回美國,受到衝擊最大的就是中國;當前中國正好面臨社會和經濟轉型之際,「對習近平及其團隊來說,經濟上的壓力會使其加速反腐,也加速清算、收回江澤民派系利益集團的貪腐所得,這會在美國對華經濟調整期間充盈國庫,使得中國經濟能夠持續下去」。

特朗普政策 專家:將終結共產主義

美國雖然被共產主義蠶食經濟、就業機會等,但楊憲宏說:「是被貪污影響!美國很多資本家跑到中國投資,學了一套非常邪惡的本事回來,中共的專制和貪污基本上建立在官商勾結,可是在美國這樣的國家,資本主義發達、民主程度高、司法獨立,根本就不可生存。」

他認為,特朗普四年任期之內,維持美國經濟成長最好的方法,就是攔截中共在全世界的布局,中共在哪裏製造肥肉,特朗普就過去吃,因為特朗普對中共的手段相當清楚。

他舉例,包括鴻海總裁郭台銘赴美投資100億美元、中國阿里巴巴總裁馬雲宣稱投資美國開創100萬個工作機會、中國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赴美投資5億美元等等。楊憲宏認為,從特朗普的反共立場,以及推行的一系政策來看,最終目的在於終結國際共產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