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運動的陽光男孩黃博煒,在22歲那年,面臨截掉四肢與95%的死亡率搏鬥;25歲這年,他不僅戰勝那95%的死亡率,奇蹟般地活了下來,還出書紀錄復原之路的辛酸甘苦,還有他與父母間不平凡的親情故事。

時間回到2015年6月27日,那晚,台灣八仙樂園發生塵爆意外,大火引燃時,黃博煒站在起火點、也是火勢最猛烈的舞台左前方。

這場火災事故共造成15人喪生,484人受傷。

那一刻,眼前突然出現熊烈大火,黃博煒還以為是燈光效果,接著他聽到原本的歡呼聲、尖叫聲漸漸變成慘叫聲,身體隨之而來的灼熱感,「我知道完蛋了,一定發生事情了!」

就這樣,黃博煒全身的燒傷面積高達90%,醫生告訴黃博煒的父母,黃博煒隨時有生命危險,「隨時都會走掉,有可能下一秒就離開了」,如果截掉四肢存活率也只有5%。

於是父母忍痛問他:「你想去另外一個世界當天使嗎?」

回憶兩年多前的那一刻,當時的黃博煒面臨了這一輩子最艱難的選擇題,他情緒潰堤在病床上大哭了一場。許久,黃博煒想到病房外家人在等著他,想到自己22歲的年輕生命不該就此終結,於是他選擇:「我要活下去!」

當時,黃博煒的故事感動了無數的台灣人。

而活下來,又是多麼艱難的選擇……

熱愛打籃球、本身擁有十多張電腦、網絡、電子電工等相關執照的他,必須面對截肢的殘酷現實,忍痛截去雙腳及右手;面對清創、忍受植皮的劇痛過程,還有漫長的復健之路。

他形容每天換藥過程彷彿身在人生煉獄一般,「像把皮從身上拔開一樣。」「當醫生來敲門的時候,我整個人心跳加速,害怕到不行。」

但父母家人的愛,讓他忍受劇痛,勇敢走了過來。

父母從不責備他,也從不在他面前流淚,即使他們內心備受煎熬,面對隨時可能失去孩子的傷痛,他們總是像往常般開心的跟病床上的黃博煒聊天。他們每回探視黃博煒時,一定告訴他當時是「幾年幾月幾點幾分」,納悶的黃博煒在脫離險境後才得知爸爸的用意,「讓我記得當時的時間,那可能是我最後活在這個世上的時間。」

「是我沒把自己照顧好,我怎麼樣才可以讓爸媽放心;我難過,爸媽比我更難過。」於是,他堅強地面對醫療過程,儘管半夜裏他總是偷偷哭泣……

終於在經歷212天、七個多月的治療後,黃博煒於2016年1月出院了。

不僅如此,一年半後,2017年6月黃博煒大學畢業;2017年7月8日,他登上合歡山主峰。

2017年6月,黃博煒大學畢業。(黃博煒提供)
2017年6月,黃博煒大學畢業。(黃博煒提供)

2017年7月8日,黃博煒登上合歡山主峰。(黃博煒臉書)
2017年7月8日,黃博煒登上合歡山主峰。(黃博煒臉書)

黃博煒以他僅剩的左手,一字一句用觸控筆點字完成9萬字的書稿,書中記錄下兩年多來的復原之路。(黃博煒提供)
黃博煒以他僅剩的左手,一字一句用觸控筆點字完成9萬字的書稿,書中記錄下兩年多來的復原之路。(黃博煒提供)

2018年1月7日,他舉辦了自己的新書發表會,書名為:《但我想活》。黃博煒以他僅剩的左手,一字一句用觸控筆點字完成9萬字的書稿,書中記錄下兩年多來的復原之路。

「或許我的中文造詣不好,文筆也不太好,但是這本書所有的一切,都是來自我生命中最真誠的體悟,請您細細品嘗……」黃博煒在臉書上這麼介紹他的新書。

他在書中寫道,當他拔管可以說話後,說出的第一句話就是呼喚陪伴照顧他的爸媽,「我終於能夠再一次叫我的父母了!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字,但是這一切卻是那麼的不容易。」

接下來,他嚐到了此生中最甜美的滋味,「爸爸用吸管在紙杯內吸了一點點水起來,然後滴在我的舌頭上,當下我閉上眼睛,舌頭在嘴裏轉動,慢慢地吞了下去,我很開心的笑了。」

爸爸問他,味道怎麼樣?

