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3日9時2分,官媒新華網首頁通報,天津檢察機關對孫政才提起公訴。

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過不了十九大落馬,又過不了雞年被提起公訴,因為今天不計的話,還差48小時就過中國新年,而落馬官員在年關這個節骨眼被提速處理的確實不多見,但孫政才也並非十八大以來首例。

已有的一起先例是在四年前,2014年1月30日,剛好大年三十,新華網如同今次,在首頁顯要位置通報「南京原市長季建業被移送司法」的消息,就是這一則公告讓蛇年落馬的季建業過不了馬年。

季建業2013年10月落馬時,被媒體稱為十八大後江蘇「首虎」,雖然季建業是個省部級官員,但新華網給予首頁通告的待遇在當時也是罕見,因而包括新華網博客文章在內的輿論無不認為,借此消息,讓跟季建業有關連的「大領導」在年三十寢食不安。

其實季建業落馬之日起,網上開始流傳他在任職期間,主政時與當時一些領導的合影,最顯眼的莫過他與與江澤民合影的多張照片,其中又當屬這一張最被聚焦,即2005年5月,時任揚州書記季建業貼身陪同剛卸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返回老家揚州。而這張照片在2013年8月以後已經不能視為一張普通的新聞照片,因為它被收錄在那個時間發行的《江澤民與揚州》畫冊。

也就是說,在十八大後仍改不了愛題字、出書毛病的江澤民,卻踢到了一個大鐵板,原本想要「傳家傳世」的《江澤民與揚州》,僅出版兩個月後,在其收錄照片中頭挨著頭跟江澤民合影的季建業,已經成為書中抹不去的老虎官員。

坊間皆知季建業是江澤民的揚州「大管家」,但對台商來說,季建業從昆山就開始發跡,2000年前後,季建業在昆山當家,穿梭於台灣不下30次,有消息表明,季建業在台灣招商引資背後,也替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想在昆山發展電子業尋覓合作對象,同時季建業還出手送了兩塊大地皮給江綿恆。

當年季建業在大年三十被新華網首頁高掛,可能江澤民無心過年外界也無從得知,但可見的是,在季建業落馬後,江蘇官場開始震盪,與之有關的大小老虎接連落馬。

如今據新華網通告,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起訴指控:孫政才利用其擔任中共北京市順義區委書記、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農業部部長、中共吉林省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由此看來,孫政才罪名雖然只剩一個受賄,但其犯罪所涉及職務數的量已超越「大老虎蘇榮」,即北京市順義區委書記、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農業部部長、中共吉林省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等7個職務點名。

而從孫政才的從政經歷來看,其江派色彩濃重,在江派大老賈慶林任北京書記期間被提拔為北京市委常委、秘書長,在劉淇任內當了4年北京市委常委、秘書長,履新吉林省委書記當天,首先去拜江澤民碼頭長春一汽,吉林官方項目大量輸送利益給劉雲山兒子,接替張德江任重慶書記的後台則是曾慶紅。

孫政才此番被公訴,時間點可比江蘇首虎季建業,或許信號該也可比,即除了讓有關的後台過年不安,還有牽連的官員要落馬。相信在孫政才的事件上,還會再進一步,不論是往下還是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