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債務到期越來越多,引發了業界對其違約風險的擔憂。數據顯示,截至去年6月底之前,中國國有企業負債總額超過94萬億元人民幣,成為引發中國全面金融危機的一顆定時炸彈。

據《金融時報》1月29日報道,數據服務商Dealogic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的公司、國有企業、金融機構和主權借款人(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將有4,090億美元在岸和離岸債券到期,2019年為6,190億美元,未來五年將要到期的2.7萬億美元債務佔中國4萬億美元未償付債務總額(包括永續債)的一半以上。 

中國債務不會降低

目前,貨幣寬鬆環境越來越窄,利率越來越高,發行新債的成本也越來越高。如果公司以更高的利率重新發債或借款,將推高總償債成本。而大陸很多公司在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下,很多用借新債還舊債的方式融資償債。 

報道表示,近年來,大陸債務規模大規模增長,更高的償債成本將給一些借款人帶來壓力。Dealogic的一些分析師表示「有理由」擔憂,因為「整個經濟建立在太多債務之上」,這「可能成為公司的壓力(來源)」。

花旗集團(Citi Group)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劉利剛對此表示,大陸國有企業是中國經濟中的一大債務人。他認為相對於去年,今年將允許發生更多的違約。 

地方債也是大陸金融風險的來源之一,截至去年11月,中國地方債餘額近17萬億元人民幣。這可能還不包括中共地方政府通過影子銀行的借貸。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去年末警告大陸地方信貸過度擴張,尤其是影子銀行問題,將給中國金融市場帶來風險。 

債務增長已在危險軌道

大陸居民近年來因為買房,大量借貸,中國社科院此前發佈的《中國住房發展報告(2017—2018)》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居民購房抵押率升至50%,已經接近美國2007年次貸危機爆發前的水平。 

有經濟學家們認為,大陸危險的還不是債務率本身,而是債務增加的速度。這一趨勢是否會引發金融危機,殊難逆料。 

經濟學家、前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師、現任弗羅斯巴赫.馮.施托希研究所(Forschungsinstitut Flossbach von Storch)所長邁爾(Thomas Mayer)認為,難以確定,但「已能看到,出現了一些危險的跡象」。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也認同德國學者的分析。謝田說,在正常社會裏,過度舉債會導致企業大量破產,但在中國,這些西方學者可能沒有看到這個現象。中共不會任由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破產,那意味著中共權力結構的破產,那就是中共的破產、中共的垮台。 

謝田說:「中國的債務危機是新債還舊債,印了更多的錢來還舊債,因為沒有其它力量可以監督中共政府,它一定會用這個辦法來自保。」 

謝田認為,印鈔票會製造通貨膨脹,用通脹來減低債務的泡沫,這是一種自殺的辦法。因為總有一天,貨幣貶值太多,老百姓會起來造反。目前中共所做的就是「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