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技術是現代魔法。不需要付出高昂費用,就可以通過袖珍型設備隨時上網。但是證據顯示這個魔法有其黑暗的一面,最終付出的錢可能會更多。

估計全世界有48億手機用戶,手機普及可能引發的健康問題幾乎讓人難以相信。

雖然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政府和業界專家認為,手機是安全的,並引用一些研究作為證據。但是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無線環境是有害的。

2016年,美國國家毒理學計劃發佈了無線輻射對健康影響的研究報告,研究為期16年耗資2500萬美元。研究人員確定,手機輻射出的微波場「已被證明對人類和環境有害」。其影響包括癌症風險增加、有害自由基增加、遺傳損傷、生殖系統結構和功能改變、學習和記憶缺陷、神經紊亂,總之對健康有負面影響。

影片講述無線技術對健康的影響

在很多發達國家,這一結論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公共衛生官員多年來已經積累了許多證據。在英國、法國、比利時、俄羅斯和其它國家,要求無線用戶,特別是兒童,減少接觸微波輻射。

但是在美國,公共衛生官員一直在猶豫不決。2014年,疾病控制中心發表公開聲明,敦促謹慎使用手機,但幾周後又收回了聲明。

上個月,加州公共衛生部(CDPH)發佈了有關如何減少無線輻射暴露的消費者指南,特別是針對兒童,指出無線輻射可能與癌症和較低的精子數量有關。CDPH在幾年前就提出了這些建議,但是拒絕向公眾發佈,直到遭遇訴訟迫使該機構這樣做。

據「三藩市紀事報」報道,為CDPH扣發這些建議進行辯護的律師說,CDPH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眩暈一代(Generation Zapped)」電影製作人傑馬耶爾(Sabine El Gemayel)認為,人們應該更好地理解無線技術對健康的影響。這是她拍攝新紀錄片「眩暈一代(Generation Zapped)」的目的。

傑馬耶爾對英文大紀元說:「我拍了這部電影是因為人們不願意相信。但媒體有它的力量。如果製作出色,記錄完備,沒有陰謀論或假新聞之嫌,那麼人們就會傾聽這些信息,並願意為了家人的健康而改變生活方式。」

但是傑馬耶爾在向公眾展示影片時遇到了困難。網路視像點播公司代表已經表示有興趣播放她的電影,但與他們的公司商討後認為,影片內容太傷害他們的品牌。傑馬耶爾說:「例如Netflix,他們是做流媒體的,所以他們會因為生意的性質而不播放這部電影。」

「眩暈一代(Generation Zapped)」講述了研究無線輻射危害的科學家以及那些因無線輻射生病的人的故事,還講述了強大的無線產業的故事,這個產業幾十年來促成政策出台,確保他們的設備和領域受到很少的監督或審查。

傑馬耶爾說:「這就像煙草、化學或製藥行業。他們告訴我們這些東西是安全的,幾十年後,你發現他們隱藏了所有造成健康傷害的證據」。

手機輻射與DNA損傷之間的相關性

「眩暈一代(Generation Zapped)」片中的專家之一是卡洛(George Carlo),這位行業科學家直言不諱地批評了無線技術。在20世紀90年代,卡羅領導了一個由手機行業資助的2700萬美元的研究項目,以檢查這些設備的健康風險。目標是減輕消費者對技術可能有害的擔憂,但結果正好相反。

卡羅的研究小組與許多其他研究都發現了手機輻射與DNA損傷之間的相關性,以及與非使用者相比,手機使用者中腦腫瘤的發生率略高。但業界否認了卡羅的發現,並抹黑他的聲譽。

行業通過遊說,還設法讓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負責手機的安全事宜,該機構在評估危害和健康影響方面並沒有經驗。

卡羅說:「在保護消費者免受無線信號干擾方面的機制受到破壞。」無線技術通過微波頻段進行通信。所有的科學家都認為微波輻射會損害人體的生物機理。意見不統一之處在於多少輻射量會造成疾病。

