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一個人已經不易,認識一個國家肯定更加困難。人有多個面相,國家由多個地區和族群組成,當然更加複雜,不一而足。自開放改革以來,中國四十年來的發展,自是翻天覆地,先進和落後、進步和倒退,好壞並駕齊驅、一爐共冶,不可能簡單一概而論。

總的來說,經濟發展成就顯赫,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舉足輕重,不管興衰,都足以左右世界大局。但政治上的倒退,同樣有目共睹,沒有民主不消說,連基本人權和自由也得不到保障,尋且不斷受到專制獨裁的政權壓縮。中國人口十四億,共產黨員九千萬,中共對人民的社會控制比例,大概是1:15,表面看來,相當有效。隨著資訊科技和人工智能的發展,對國家資本主義空前成功迷信不疑的中共,更加充滿制度自信,可以全面控制社會,如臂使指,因而有人得出非常悲觀的結論:中國大陸已經完全沒有機會可能出現革命,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肯定千秋萬世,不可能有取而代之的政治力量。

我也相信在有生之年,中國大陸不會出現革命,因為歷史契機已經錯過,八九民運被鎮壓後,黨內外的民主力量已經全部崩潰,民間只有微弱的維權力量,即使一年有數以十萬計民眾為捍衛自己的經濟和基本權益而與地方政府衝突,但沒有革命的理論,就沒有革命,不會也無法動搖根本。三十年來,流亡海外的民運分子固然全交白卷,且分崩離析,不成氣候,更重要的是,中共內部已經再沒有反對派,不存在所謂改革派和保守派的鬥爭,只有不同利益派系集團,外因永遠不能通過內因而起變化。中共的政權固若金湯,一個習近平倒下,一定有另一個習近平站起來。證諸歷史,從來沒有被過份美化的所謂人民革命,如果統治階級不出現革新力量,政治的改變可以無限期停頓下來。

不過,社會歷史的發展步伐卻不以人們的主觀意願轉移,隨著中國下層建築的經濟發展,尤其是私有產權的確立和擴展,個人主義的土壤一旦形成,便有如打開了潘黛拉盒子,一發不可收拾。人們對自由的嚮往和追求,必定會成為不可抗拒和逆轉的洪流,黨機器再強大,也不可能長期壓下去,因為共產黨員也是人,也會爭取自由,追求個人解放,表面上受黨操控和中紀委監察,但以權謀私、貪污走資,撇開政治道德,本質上還不是個體對集體主義的對抗和叛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