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本港中學學童在假期後復課日自殺身亡,新聞報道說事主是因為學業壓力而選擇輕生,又是學業壓力,筆者只能更相信早前的《青少年抗逆力調查》的調查結果十分真確,時下的青少年面對的最大逆境就是學業壓力問題。

學業的壓力算甚麼?工作的壓力不比學業大得多嗎?這是家長和都市人的一般想法。大家都有一個很大的謬誤,就是甚麼也拿出來比較一番。筆者相信,學習的壓力一定比工作少,如果那些無謂的「比較」都消失了的話。

當然,我們不能放棄考試機制,就不同的專業以言,沒有考核,就不能確定考生的專業程度,但卻無需事事作「比較」吧。某天筆者與一位好友閒聊時,因為近來的工作壓力太大,便不經意地嘆了一口氣。好友立即說,「我的壓力肯定比你大,要嘆氣,也是我先吧。」

我說:「你的壓力是否比我大,實在與我嘆氣與否無關。又不是你的壓力比我大,我便壓力全消,故比較來幹甚麼?」筆者做生命教育講座多年,故很明白一個道理,筆者多逆境自強也好,對聽課的學生而言,考試才是大過天,「又不是張潤衡代我考,他逆境自強關我鬼事?」

所以,要徹底處理學童的學業壓力及自殺問題,不是要來比誰的壓力更大,也不是要跟他們分享「想當年,我一邊工作一邊賺錢交學費」的成功史。請首先正視他們正面對的壓力吧,或許時下的青少年抗逆力真的低了,但他們承受著壓力卻是真的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