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是黃帝軒轅氏的玄孫,顓頊帝的孫子,鯀的兒子。大禹的誕生亦十分神奇。

(大紀元資料室)
(大紀元資料室)

《帝王世紀》中記載,大禹的母親叫「修己」。一天,她出門在外時看到了流星貫昴,晚上,在夢中她接下了這顆星,以意念和流星交感,而後吞下神珠。修己剖開自己的背部,在石紐(今蜀地西川)生下了大禹。

南宋畫家馬麟所作的大禹畫像。(公共領域)
南宋畫家馬麟所作的大禹畫像。(公共領域)

禹胸前有玉斗七星,腳上有紋路,好似一個「巳」字,所以為他取名叫文命。禹,姒姓,身高九尺九寸,即使站在上古身材威武的半神半人之間,禹也顯得特別地高大威武。

「大禹生而具有聖人的異相。他的兩隻耳朵上各有三個孔,是大通的象徵,可以興利除害,疏河決江。」(《淮南子修務訓》)

這樣看來,大禹一雙耳朵象徵著大通,頭上又戴著鉤誕生,相貌崢嶸特異,天生就是要來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的。

鯀治水失敗,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對於接續父親事業的大禹,治水之事別有一番意義,他所背負的使命也更加重大。

◎舜和禹的對話

帝堯像。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共領域)
帝堯像。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共領域)

就像當年堯帝任命鯀治水留下了一段君臣之間的對話,在中國最早的史書《尚書堯典》中,也有一段舜帝命禹治水的生動對話。

舜帝問身邊的人:「啊!四方諸侯之長,有誰能奮起光大堯帝的事業,管理百官,輔佐政務?」

衆人回答說:「禹能行。」

舜帝轉頭望著禹說:「啊!禹,你去平水土,要勤奮,要努力!」

禹起身拜辭說:「稷、契和皋陶都比我有德,不如讓他們去吧!」

舜把禹扶了起來,望著他說:「不,你去!」

大舜帝的朝廷中雲集了當時天下一流的人才:判案如神、嚴明公正的法官皋陶;通曉穀物耕作的農官后稷;能馴鳥獸、聽鳥語的林官伯益;主掌火和教育的司徒契。

這些臣子個個才能出衆,在大禹治水的事業中各自扛起了獨當一面的重任。

禹為了治水奮不顧身。《史記》上是這麽寫的:「他勞心勞力,在外地居住了十三年,多次走過了家門前而不敢進去。」

他的吃、穿都十分簡單,居住的地方也非常簡陋。面對浩浩的大水,禹勞心勞力,付出所有,在所不辭。

在大禹後裔越王無餘的外傳中,對於大禹勤懇治水、不遺餘力的描述十分生動:「禹傷父功不成,循江,泝河,盡濟,甄淮,乃勞身焦思以行。七年,聞樂不聽,過門不入,冠掛不顧,履遺不躡。功未及成,愁然沉思。」

大禹治水心無旁騖,耳邊傳來音樂也不去聆聽,經過家門而不入,帽子掛著也顧不上取下來,丟了鞋子也不去撿。功業未成,沉思愀然。

◎河圖寶書

在得到了舜的任命之後,禹來到了河岸上,眼前是浩浩蕩蕩的河水。只見遠處有個身子老長、白面魚身的人魚忽地游過來,「唰」一下浮出水面,把上半身立著,撐著頸子先道一聲:「我是黃河之神。」然後只聽他朝禹一聲聲高聲呼喚:「文命!文命治水!」

禹不由得邁上前去。河神把臂伸得老長,授禹一張《河圖》,指點他大水難馴的野性子,又親授他如何治水。叮囑完後,河伯沉入淵水之中。

禹展開手中秘笈一般的寳圖,那是一張縱橫交錯的《河圖》,上面詳細描繪了河流、山川的脈絡。在還沒有地圖的上古時代,這是一張河神親自饋贈的河脈密圖,可見這張《河圖》的份量。

另外,《尚書》中還有神龜背上馱著《河圖》獻給大禹的故事:「天與禹洛出書,神龜負文而出,列於背,有數至於九。禹遂因而第之,以成九類。」(《尚書洪範》孔安國傳)

有了《河圖》,禹治水進展神速。然而在《吳越春秋‧越王無餘外傳》的記載中,大禹獲得治水之法卻不是這麽簡單的。

禹王治水沒有進展,心中鬱悶。他在《黃帝中經》中讀到:在南嶽山嶺上,有一冊金簡玉書,載有治水之策。於是大禹東行到衡山,獻祭上白馬,但沒有得到所求。於是禹王仰天呼嘯,夜裏夢見穿紅色繡衣的男子,自稱是玄夷蒼水的使者,聽說天帝使文命到這裏來在此等候。紅衣人告訴禹王:「要得到金簡玉書,就得在黃帝岩誠心齋戒,待到三月庚子日那天登上山來,找到一塊發出響聲的大磬石,朝著石頭呼喚即起回聲。這時把石頭掀開,就可以得到《金簡玉書》,書裏是治水要訣。」

在黃帝岩 (即南嶽金簡峰),禹果然發現一塊磐石,便對著它呼喚,果然有回聲傳來。巨石上長著一株珊瑚狀的靈芝,撬開岩石,只見紅燦燦的金簡、晶瑩剔透的玉書,書簡用白銀絲絨編織起來,看起來金光耀目。(《吳越春秋‧越王無餘外傳》)

就這樣,大禹從南嶽衡山獲得了內含治水要訣的金簡。

大禹具有超凡的神通和大德行,他的事功遠遠超過治水。長沙子彈庫《楚帛書》中的《創世章》記載了禹帶領契布土治水,丈量大地和天數,直到天地之極。山陵壅塞,他們令山陵與江海之間陰、陽、寒、熱之氣相通。使四時相替,日月相代,天地重歸秩序。

大禹積石導河、鋪創土地、整治江河、命名山川,事功至偉,故稱神禹。

上古洪水之時,禽獸遍地,兇猛的野獸、披一身麟甲的爬蟲類和各種鷙鳥繁多,遠遠多過當時崑崙山上倖存的人。「古者禽獸多而民少。」(《莊子盜拓篇》)

大洪水退去之後,大塊大塊的荒地上各種奇形怪狀的禽獸加速繁衍。禹和部落首領以及徒衆們走過洪水猛獸遍地的高地丘陵,險狀萬分。時常,他們足跡所到之處是人跡罕見,甚至人跡從未到過的蠻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