黃博煒回答:「我無法形容,像人間極品!」

書中還提到,因為插管太久他忘了如何呼吸,他也失去味覺。書中也記錄了他因躺臥病床幾個月後,第一次坐起看到窗外景色的感動,「當我看到窗外的景色,內心的感動至今都還記得。」

「原來這就是活著的感覺,世界一直都在!」

「我的心也漸漸地轉變。小小的病房,看出去的卻是無限的世界,心有了嚮往,更有了勇氣,總有一天,我要再次邁入這精彩的世界!」

父母及家人的支持與陪伴,讓黃博煒度過最艱難的時刻,再次邁向自己的全新人生,其實當年讓他勇敢走出火場,冷靜地等待救援的,也是他的父母。

黃博煒回憶說,當年在逃離火場時跌倒,正好趴在熊熊的大火上,已傷重的他只能任由大火吞噬著身體。那個讓他難以形容的痛,痛到幾乎絕望,他想:就這樣吧,趴一下,燒一下,一切就都結束了……

但這時,腦中竟出現電腦屏幕般一幕又一幕的畫面,啪啪啪快速地閃過,他看到了父母的影像,那一瞬間,他閃過一個清晰又堅定的念頭,「我的爸爸媽媽在等我,我不要死在這裏!」

黃博煒吃力的重新爬起,儘管眼鏡掉了,尼龍材質的運動褲因為高溫與大腿黏在一起,全身幾乎血肉模糊,有的部位被大火燒掉皮膚,甚至已經沒有肉,腳底已被大火燒掉了皮膚,他忍著劇痛奮力地向外走:「我不能死在這裏,我不能死在這裏,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著!」

但受傷太嚴重的他,再次倒下,他無力的流著淚躺著,這時,他聽到一旁的民眾不斷的喊著鼓勵傷者:

「加油啊!」

「救護車在路上了。」

「撐下去啊!」

「想想你的家人!」聽到這句話,黃博煒精神一振,「對!他們還在等我。不!我不要放棄,我要堅持下去。」

在在場民眾的協助下,黃博煒跟爸爸通了兩次電話,最後一次,爸爸說:「你不要擔心,爸爸會來救你,你要撐住,知道嗎?」黃博煒答應爸爸:「好!我會撐住。」

黃博煒信守諾言,忍著劇痛等待三個多小時終於上了救護車,就在這一刻,爸爸也及時趕到,找到了黃博煒……

黃博煒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我活下來是為了我的父母,因為我愛他們。」

黃博煒受傷後,重新學著自己穿衣服、上廁所,開著電動輪椅車搭捷運、到社區商店購物。為了用僅剩的、手腕不能彎曲的左手拿叉子吃東西,他練習了好久,練到肩膀都快抽筋。目前他還得繼續復健,每天換藥得花他一個晚上的時間。

黃博煒目前仍持續復健。(黃博煒提供)
黃博煒目前仍持續復健。(黃博煒提供)

黃博煒為了用僅剩的、手腕不能彎曲的左手拿叉子吃東西,他練習了好久,練到肩膀都快抽筋。(黃博煒提供)
黃博煒為了用僅剩的、手腕不能彎曲的左手拿叉子吃東西,他練習了好久,練到肩膀都快抽筋。(黃博煒提供)

「我問過無數次老天爺,為甚麼是我?」曾經是個熱愛運動的陽光男孩,運動是他每天日常的生活要事,但這一切都已離他遠去。得不到答案的黃博煒只能擦擦眼淚。

面對一次次的挫敗,也讓他領悟應該振作,「我一直在看的是,不是我失去甚麼,而是我剩下甚麼,剩下的手和腳要怎麼運用,對我來說才是最實際的。」

新書出版後,黃博煒受邀演講、接受媒體採訪的邀約不斷,他也上廣播、電視談話性節目,他的故事再度讓人知曉,砥礪也感動了許多人。

很多網友在他的臉書上留言,為他加油:

「謝謝你鼓舞了我,加油!」

「博煒,你真的很棒!」

「真的很感人!太勇敢了」

「相信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你的生命態度令人十分欽佩與感動!在這樣的困難中,還能有如此寬容開闊的心胸,這不是ㄧ般人能做到的,真心敬佩,祝福你和你的父母!」

在家人的支持下,醫療團隊的努力下,黃博煒不僅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他還走上了一條屬於自己的全新道路……

「無情的大火,沒有澆熄我對生命的熱愛,『我不侷限於失去了甚麼,而是剩下甚麼,我還能做甚麼?』,我要努力創造精彩的人生!!」黃博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