卡羅說,關於無線安全的看法是基於這樣一種假設,只有足夠強烈的引起熱反應(如微波爐)的微波才有害。由於無線輻射低於此熱閾值,官員想當然地認為這些頻率安全。結果,手機從未受到上市前測試。

但是許多研究並不茍同這個假設。上百篇科學論文表示,非熱能水平下的微波輻射會對健康產生影響。

卡羅說:「世界各地的研究已經清楚地表明,非熱能的間接的影響是當今最令人擔憂的。」

微波病

當手機在20世紀80年代初出現的時候,昂貴的大哥大使用者人數很稀少。今天,無線設備無處不在。即使你是少數幾個不帶手機的人之一,你還是會經常暴露在Wi-Fi路由器和手機發射塔的微波輻射中。

根據瑞典卡羅林斯卡研究所神經科學副教授Olle Johansson的說法,我們的身體要經歷比10年前高出百萬兆(1,000,000,000,000,000,000)倍的電磁輻射。

但是,如果這種無所不在的技術真的非常有害,為甚麼我們不能看到更多的問題呢?根據「我們是證據(We are the Evidence)」組織創始人塔克歐沃(Dafna Tachover)律師的說法,無線健康問題就在我們身邊。但是大多數醫生意識不到。

塔克歐沃在學習法律之前擔任過電信官員,經常使用電腦。但在2009年購買新手提電腦後不久,她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症狀,比如心跳加速、劇烈頭痛、無法集中註意力。6個月後,她變得很虛弱。她發現無線輻射是問題所在,於是搬到了微波輻射很小的Catskill山脈,她的症狀消失了。

塔克歐沃的症狀是所謂的電磁超敏反應(EHS),具有非特異性的身體和皮膚病症狀,特徵如頭痛、疲勞、皮疹或燒灼感。

自2005年以來,世界衛生組織已經認可了EHS這種疾病,但是要測量它有多廣泛很困難。一些研究估計高達10%的人口患有EHS,並且估計這個數字在增加。2015年,法國一名婦女贏得了EHS殘疾的福利訴訟,這是首次在法庭上得到承認的案件之一。

但是塔克歐沃不喜歡EHS這個名詞。她更喜歡使用「微波病」,這是描述60年前美國和俄羅斯士兵長期接觸雷達後出現神經症狀的一個術語。

塔克歐沃說:「把它稱為敏感反應,你只是描述那個病人,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讓人生病的環境上。」

微波病的症狀包括頭痛、心悸、疲勞、噁心、頭暈等等。但塔克歐沃說,大多數有微波病跡象的人沒有想到病癥可能與無線技術有關。她說:「最近我跟一位酒店經理談過話,他說,每次他用手機,他的手都變得麻木。但他從來沒有想過應該停止使用它。他還在等著政府告訴他這是有害的。」

消費者對更安全技術的需求

幾十年前人們沒有手機,仍然生活舒適,但當今無線技術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人們現在的生活很依賴手機,無線網絡已經成為無數行業不可或缺的工具。

但是人們沒有必要全天候地沐浴在微波輻射中,可以採取簡單的辦法來大幅減少我們受到的微波輻射,比如在不使用時將手機轉換到飛行模式,或者在睡覺之前關閉Wi-Fi路由器。

卡羅認為,無線技術和人類生物學存在和平共處之道,人們需要推動這種共處之道的發展。他表示:「業界響應人們的需求:更多的數據、更快的流量、更多的像素。但是沒有改變信號形式的動機,對生物學影響的研究就不會被觸發。」

傑馬耶爾認為,她的電影可以幫助促進對更安全技術的需求,但是公眾必須能看到這部電影。沒有發行網絡,這部電影只能在小型社區裏觀看。

但最近的一次放映可能會顯著擴大電影的影響力。12月份「眩暈一代(Generation Zapped)」在矽谷國際電影節(Google Valley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上成為亮點。傑馬耶爾說:「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成就,因為這部電影就在技術源頭放映。觀眾是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