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陸多個地方政府開始公開承認經濟數據造假。一貫以謊言著稱的中共,地方政府一反常態說實話?引起外界關注。大陸經濟專家和媒體人揭示了背後的深意。

1月11日,天津濱海新區人大會議上,當地政府公開承認2016年GDP造假,將2017年預期的1萬億GDP直接擠掉1/3,調整為6,654億元(人民幣,下同)。天津擠去的泡沫3,348億,這樣2016年天津的GDP總數為17,885億,實際剩下14,537億。天津2015年的GDP為16,538億。2016年相對2015年萎縮幅度12%。 

上周1月3日,內蒙古經濟工作會議上,區黨委公開承認:「經審計部門核算後,內蒙古調減2016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0億元,佔總量的26.3%;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佔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 

而遼寧則最早公開承認經濟數據造假。在2017年初遼寧省人大會議上,省長陳求發曾自揭傷疤稱,要認真地擠壓水份,2015年夯實了財政收據,2016年以來努力夯實其它經濟數據。 

以GDP考核官員導致造假 

據政府報告稱「遼寧省所轄市、縣財政普遍存在數據造假行為,且呈現持續時間長,涉及面廣、手段多樣等特點。虛增金額和比例從2011年至2014年,呈逐年上升趨勢。」

官方還稱,「財政數據造假問題,不但影響中央對遼寧省經濟形勢的判斷和決策,還影響到中央對遼寧省轉移支付規模,降低了市縣政府的可用財力和民生保障能力。」 

大陸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向本報記者表示:「經濟造假很早就有了。因為中央拿GDP來考核官員,地方官員為了應對上面,就在GDP上造假,而且GDP因有很多模糊的地方,所以較容易造假。它不像飛機上旅客有多少人,每個航班都有統計。」 

他認為,最近中國經濟表現不好,中央加強了對GDP的要求,各省GDP問題才陸續公開。 

早在2010年,大陸媒體就報道過,29省區市上半年GDP之和超全國統計數值八千億。當時人大的副院長劉元春表示,除統計方法方面的因素外,本質上還是考核體制導致地方政府唯經濟論,使數據出現「摻水」的可能。

地方政府日不敷出 

大陸前媒體人、中國獨立中文筆會榮譽會員魏楨淩向本報記者表示,「以前地方政府造假,它可能還有一定收入,至少還能維持下去。現在幾年來看,一年比一年的經濟形勢惡化,地方政府日不敷出真的難以維繫。」 

他進一步分析,中共政府的收入之一靠稅收,現在企業全部都虧損,稅收減少。另外收入之一房地產,現在很多地方房子賣不出去,變成死城,土地也拍賣不掉。這麼多年來可以盤剝的都差不多,能強拆的地方已經拆了,很難再找到油水。 

大陸微信公號「老蠻評說」分析,財政數據造假問題已無從遮掩了。在經濟日益蕭條的今天,各地的財政越來越依賴中央財政的補貼。一旦中央削減對地方的補貼規模,那這個地方一定會破產。財政上的壓力逼著遼寧、內蒙、天津濱海不得不開始說真話了。 

質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大陸官方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第二季度中國GDP超越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從此中共就一直自居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魏楨淩表示各省都在GDP上造假,整個中國的GDP數字水份大得驚人,GDP是世界第二也是不可信的。中國的經濟根本不像外面說的那樣好,中共在經濟上製造很成功的假相。 

民間也對各省紛紛承認經濟數據造假議論紛紛:「牛吹了,官升了。後來都戳破了,再向上面要錢,完了再吹,如比循環,誰買單?」

「臉皮得多厚多無恥才能幾十年謊言造假不斷,經濟形勢得多嚴峻才能逼得騙子們自曝造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