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權於一九九七年回歸中國,至今超過二十年,香港市民已清楚認識到中共對特區「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已煙消雲散,自由、平等、人權這些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已日漸萎縮。《基本法》二十六條賦與港人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已被剝奪,「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河水不犯井水」已成為謊言。中共習近平於今年十九大會議更不諱言要「牢牢掌控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違反《基本法》第十八條的「一地兩檢」安排更明顯證明中共已不再以法治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的「一言九鼎論」正正說明中共的「人治」方式已正式打開中共全面管治香港的序幕,以後港人再幻想中共會尊重《基本法》的法治精神就太天真太幼稚了!一切都將會是「我說了算」的模式,香港的民主政制、司法獨立、三權分立、人權自由將被徹底摧毀。

香港的局面從未如此嚴峻,大律師公會也不得不跑出來就「一地兩檢」發出措辭嚴厲的聲明;本港民間團體組成的「一地兩檢關注組」歡迎大律師公會遲來的表態,港人也看到大家不能坐以待斃,任由中共任意妄為,摧毀香港。

特區的立法會已淪為橡皮圖章,民主派議員數目在地區直選組別也未能過半,保皇派最近如取如攜,把議事規則也修改到可以任其魚肉,民主派最後拉布絕招這保壘也終於失守,特區政府在保皇議員狼狽為奸的情況下,根本可以通過任何動議,民主派議員可以做的是讓他們通過得難看一點,但於事無補,最後保皇派必勝。

香港市民看到的是一個無可挽救的絕地,無奈感從未如此巨大,對民主派議員雖心存感激但也明白那無力無能改變不了現況,漸漸出現疏離感,集會、示威、遊行人數的銳減證實了港人已疲憊不堪,不會再參與沒有實質解決問題的活動,九十七天的雨傘運動也爭取不到任何權益,喚醒了的群眾唯有繼續睡下去,剩下的只有極少數堅實派,明知不可為也死撐下去。

其實,民間的力量是我們唯一的武器。現在突破困局的唯一方法是再次凝聚民間力量,必須於體制外想辦法,主動出擊,自決自主,捍衛「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則,爭取「港人治港」的權利。筆者和二千多位市民,已經就此「自決自主」理念,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成立了「六一七民間約章」,倡議港人選出「民間特首」,組成「民間政府」,透過全民公投,選賢任能,匯聚民間力量,戳破政府的政治謊言,並倡議民間方案,推行「全面不合作」運動,對抗日益專制腐敗的制度。

由民間特首領導、影子內閣組成的「民間政府」在獲得廣大市民的授權後,便更有力量挑戰政權,構成巨大壓力,打擊其威信,更重要的是做好執政準備,當時機成熟時,便可上台真正為港人服務,讓「自決自主」不再只是口號,而是有藍圖、有路線、有時間表的治港方案。

我們的《六一七民間約章》醞釀兩載,今天更看到其必要性。再於建制內打滾,屢戰屢敗,其志可嘉,但若不能結合民間力量,再次呼召群眾站出來打一場硬仗,只會是歷史重演。中共已運籌帷幄,成功操控行政、立法議會,正向法院步步進逼,我們別無他法,訴諸民間力量、重建抗爭堡壘是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