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的職位預計將在周一(3月5日)開始的人大代表大會期間被新人取代,而接任者可能不得不應對美聯儲本月下旬帶來的加息難題。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OMC)將在3月21日公佈其利率決定,正好是中共兩會定於結束的一天之後,也將是周小川的繼任者首次出手表態的機會。

外界傳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可能是周小川的後繼者。路透社曾在2月23日報道說,劉鶴是接棒人選中的最領先者。

此外,也有說劉鶴還有望成為負責經濟和金融事務的副總理。如果他同時兼任這兩個職位,將成為有史以來最有實權的經濟官員之一。

中共央行即使換人 料影響不了當前利率決策

對此,有經濟學家表示,因為中共央行不像美聯儲,它缺少這樣的機構獨立性,同時也需要政府高層來批准、才能改變基準利率或人民幣匯率。所以說,市場利率的變動決策可能不會被高層開綠燈。

野村國際駐香港首席中國經濟學家趙洋認為,央行行長換人不會影響當前的利率決策。

所以,大多數經濟學家預計2018年中共央行仍會跟過去一樣,採取緊跟美聯儲的加息措施。因為中共決策者一直熱衷於對外展示,中國正與全球經濟同步、同時保持一致的預期。

2017年,美聯儲加息三次,而中國人民銀行(中共央行)也分別在3月和12月跟隨加息——兩次提高公開市場操作(OMO)利率,分別上調了10個基點(bps)和5個基點。

不過,跟其它國家央行以及其它主要經濟體相比,中國國內的市場利率已經相對較高,同時,去槓桿政策也在進一步收緊中國國內的金融環境。

但是2018年中共央行加息的幅度預期會更慢。野村的趙洋表示:「中國人民銀行跟著美聯儲、但以更緩慢的方式加息,這種可能性很大。」

華寶信託駐上海的經濟學家聶文分析說:「從全球角度來看,因為中行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達到4%後,中行已領先其它央行加息」。

他補充說,「但是中國人民銀行仍然可能會跟隨美聯儲加息,只是這次的舉措會較小,大約5至10個基點,更具很強的象徵意義,」

對短期和中期利率進行調整 加息時間可能會推後

路透社報道說,幾乎沒有經濟學家預計中共會上調官方基準利率,一年期的貸款和存款利率自2015年以來一直保持穩定。

但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中共央行將對短期和中期調整公開市場(OMO)貸款利率,包括7天逆回購協議,進行小幅調整。

金融市場認為7天逆回購協議利率是銀行同業拆借利率的非官方基準利率,金融市場人士預計同業拆借成本的任何變化都將逐漸傳遞到更大的經濟範圍。

「像2017年12月那樣,跟著美聯儲進行穩健、小幅加息可能有助於鞏固市場預期並減少市場波動,」美國銀行美林駐香港分析師在一份報告中寫道。他們預計3月份中國的調整公開市場(OMO)利率將提高5個基點。

同時,中共央行也可能通過調整中期貸款利率進行市場調整。最近,中國人民銀行對銀行推出了一種中期貸款便利(MLF),隨後提高了利率。

有兩批中期貸款便利(MLF)將很快到期——3月7日和3月16日——分析師表示,中國人民銀行不太可能在那些日子採取行動,因為他們在美聯儲預期加息以及中共兩會的會議期間。

換句話說,即使中共央行決定跟隨美聯儲3月加息,也可能會推遲時機再進行相關操作。

經濟學家:2018年利率可能累計提高25個基點

華寶信託的聶文預計2018年中共央行將累計提高25個基點的市場利率,如果消費者物價指數(通脹率)今年上漲超過3%,那麼央行可能提高50個基點。

但是還有一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國3月份沒有必要提高利率,因為北京的去槓桿化運動已經收緊了金融借貸環境。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駐香港經濟學家克萊爾・黃(Claire Huang)表示:「我們預計今年中國經濟將放緩,所以進一步收緊的空間將非常有限。」

他稱,「中國人民銀行實際上不想提高利率太多。因為大多數收緊都來自金融監管規定⋯⋯從規定收緊已經足夠了。」

同時,3月也是中國人民銀行對各金融機構進行的季度檢查月,如果此時加息,也可能會影響金融機構的資金流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