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聲稱它現在可以使用核導彈攻打美國的任何地方,但是美國政府意識到,長期主要的戰略擔憂仍然是中共。特朗普政府即將推出的最新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定義為美國的「對手」。

霍士報道說,雖然特朗普總統仍然聚焦於北韓,但是他自己的安全團隊和其他軍事專家持續警告中共對美國的威脅。

在12月3日舉辦的列根國家安全論壇上,特朗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將軍警告與會者,中共跟北韓一起妄圖顛覆二戰後的政治、經濟和安全秩序,削弱美國及其盟友。

此外,前國防部副部長沃克(Robert Work)在次日的美國海軍學院華盛頓國防論壇上總結了中共的行為:「他們在對抗我們。」

俄羅斯的威脅這些天也是談論的焦點。然而儘管俄羅斯重振軍事實力,但是在全球舞台上,它仍然缺乏威脅美國的經濟基礎、全球影響力和戰略耐心。唯一能夠這樣做的是中共——並且它有這樣的意圖。

在11月份,特朗普總統訪問中國,受到北京的盛情款待。但是與此同時,三艘美國航母及其戰鬥群聚集在朝鮮半島附近,進行十年來首次如此規模的聯合演習。此次演習是為了展示美國的軍力和決心。

其中一艘航母尼米茲號駐紮在日本海上。當F-18戰鬥機圍繞航母飛行,海軍少將、第二航母戰鬥群司令官哈里斯(Gregory Harris)指出美國面臨的三個威脅:「北方的俄羅斯,南方的中國和西邊的北韓」。

但是細細觀察這三個國家,俄羅斯現在幾乎完全沉默,北韓則叫得很歡:引爆一顆顆核彈,發射一枚枚導彈。然而,北韓並沒有證明它可以將核彈頭置入洲際導彈的能力。霍士文章說,除了稚嫩的洲際導彈能力和臭名昭著的網絡黑客之外,北韓就沒有甚麼可顯示的了。

然而中共就不同了。中共已經開發並部署了龐大的陸基和海基導彈陣容,可以打到美國海岸。它甚至不必要依賴這些導彈對付美國的地區部隊。它的海軍力量已經接近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實力。

為了控制關鍵的貿易通道和海上資源,中共在遙遠的南海島嶼修建了軍事哨所,建立了新的人造島嶼。中共常常侵入其他國家宣示的領土。

霍士報道說,中共想要對南海、東海實施類似於美國在加勒比海實施的控制。如果中共成功做到這一點,它將能夠控制世界上最繁華的貿易通道,包括那些對美國經濟至關重要的通道。

最新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定義為對手

特朗普總統已經意識到中共的威脅,正準備推出比往屆政府更強硬的對華策略。《金融時報》引述消息來源說,下周一(12月18日)當特朗普發佈最新國家安全戰略的時候,他將指責中共從事「經濟入侵」。自從里根總統以來,每屆總統都要撰寫這樣一份正式文件。

知情人告訴《金融時報》:「國家安全戰略可能將把中共定義為各個領域的競爭者。它不僅僅是競爭者,而且是一個威脅,因此,在本屆政府看來,是一個對手。」

知情人說,這個對華戰略不是特朗普團隊剛剛想出來的東西。特朗普和習近平在海湖莊園的會晤打斷了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的強硬言論。特朗普決定給中共一個機會,看看他們在北韓和貿易問題上的表現。但是結果令人失望。

在過去幾個月,特朗普對於美中貿易逆差問題缺乏進展越來越惱火。他在越南的APEC峰會上暗示要回到更強硬的立場,說他不再容忍「長期的貿易濫權(trade abuses)」。

麥克馬斯特本周抨擊中共「破壞國際秩序」的尖銳言論也預示著美中關係明年將變得坎坷。

新的國家安全戰略不同於往屆政府的一點是,突出強調貿易和經濟問題。

一些熟悉國家戰略文件的人說,它將是自從2001年美國支持中共加入世貿以來,對中共崛起的最激進經濟反應。它暗示對華鴿派、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Gary Cohn)的影響力衰退,而對華鷹派、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影響力上升。

 「國家安全戰略是一系列對華經濟措施的發令槍,」前布殊政府官員艾倫(Michael Allen)說,「它是將(特朗普)競選主題轉化為連貫的治理文件的羅塞塔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