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東風一夜稠,啟門不見望江樓。

胭脂山上點水粉,黃鶴樓前掛玉鉤。

鐵佛寺為銀佛寺,金沙洲作玉沙洲。

滿天盡是蘆花白,贈與先生酒一甌。

這首立意完美,寫景真切,渾然一體的七言律詩,誰能想到它竟是八位詩人,各續一句的集體作品呢?說起這首詩來,還頗有一番情趣呢。 

相傳,李白在江夏(即今武漢)逗留期間,時值隆冬。一天,雪大風緊,李白邀請孟浩然(689~740年)、王維(701~761年)等八位詩人,登黃鶴樓觀景,並在樓上設宴敘情。酒過三巡,坐在第八位的孟浩然,提議行酒令,以雪為題,出詩擬對,並規定每句詩中以「白」意雪,以表達詩人對雪景的讚嘆,但又必須避諱「白」字。如詩中出現「白」字或「白」字諧音者,受罰。 

這個建議,立即得到採納,詩人依次吟誦。首先由王維開句:「昨日東風一夜稠,」(東風與北風相對,「北」與「白」同音,為避諱,故反其道而用之。) 

其他詩人接誦:

「啟門不見望江樓。」(形容雪大,白茫茫一片,看不見樓閣。) 

「胭脂山上點水粉,」(水粉:白色,像畫家點綴一樣。) 

「黃鶴樓前掛玉鉤。」(玉鉤,白色冰凌掛在簷下。) 

「鐵佛寺為銀佛寺,」(鐵灰色變成白銀色。) 

「金沙洲作玉沙洲。」(與第四句同玉,金本相對銀,因上句已用,為不損金,採用玉,白色。) 

排座第七位的李白,本對黃鶴樓早有詩意,他看了看漫天飛舞的大雪,故意破諱。用誇張的比喻和豐富的想像,道出一絕句:「滿江盡是蘆花白。」 

話音剛落,眾詩人面面相覷。少頃,繼之以擊掌叫絕,詩人把鵝毛大雪飛舞的姿態和江湖港灣邊蘆花亂飛的情形,描繪得淋漓盡致,渾然一體,使人回味無窮,此時,挨著李白身旁的孟浩然已斟滿酒,立即起身,恭敬地將酒遞到李白面前說:「贈與先生酒一甌。」(酒:白色。孟浩然既執行酒令規約,罰李白酒一甌,又為全詩壓語,非常合拍。 

黃鶴樓裏的宴席詩,雖無史書記載,但在湖北一帶,流傳甚廣。 

正是:

面對雪景一片,

詩人豪情漫天;

志趣高潔如銀,

齊讚祖國江山。

個個文采絢麗,

人人純晶德炫。

華夏文化博大,

淵源本自神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