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發現早期金字塔

2010年,考古人員發現在秘魯亞馬遜低地西邊的哈恩(Jaen)鎮附近發現了兩座超過4千年歷史的古代金字塔建築(見下圖),其複雜程度令人驚歎。

2006年,秘魯考古學家奧利維拉(Quirino Olivera)就開始對它進行發掘。不久,他發現這些早期金字塔規模相當宏大,牆的厚度達1米,在建成後的2,800年裏一直在不斷地被完善和修整。

該金字塔遺址由兩座建築組成,位在方圓20英畝之中。北部的金字塔建造在一個祭司平台附近。因金字塔上繪有狐狸,所以班弗爾把它叫做「狐狸神殿」。在將61米遠的山脊上,有個2.4米高的雕刻頭像,三者之間形成114度角。

每年的12月21日,就在河水氾濫之前,安第斯人稱為狐狸的明亮星體,會出現在特定方位上。根據安第斯人的傳說,狐狸是教農民如何耕作的動物。遺蹟南部的另一處神殿,有一個皺眉的石刻頭像。是秘魯的大地女神「巴查媽媽」。

金字塔之複雜令考古學家感到震驚。通過觀察發現,神殿屋脊上的雕像與天空中的星星成直線排列。這意味著,在4,200年前,每逢冬至的拂曉,行星與神殿連成直線,祭司從中得到啟示,知道河水將要氾濫,種植莊稼的時節也已到來。它可說是古代的巨型農耕時鐘,為秘魯的科托什人(Kotosh)的農耕服務了8百年。

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這座這座高9.15米的金字塔,曾經塗著鮮亮的紅色和白色。被認為是美洲大陸最古老的觀象台。

秘魯卡拉爾金字塔

卡拉爾(Caral)是南美古城,擁有比埃及金字塔更古老的金字塔而聞名。

位於卡拉爾(Caral)的建築遺址可能是美洲最古老的城市遺址之一,卡拉爾巨大的石頭建築修約建於西元前2,600年到西元前2,000年間。美國和秘魯研究人員運用放射性炭同位素方法,測知秘魯中部蘇培河谷(Supe River)西元前2627年就已有城市存在。這表示新世界文明源起比過去專家所假設的早了8百年。

卡拉爾(Caral)位於秘魯首都利馬北方近兩百公里的地方,數千年來城市一直掩埋黃沙之下,1905年被人們發現,但並沒有引得太多的關注,也沒有被進一步考察。直到1994年,一組秘魯和美國的考古學家來到這片杳無人煙的沙漠不斷發掘,卡拉爾文明才終被世人所知。

整個城市圍繞6座金字塔修建而成,中央屹立著圓形劇場和主寺廟。由於年代久遠,這些金字塔風化嚴重,多數已和周圍的山石融為一體。

令人吃驚的是,這個金字塔群的建造年代遠遠早於古埃及,在古代埃及人建造金字塔時,高度發達的卡拉爾史前文明已悄然成形。這個文明延續了幾百年,然後突然消失,沒人知道原因。

這些不知名的「史前文明」人類靠蔬菜和魚類維生,沒有種植穀類,也不見制陶遺蹟。他們懂得種植棉花,然後用棉紗編織魚網,用網子捕魚。芝加哥田野博物館研究員哈斯說,卡拉爾文明將改寫我們目前所知的早期安帝文明(Andean Civilization)的歷史。

考古人員發現了一個佔地150英畝的土方工程,其中包括有6個石頭平台的金字塔。高的金字塔約18米,底座由一個足有4個足球場大的平台構成,平台四周是由岩石堆砌而成的環形迴廊。所有的金字塔建於同一時期,這意味著當時建造這些金字塔是有一個明確的目的和周詳的計劃。這是迄今秘魯境內發現的最大的金字塔,莊嚴、雄偉、滄桑。

不過,卡拉爾的美譽,作為最古老的金字塔群可能是短暫的,考古學家又發現了一個5,500歲的禮儀廣場謝欽巴霍,這一發現意味著謝欽巴霍歷史早於卡拉爾。

秘魯謝欽巴霍金字塔群

謝欽巴霍(Sechin bajo)金字塔群。(網絡圖片)
謝欽巴霍(Sechin bajo)金字塔群。(網絡圖片)

2008年2月,秘魯與德國考古學家組成的團隊表示,他們在秘魯發現建於5,500年前舉行儀式用的廣場,經碳測定顯示,據稱它是目前美洲被挖掘最古老的建築。

廣場座落於首都利瑪西北方200多英哩的卡斯瑪城(Casma)、安地斯山麓中的謝欽巴霍(Sechin Bajo)。

這項發現之前,考古學家認為古代秘魯城堡卡拉爾(Caral),有5千年歷史是西半球最古老的建築之一。德國考古學家完成的年份測定認為,這座直徑約14米的圓形廣場約有5,500年歷史。

計劃執行主任秘魯國家文化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Culture)的科學家培瑞斯(Cesar Perez)指出:「這是個另人振奮的發現,並且有可能改寫秘魯的歷史」。

它有一個平台金字塔始建之初可能高達100米。這一發現意味著在謝欽巴霍金字塔群的建造時間,甚至早於卡拉爾。

在秘魯有數百處考古遺蹟,都是在十六世紀達到頂盛的印加帝國出現前就存在的。該項考古發現證實了秘魯古文明與中國、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印度和中美洲等處同為世上在5千年前人類文明誕生的地方。

被挖鑿出來的遺蹟中包括刻有武士手持匕首與戰利品的柱子。幸運的是廣場沒被盜墓者破壞。在挖掘現場的考古學家顏秋(German Yenque)表示,在廣場底部的建築物已陸續被發現,它們存在的歷史可能更久遠。預計在更深處有4或5個廣場,這意味著這座建築可能在每1百至3百年間就被修建一次。(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