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國新年前兩天,中共江派前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被提起公訴;而就在4年前的大年三十,江澤民的「揚州大管家」被移送司法。有媒體質疑,這兩起案例,當局是想讓誰過不好年?

官媒在大年三十前兩天(2月13日)報道,「副國級」的前政治局委員、重慶前書記孫政才被提起公訴。

檢方指控,孫政才任中共北京市順義區委書記,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農業部部長,吉林省委書記,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等職時,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賄賂。

這意味著孫政才從2002年任北京市順義區委書記廳官開始,就一邊貪腐一邊升官,直至副國級的政治局委員。

2月13日,吉林省委召開常委擴大會議,會議還特別指,孫政才案涉及金額之大、犯罪性質之嚴重是中共成立以來少有的……必須予以嚴懲。

《東方日報》刊文稱,早在孫政才2009年任吉林省委書記時,他的貪腐醜聞就在網上流傳,但他不但沒事反而在2012年被提拔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

文章呼籲,習近平當局應該按照2016年出台的「誰推薦、誰負責」的問責機制,徹底調查「哪些人提拔了他,又是哪些人保護了他」等。

總部在北京的海外中文媒體多維網報道說,作為曾官拜「副國級」政治局委員的前高官孫政才,當時被視為中共「接班人」的熱門人選之一,從當局公佈的孫政才案的嚴重性看,該案已然是「政治和經濟問題相交織」的重大案件。

報道說,孫政才案件的查辦也堪稱「火速」,從去年7月被去職到被提起公訴,僅用了7個月時間,比其前任薄熙來的1年4個月處理要快得多。而此次公訴消息放出的時間點也頗為特殊,正是中國新年前夕。過往落馬官員在年關前夕被公訴處理的案例不多,但孫政才也並非中共十八大以來首例。

2014年1月30日,即當年的「大年三十」,中共南京前市長季建業被移送司法。

報道說,針對孫政才與季建業在「年前」被公訴,有分析認為,兩案的相似之處在於,都是要震懾與當事人有牽連其他官員,甚至暗示處理案件相關人員還將更進一步;文章還把「讓誰過不好年」放在標題上予以凸顯,但後來文章改了標題。

雖然文章沒有點名會讓誰過不好年,但季建業被指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揚州大管家」。據報,他是向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輸送了兩塊崑山地皮而攀上了江家,他隨後從2001年至2009年在江澤民的老家揚州任職,分別任市長、書記8年,替江看管「老家」。

2005年,79歲的江澤民「全退」之後第一次返鄉時,季建業就陪同在江身邊,並鞍前馬後地伺候江。

而孫政才被指是經多名江派人馬提拔起來的權力繼承人,他的後台包括江澤民、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江派前常委賈慶林、江派政治局委員劉淇等。

海外中文媒體曾披露,孫政才早年結識了曾慶紅的太太王鳳清,孫政才主政北京順義區期間,通過將北京順義的地皮低價批給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而獲得曾慶紅的賞識。據悉,孫政才能出任重慶市委書記是曾慶紅幕後操作的結果。

據美國之音報道,孫政才之所以被不斷地快速提拔,是因為他在1995任北京農林科學院當常務副院長時,江澤民堂妹江澤慧是中國林科院長,後者把孫推薦給江澤民。

孫政才2002被提拔為北京市委常委、秘書長,成為江派大員賈慶林的「大秘」;賈慶林升任政治局常委後,孫政才又成為時任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的「大秘」,直到2006年12月升任農業部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