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睡前看了幾小時大陸電視,包括央視二台和四台重播春晚綜藝表演、央視三台歷年春晚綜藝表演網絡精華,以及湖南衛視的歌唱競技節目「聲臨其境」。我的結論是單看電視,已經有兩個中國世界,現實裏,相信和可能更多。

話怎麼說呢?

看春晚,無論唱歌、跳舞或雙聲、話劇,全是集體主義的表現,沒有個人,甚麼都要政治正確,國家偉大進步,人民富足幸福,連洋人也來歌頌新中國,與文革時期看樣板戲,沒有分別,只是一個歌頌國富民強,另一個鼓吹階級鬥爭。人人都是國家的螺絲釘,包括有份參加表演的港台藝人,完全沒有個性。

但湖南衛視的歌唱節目反映的則完全是另一個世界,盡是表達個人喜怒哀樂和人生經歷與挫折,實實在在反映了四十年內的開放改革在不同個體留下的烙印,不乏傷痛、悲哀、沮喪、失落、迷茫和困惑,有血有淚有肉,震撼人心。

由李泉用迷幻搖滾唱「一生所愛」到汪峰用經典狂野搖滾感懷年輕時候徬徨無助之「的青春」,都看到獨立個體在大時代的吶喊,連年紀經已58歲的典堂級音樂人騰格爾渾身解數演譯自己的作品「天堂」,不僅震撼全場,令所有歌手折服,也不經意地揭露出急功近利的開放改革對內蒙草原大地的摧殘,個人的鄉愁巧妙地變成對時代(中共)的控訴。

最后冠軍是最年輕的九十後潮流歌手華晨宇(現場聽眾一人一票決定),我開機時已經錯過了他的得獎歌曲「我管你」,但從他造型中性超時代,得獎片段看到叛逆狂野,絕不在當年張國榮之下,可知他已是中國不羈的新世代Icon。儘管他聽騰格爾表現時深受感動,潛然下淚,也公開表示得獎的應是老前輩,但公眾還是推選了他,相信就是對中國下一代的認同和期許。

昨天晚上,我不但看到了兩個中國世界,在李泉、汪峰、騰格爾、華晨宇、張韶涵、蘇詩丁身上,我也彷彿看到了中國的未來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