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日宣佈美國將徵收鋼鋁進口關稅。周三(3月21日),美國主要鋼鐵企業領導人稱讚特朗普總統對從中國進口鋼材增加關稅的決定,同時警告中國鋼鐵通過南韓中轉向美國傾銷。

特朗普總統宣佈計劃對進口的鋼鐵和鋁徵收關稅時,只是粗略提到了中國。但中共是促使美國採取這一行動的主要因素。中國製造了大量鋼鐵和鋁,導致全球市場上充斥著廉價產品,損害了美國製造商的利益。

《致命中國》一書的作者之一、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的助理教授奧特里(Greg Autry),近日也撰文表示,特朗普徵收鋼鋁關稅的確是因為國家安全。

四大企業CEO:特朗普支持鋼鐵公司發展和就業

美國之音報道,紐柯(Nucor)、美國鋼鐵、AK鋼鐵、安賽樂米塔爾美國公司(ArcelorMittal USA)這四家鋼鐵公司的首席執行官3月21日在華盛頓出席美國國會鋼鐵小組聽證時表示,感謝美國特朗普基於《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的調查,所提出的增加外國鋼鐵關稅的決定。

特朗普本月初宣佈,將對進口鋼鐵全面加徵25%的關稅、對進口鋁產品加徵10%的關稅。白宮此後表示,加拿大和墨西哥這兩個鄰國將得以豁免。

美國最大的鋼鐵製造商紐柯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約翰・費利奧拉(John Ferriola)在作證時說,特朗普總統的決定發出的信號是,向美國市場傾銷鋼鐵的行為不會得到容忍。他說,全球鋼鐵產能過剩導致通過不公平貿易進入美國市場的鋼鐵量大幅增加。

他說:「總統的行動將使我們的投資獲得回報,並將以更可持續的方式從長遠幫助鋼鐵產業。」

美國鋼鐵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戴維・伯里特(David B. Burritt)說,關稅決定將幫助美國鋼鐵產業的工人就業。

他說:「美國鋼鐵公司已經在重啟格拉尼特城工廠(Granite City Works)的產鋼作業,召回員工,繼續為我們的客戶提供優質產品。」

總部設在盧森堡的安賽樂米塔爾公司在美國分公司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約翰・布雷特(John Brett)也表示,將利用「232條款」調查的相關決定尋找增加在美鋼鐵產能的機會,並有可能進行新的投資項目。

國家安全考量

伯里特說,美國鋼鐵產業的強大事關國家安全。他說:「只有美國具備可以在境內從頭到尾完成鋼鐵生產的能力時,美國的鋼鐵產業才是最強大的。」

AK鋼鐵公司首席執行官羅傑・紐波特(Roger Newport)在發言時說:「在自然災害、國家電網受到網絡攻擊或實體攻擊的情況下,美國的國家安全絕不能因為缺少支持電網關鍵部件的國內產業鏈而陷入危機。美國對外國供應商依賴性的加大將導致讓電網出現災難性故障、讓企業運行和公眾生活方式受到干擾的風險。」

美國退役陸軍准將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在聽證會上表示,儘管美國國內鋼鐵製造中只有一小部分用於國防,但美國鋼鐵工業必須保持商業競爭力,才能保證國防工業的創新和生產的具體要求。

亞當斯說:「錯誤的觀念認為,美國國防所需要的鋼材可以取之不竭。國內鋼鐵廠商的興旺取決於他們在商業領域的興旺。反過來說,國內鋼鐵商的興旺不是依靠國防製造。在我們的市場經濟環境裏,這意味著鋼鐵產業必須能吸引投資、保持盈利。」

擔憂中國鋼材經南韓轉銷美國

此外,中共通過其它國家向國外輸出鋼鐵的行為長期以來也受到指責。美國之音報道,美國鋼鐵產業領導人還就美國鋼鋁關稅令可能豁免南韓的消息感到擔憂,認為南韓鋼材大量出口到美國是中國間接轉運的結果。

預計特朗普將在近期對基於「232條款」的鋼鋁進口調查公佈詳細的行動方案。包括南韓在內的鋼鐵出口國代表正在展開遊說,爭取獲得與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樣的豁免優待。

南韓是中國鋼材出口的最主要目的地。2017年中國出口至南韓的鋼材量為1140萬噸,而南韓出口至美國的鋼材量約為375萬噸。行業分析認為,雖然中國並未直接出口粗鋼至美國,但中國先出口粗鋼至南韓,在南韓國內進行中轉或加工後,再由南韓出口至美國。

鋼管生產商Zekelman Industries的財務副總裁托尼・弗拉博塔(Tony Frabotta)說,南韓是中國鋼材的最大進口國,也是向美國輸出鋼管產品最多的國家。

他說:「我想對國會小組強調的是,南韓對能源鋼管產品沒有國內需求,但他們卻向美國出口了最多的產品⋯⋯很明顯可以看出,中國向南韓的鋼鐵出口與南韓對美國的鋼管出口的直接聯繫。」

奧特里說:「中共有能力操縱全球價格並通過與它『交好』的國家轉運產品,這就解釋了為甚麼特朗普的關稅明智地針對全球鋼材進口,而不僅僅是針對直接來自中國的進口。」

美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3月8日)曾表示,「中國(共)在通過其它國家轉運產品和驅動其它國家的內需方面非常奸猾,這導致它們的生產商傾銷(產品)到我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