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效的政府,往往就是專制的政府。」---美國前總統杜魯門

前立法會主席黃宏發指出,建制派建議將立法會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由35人減至20人,實在有違《基本法》。他的論點是大會在委員會階段,也是立法過程第一部份,因此出席人數必須按照基本法達到半數的要求。這說法言之成理,很值得社會人士參考。

另一前主席曾鈺成在AM730撰文,通過「茶客」的對話質疑降低立法會全體委員會法定人數,也不可以阻止民主派議員在立法會會議通過點人數阻慢會議進程。他更強調如建制和民主兩派繼續鬥過你死我活,立法會還是沒法有效運作。

曾鈺成的講法也不無道理,但他只提出了當前立法會的困局,卻沒有清楚解釋其出現的原因。多年來民主派議員在不公平的選舉制度下,忍辱負重地為港人爭取一個合情合理的民主制度。但中共政權背信棄義,無所不用其極地阻止港人圓其民主夢,更不斷通過種種手段,打壓反對聲音。建制派作為中共的奴才,就正正是港人的公敵。

民主派與建制派之爭,只是港人與中共邪惡政權之爭的縮影。在香港的其它領域與層面,你死我活的鬥爭正在無時無刻地進行中。在新聞界,很多真正關心香港的新聞從業員,在不同大多已被染紅的新聞機構默默工作,不畏艱苦地維護港人的知情權。在教育界,具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眼見當權者不惜歪曲歷史,意圖通過國教荼毒下一代時仍堅持謹守崗位,力挽狂瀾。

在工商界,明辨是非、擇善而執的商人,寧願放棄個人利益,挺身指出中共在港的種種經濟活動,不但在蠶食港人利益,也嚴重地破壞香港的營商環境,結果只會令香港國際大都會的地位不斷倒退。

在人權、自由、法治都受到重大威脅時,港人難道可坐以待斃嗎?港人都希望能平平安安地生活,誰在迫我們鬥過你死我活?◇